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罗文辉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3000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罗文辉官方群:中铁快运黑白不分,大有“四人帮”做派!

已有 98 次阅读8-9-2018 11:01 AM |个人分类:联络员|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中铁快运, 黑白不分, 四人帮, 高铁快运, 警察

罗文辉官方群:中铁快运黑白不分,大有“四人帮”做派!



































2018年8月7日,罗文辉官方群群主罗文辉联系了中国现代文学馆,而中国现代文学馆叫罗文辉先寄一本书和个人介绍给中国现代文学馆,还说如果中国现代文学馆到中国江西省上饶市,也是找中铁快运托寄罗文辉向中国现代文学馆捐赠的珍贵的中共中央委员兼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陈忠实的题词原件等珍贵物品。于是,罗文辉立刻到位于江西省上饶市月泉路的中铁快运,而中铁快运看到罗文辉只拿了一本书和一封信,就说他们是用普通列车运货的,起步价很贵,要40多元,叫罗文辉去上饶新火车站门口的高铁快运寄快件。

来到高铁快运上饶站之后,高铁快运上饶站快递员舒李钊就对图书封面和信件的第一页拍了照,说是为了应付抽查。可是,国务院《快递暂行条例(国令第697号)》第三十一条明文规定,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收寄快件,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邮政法》的规定验视内件,并作出验视标识。而高铁快运上饶站做到了依法经营吗?做到了依据国务院《快递暂行条例(国令第697号)》第三十一条的明文规定验视信封的内件吗?既然国务院《快递暂行条例(国令第697号)》第三十一条明文规定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邮政法》的规定验视内件,那么我们就看看《中华人民共和国邮政法》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邮政法》第二十五条第二款规定,对用户交寄的信件,必要时邮政企业可以要求用户开拆,进行验视,但不得检查信件内容。看到吗?《中华人民共和国邮政法》第二十五条第二款规定“对用户交寄的信件,必要时邮政企业可以要求用户开拆,进行验视”,注意了,是“必要时进行验视”,而非所有时候,即非所有快件。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邮政法》第二十五条第二款规定“不得检查信件内容”。既然《中华人民共和国邮政法》第二十五条第二款规定了“不得检查信件内容”,且国务院《快递暂行条例(国令第697号)》第三十一条规定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邮政法》的规定验视内件,那么,高铁快运上饶站快递员舒李钊凭什么又验视又拍照呢?还把信件内容拍了下来!明显违反了国务院《快递暂行条例(国令第697号)》第三十一条规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邮政法》第二十五条第二款规定!

2018年8月7日晚上,罗文辉鬼斧神差般地将在中铁快运网站上的自助查询栏目里按照“江西省上饶市信州区”查到的中铁快运网点的电话号码之“13907018222”错误地拨打为“13507039568”。等到有一个男人接了电话之后,罗文辉核对了一下,才发现将“13907018222”错误地拨打为“13507039568”,就说他拨错了电话号码,而那个男人却说他是高铁快运上饶站的负责人,问罗文辉有什么事情找他。罗文辉就问他姓甚名谁,而他一直支支吾吾。在罗文辉再三询问之下,他才说他姓王,却死活不肯说出全名。于是,罗文辉说:“我要向你反映两个问题:1、你们高铁快运上饶站快递员舒李钊对每个快件内容进行检查和拍照,违反了国务院《快递暂行条例(国令第697号)》第三十一条规定的‘依照《邮政法》的规定进行验视’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邮政法》第二十五条第二款规定的‘必要时(即极少数的情况下)(并非每个时候)进行开拆验视,以及验视时不得检查信件内容(PS:《邮政法》都要求不得检查信件内容了,而高铁快运上饶站凭什么对信件内容进行拍照?)’;2、你们高铁快运上饶站快递员舒李钊没有佩戴工牌。”这位王姓的高铁快运上饶站的负责人听罢,说:“是我叫快递员对每个快件内容进行检查和拍照。我要求了每个快递员必须佩戴工牌。至于你说的快递员没有佩戴工牌的事情,我会去调取监控查看。”接着,罗文辉说:“你要求了寄送快递的时候必须填写寄给个人的姓名吗?如果是寄给单位呢?也只能填写个人的姓名吗?”而这位王姓的高铁快运上饶站的负责人说:“没有要求。可以写单位的名字。只要能收得到!”听到后,罗文辉就叫这位王姓的高铁快运上饶站的负责人向舒李钊打电话,叫舒李钊允许罗文辉在罗文辉将五本图书(无任何手写的文字)(无任何信件)寄到全国人大图书馆的时候填写全国人大图书馆的名字。

2018年8月8日上午十点半,罗文辉到达高铁快运上饶站,却发现站点没有人,就打电话问这位王姓的高铁快运上饶站的负责人其中的原因,而这位王姓的高铁快运上饶站的负责人说他在鹰潭,还说舒李钊在接站,叫罗文辉等一下。没想到,这一等,就等了半个小时。2018年8月8日上午十一点,舒李钊回到高铁快运上饶站。罗文辉将五本没有任何手写的文字的书交给舒李钊,并且填写了运单信息。而舒李钊拿到五本书和运单之后,翻看了图书,且阅读了运单信息,就说“寄到全国人大图书馆的书不能收”,还叫罗文辉等一下。等了一个多小时,警号为141751、145518等中国铁路总公司上饶站的铁路站警有点火气地来到高铁快运上饶站,当着罗文辉的面,不停地反复翻看《时间的眼泪》,还说在向罗文辉学习(PS:这就是借口。分明是故意耽误罗文辉交寄快递。)。而罗文辉说了“这是合法出版物,你们不能拒收”之后,这些站警从罗文辉的口中得知在网上可以搜索到《时间的眼泪》这本书,才作罢,对舒李钊说“可以收寄”。

2018年8月8日中午11:58开始,罗文辉陆陆续续向高铁快运上饶站的王姓负责人发了中共中央党校图书馆收藏《时间的眼泪》这本书的收藏证书和信封,还发了短信说:“姓王的,我寄的是这本书,要寄给15个人,需要15个文件袋。你要先给我15个文件袋。还有,我寄中南海的这本书,你们必须上门派送。”发这条短信的背景是:2018年8月8日中午,高铁快运上饶站快递员舒李钊收了罗文辉交寄寄到全国人大图书馆的五本《时间的眼泪》之后,罗文辉要求舒李钊给罗文辉15个快递文件袋,而舒李钊以“高铁快运是铁路公司开的快递公司,不能随随便便将快递文件袋拿给客户”为借口拒绝了罗文辉的合理要求——因为罗文辉需要寄给15个人。接着,罗文辉问舒李钊:“你们会去府右街8号(PS:此为中共中央办公厅在中南海的地址。而与中共中央办公厅有关的部门、杂志社都在这个地方办公。)的这个地址上门派送吗?”舒李钊回复道:“不知道。”而罗文辉要求舒李钊查一下派送范围的时候,舒李钊一直沉默,不理睬罗文辉。

接着,罗文辉用手机短信向高铁快运上饶站的王姓负责发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版权局向《时间的眼泪》这本书颁发的《作品登记证书》、兰考县图书馆文化驿站分馆馆藏《时间的眼泪》的截图和罗文辉将在2018年8月9日交寄的快件内容照片和运单信息照片——想提前告诉高铁快运上饶站的王姓负责人,以便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高铁快运上饶站的王姓负责人没有回复罗文辉,而罗文辉致电高铁快运上饶站的王姓负责人,问他有没有看到罗文辉发给他的短信。然而,高铁快运上饶站的王姓负责人在电话中声称他看到了罗文辉发给他的短信。

罗文辉又向高铁快运上饶站的王姓负责人发了短信,说:“你对快件拍照,于法无据,而且违反了邮政法规定的不得检查信件内容和只能在必要时验视,并违反了刑法规定的通信自由秘密罪(即《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五十二条规定的侵犯通信自由罪。)。你叫警察看快件,也于法于(无)据,涉嫌滥用职权罪。(PS:《快递暂行条例》、《邮政法》、《刑法》没有赋予铁路公安有对信件的执法权。)”紧接着,罗文辉将《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这部电视剧的网址发给了高铁快运上饶站的王姓负责人——因为罗文辉将寄给胡木英(中共中央历史决议起草小组负责人、国务院政治研究室负责人胡乔木同志的女儿)的运单信息照片也发给了高铁快运上饶站的王姓负责人,而胡乔木是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的主角,让高铁快运上饶站的王姓负责人了解胡乔木。同时,在2018年8月8日,罗文辉当着高铁快运上饶站快递员舒李钊的面,向能直接联系到冷溶同志的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的有关领导电话联系,以确认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的新地址。基于此,罗文辉为了让高铁快运上饶站的王姓负责人了解冷溶,就把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的网址发给了高铁快运上饶站的王姓负责人。

2018年8月9日上午,罗文辉吸取了在2018年8月8日上午等了半个小时的教训,特意在八点多前往高铁快运上饶站。到了高铁快运上饶站之后,高铁快运上饶站快递员舒李钊在翻阅图书和阅读信件内容的时候发现罗文辉在部分信件落款处写有“习近平同志的‘干孙子’”,表示不能收寄,说这个身份为敏感信息。(PS:舒李钊在罗文辉将搜索《时间的眼泪》这本书的方法告诉站警的时候,默默地记下了这个方法,并在搜索《时间的眼泪》这本书的时候找到了罗文辉的博客,便看到了罗文辉在顺丰速运遭到顺丰速运的网点主管以“敏感”为借口拒收罗文辉的快件,从而出现了这么一遭。这,是唯一解释得通的常理。)既然不收寄,就叫罗文辉回去啊!而舒李钊没有叫罗文辉回去,而是叫罗文辉等一下。等了一个小时左右,上饶市公安局信州分局铁路派出所的一位年纪很大的民警来看了图书和信件内容之后,说这不归他管之后,他走了。又过了一个小时左右,警号为141751、145518等中国铁路总公司上饶站的铁路站警又来了,得知这次是罗文辉在信件里提及“习近平同志的‘干孙子’”的身份而被拒收快递,问了罗文辉是否是“习近平的‘干孙子’”(起初错误地问罗文辉是否是习近平‘孙子’,而后错误地问罗文辉是否是习近平的儿子。罗文辉便纠正道:“我没有说过啊。这上面不是写的是‘干孙子’吗?”)。然而,罗文辉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告诉了警号为141751、145518等中国铁路总公司上饶站的铁路站警之后,警号为141751、145518等中国铁路总公司上饶站的铁路站警问罗文辉有没有中国移动江西有限公司上饶分公司纪检室主任吴庆的电话,而罗文辉说有名片,并表示不能什么时候都要带上这个名片。同时,罗文辉还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版权局颁发的《作品登记证书》的照片交给这些站警看过,而这些站警在此之前还反反复复地翻阅罗文辉的图书。

然后,警号为141751、145518等中国铁路总公司上饶站的铁路站警就沉默了。等了半个小时,罗文辉发现警号为141751、145518等中国铁路总公司上饶站的铁路站警在拖时间,就问警号为141751、145518等中国铁路总公司上饶站的铁路站警,问他们还要干什么。而警号为141751、145518等中国铁路总公司上饶站的铁路站警说要等一个人。罗文辉问要等谁的时候,警号为141751、145518等中国铁路总公司上饶站的铁路站警说要等一位专家。由于罗文辉当着他们的面,向上饶市公安局督察大队打了电话,投诉了警号为141751、145518等中国铁路总公司上饶站的铁路站警滥用职权,还向电话号码为95572的高铁快运客服投诉了警号为141751、145518等中国铁路总公司上饶站的铁路站警滥用职权,并对电话号码为95572的高铁快运客服说应该叫这些站警去精神病院鉴定一下。而警号为141751、145518等中国铁路总公司上饶站的铁路站警就有些生气了,却强颜欢笑,而其中的一个站警对另外一个站警说罗文辉向铁路方面建议叫他们站警去精神病院鉴定一下。不仅如此,罗文辉在此之前向上饶市邮政管理局打了电话,把“在信件里提及了习近平的‘干孙子’”、“只寄一本书和一封信”的事情告诉了上饶市邮政管理局,要求上饶市邮政管理局找中铁快运的老板,让中铁快运中的高铁快运收寄罗文辉的快件。不一会儿,罗文辉再次致电上饶市邮政管理局的时候,上饶市邮政管理局方面称已经叫中铁快运的老板收寄罗文辉的快件,还说中铁快运的老板在开会,叫罗文辉先回去。

2018年8月9日中午12:00左右,一位自称专家的老不死的东西来了,直接就问舒李钊和后来才到的快递员,问他们怎么回事。而舒李钊等快递员称由于信件内容写了“习近平同志的‘干孙子’”,他们无法收寄。紧接着,罗文辉说:“法律没有规定不能写,也没有规定不能寄!”可是,这个自称专家的老不死的东西理都不理,就对舒李钊等快递员说那就别收啊!不一会儿,一位胸牌上写有“上饶站副站长”字样的上饶新火车站副站长和其他一些没有身穿制服和佩戴胸牌的人走过来了。

后来,罗文辉从这些人的谈话中得知这个自称专家的老不死的东西是上饶新火车站宣教科的人,而宣教科是负责思想政治方面工作的科室。然而,罗文辉只是寄一本书和一封信,与思想政治有什么关系呢?为什么叫不相关的人过来?

然后,罗文辉问他们还有没有事情的时候,他们叫罗文辉等一下。而罗文辉询问他们还要等谁的时候,这些站警骗罗文辉说上饶市公安局督察大队委托了人过来。又等了很久,2018年8月9日中午,高铁快运警务工作站的站长带着一群小兵过来了,而他们帮罗文辉提着图书和信件、快递运单,叫罗文辉跟他们一起去对面的高铁快运警务工作站。在高铁快运警务工作站等了很久,罗文辉发现他们在拖延时间,就问他们到底要问什么。起先,他们什么都不说,而罗文辉就与他们理论,问他们凭什么因寄个快递这么点屁事而叫罗文辉跟他们一起来高铁快运警务工作站。高铁快运警务工作站的站长(一个老不死的东西)就叫罗文辉是男人就再说一遍,而罗文辉表示他就是不说。这个高铁快运警务工作站的站长(一个老不死的东西)就叫小兵对罗文辉录像,而罗文辉感到莫名其妙。不一会儿,上饶电视台的记者们来到高铁快运警务工作站,与高铁快运警务工作站的站长进行采访交流。(PS:罗文辉在2018年8月8日晚上还向上饶电视台的有关领导、记者发了短信,投诉了高铁快运上饶站。)在罗文辉的再三询问下,刚进来的中年警察说要等街道办的人过来。可是,这些警察就是不肯告诉罗文辉为什么要等街道办的人过去——尽管罗文辉已经预料到有人在污蔑他。过了很久,一直到2018年8月9日下午一点多,高铁快运警务工作站的警察说已经核实过了,没有问题,拍了图书、信件内容、运单信息的照片,才叫罗文辉去高铁快运上饶站交寄快件,还说如果他们不收这个快件,就叫他们打电话给高铁快运警务工作站。在此,罗文辉官方群提示,《刑法》、《邮政法》、《快递暂行条例》、《治安管理处罚法》、《警察法》都没有赋予警察在查实没有问题之后还对快件内容和运单信息拍照的权力,且没有赋予警察有诬告陷害、乱带走别人的权力。然而,针对这个事情,上饶新火车站高铁快运警务工作站没有给出任何说法,也没有向罗文辉赔礼道歉,更没有接受到任何关于“滥用职权”的处罚。而罗文辉就再次来到高铁快运上饶站,而上饶新火车站的一位女性老板依然拒收罗文辉的快件。与此同时,罗文辉向高铁快运上饶站快递员舒李钊等人表示,他已经找到了中国移动江西有限公司上饶分公司纪检室主任吴庆的名片照片,并将该名片照片提供给高铁快运上饶站的快递员。

一直等到下午两点半,罗文辉的父母到上饶新火车站门口,而罗文辉接到罗文辉的母亲的电话,问罗文辉在哪里,说社区主任打电话给她说罗文辉要上火车上访,还说叫罗文辉去看病。罗文辉当即解释道:“我来火车站寄快递,上个屁访?坐个屁火车?坐一趟去北京的火车才15元?我分明是寄快递嘛——因为高铁快运的快递收寄价格就是每票15元!”这时,罗文辉才知道高铁快运上饶站、上饶新火车站站警、上饶新火车站高铁快运警务工作站在赤裸裸地污蔑罗文辉,造谣罗文辉说罗文辉要上火车去上访,而建新社区还谎称罗文辉咬了干警(PS:罗文辉的体重才在30斤以内,哪里打得过人家?还咬得到人家?何况,罗文辉是龅牙,牙齿不好,咬得动什么?因此,这是不合乎情理的赤裸裸地污蔑!)。看到罗文辉当面投诉这些站警的时候叫铁路公司方面带这些站警去精神病院鉴定一下,这些站警就污蔑罗文辉有神经病,叫社区方面让罗文辉的父母带罗文辉去精神病院鉴定一下。无凭无据的,这些站警凭什么血口喷人?有医学证明?有检验报告?什么都没有,就乱说罗文辉有神经病!而且,在罗文辉说这些站警有精神病的情况下,这些站警才污蔑罗文辉有神经病,不是赤裸裸地报复罗文辉,又是什么?罗文辉说这些站警有神经病,是因为这些站警成天吃饱了撑的,正事不干,乱管瞎管,寄个快递也来管!最主要的是,这些站警还对上饶新火车站的人污蔑罗文辉,说他们怀疑罗文辉是间谍。(PS:寄本书寄到文学馆、图书馆、文学院、大学,就成了间谍?脑残才这么怀疑!)

回家后,罗文辉到其他地方交寄图书的时候,突然接到上饶市扫黄打非办的电话,叫罗文辉去上饶市扫黄打非办接受调查。而罗文辉说正在交寄快递,没有时间。上饶市扫黄打非办的人就问罗文辉在哪里,表示他们要过来。他们来了以后,上饶市扫黄打非办的一位张姓科长说他带来的上饶市文化市场稽查支队在金龙岗办公,而上饶市文化市场稽查支队的人说他们上饶市文化市场稽查支队在茅家岭办公。在此之前,罗文辉接到一位自称是江西省上饶市上饶县的人的电话,而这个人问罗文辉是否有《时间的眼泪》这本书卖,并拒绝将自己的姓名告知罗文辉。接着,上饶市扫黄打非办的张姓科长气汹汹地叫别人不要收寄罗文辉的图书。后来,上饶市扫黄打非办的张姓科长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版权局颁发的《作品登记证书》,并到中国扫黄打非网查过罗文辉要交寄的书的版权信息,发现书号和CIP无误,确认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的书号和CIP。然而,上饶市扫黄打非办的张姓科长还不死心,问罗文辉样书在哪里、有多少本样书、印刷了多少册,而罗文辉表示在家里、有250本样书,已经送出去150本样书、以“版权页没有写上印数”为由表示不知道印了多少册,并说这个印数应该是保密的,因为罗文辉之前找过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查过相关信息,却被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以“信息保密”为由一直没有查到。不仅如此,上饶市扫黄打非办的张姓科长还叫罗文辉跟他去上饶市扫黄打非办接受调查。而罗文辉向上饶市扫黄打非办的张姓科长表示,在哪里调查都一样,干脆就在这里问罗文辉好了。上饶市扫黄打非办的张姓科长也表示,可以。

好戏开始了,等了几十分钟,罗文辉见到他们没有做询问笔录的动静,就问上饶市文化市场稽查支队,问他们到底要问什么?上饶市文化市场稽查支队说他们也不知道要问什么,还说要等上饶市扫黄打非办的张姓科长来问。又过了几十分钟,上饶市扫黄打非办的张姓科长开始编织各种问题,问罗文辉这本书的基本信息,如图书的名字、作者的名字、出版社的名字、创作完成时间、发表时间。而罗文辉说这些信息都在《作品登记证书》和图书的版权页上,不需要问罗文辉。而上饶市扫黄打非办的张姓科长,就依照图书的版权页上和《作品登记证书》在询问笔录里写上他的这些问题的答案。接着,上饶市扫黄打非办的张姓科长从微信里翻开举报人提供的所谓证据之罗文辉的博客截图,问罗文辉为什么要对“五毛”提建议,而罗文辉说对“五毛”提建议是对“五毛”这个群体提建议,又没有特指,还说他说“五毛”,就像左派说右派、右派说左派一样,能有什么原因?然后,上饶市扫黄打非办的张姓科长一边叫罗文辉不要反党反国家,叫罗文辉热爱社会主义,一边将他的要求写进询问笔录。而罗文辉表示,上饶市扫黄打非办的张姓科长有什么证据证明罗文辉反党反国家,有什么证据证明罗文辉不热爱社会主义?上饶市扫黄打非办的张姓科长表示,他只是善意地提醒罗文辉。可笑的是,上饶市扫黄打非办的张姓科长把这段对话以提问和回答的形式写在询问笔录上,并叫罗文辉签字。

最后,上饶市扫黄打非办的张姓科长说要带走一本书,而罗文辉说这些书都写了别人的名字,不便带走,并质问上饶市扫黄打非办的张姓科长凭什么要带走图书,而上饶市扫黄打非办的张姓科长说为了向举报人解释清楚。罗文辉就说:“我给你们吴清波书记也寄了一本这本书,而你可以找你们书记去要啊!”可是,上饶市扫黄打非办的张姓科长还说要罗文辉提供一本书给他,而罗文辉用缓兵计说明天再送给上饶市扫黄打非办的张姓科长。

由此可见,高铁快运上饶站的人、上饶新火车站的人、高铁快运上饶站警务工作站的人在无凭无据的情况下向上饶市扫黄打非办污蔑罗文辉的图书为非法出版物,还向上饶市扫黄打非办污蔑罗文辉对“五毛”提建议就是反党反国家,就是不热爱社会主义!

接着,罗文辉交寄图书了。交寄完成后,罗文辉回到家,查询发现寄给全国人大图书馆的五本图书正在退回,就致电95572,询问缘由。电话号码为95572的高铁快运客服说高铁快运北京西站(在全国人大图书馆的下班时间)打不通全国人大图书馆的电话,而高铁快运上饶站(诬陷)说寄到全国人大图书馆的五本书中有带有敏感内容的信件(PS:高铁快运上饶站在打自己脸,明明检查过只有五本书而没有一封信件,却诬陷说寄到全国人大图书馆的五本书中有带有敏感内容的信件!),还说高铁快运上饶站说他们向交寄人罗文辉要求告知出版号(即书号:连书号都不知道,还出版号,分明就是脑残!)而罗文辉拒绝告知(PS:无凭无据的情况下,高铁快运上饶站说罗文辉拒绝告知了书号就是所谓“事实”,而据高铁快运上饶站的监控显示,高铁快运上饶站在2018年8月8日上午压根就没有叫罗文辉告知书号。何况,高铁快运上饶站快递员舒李钊和站警都轮流看过这五本书,怎么可能连版权页上的书号都没有看到?既然看过了书,怎么可能还会要求罗文辉告知书号?这不符合逻辑啊!)。

有趣的是,高铁快运上饶站、上饶新火车站、高铁快运上饶站警务工作站所用的电脑都是联想牌电脑,而被罗文辉在网名为“小鲁迅001”的新浪博客上发布博文曝光过无证经营的上饶市申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联想电脑在上饶的唯一服务站和售后维修站。如此,怎么能说高铁快运上饶站、上饶新火车站、高铁快运上饶站警务工作站与上饶市申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没有一点儿关系呢?这,不是典型的“腐败利益联结”,又是什么呢?

在此,罗文辉官方群表示,中铁快运黑白不分,大有“四人帮”做派!在中铁快运,罗文辉看不到“为人民服务”,反倒是一群披着羊皮的狼在帮助与自己有利益关系的非法经营企业欺压人民、打击报复,找各种莫须有的理由陷害罗文辉,大有不做“鲁炜”第二不罢休的气势!


附:
1、快递暂行条例(国令第697号)_政府信息公开专栏-中央政府门户网站: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8-03/27/content_5277801.htm
7、十九大后落网“首虎” 鲁炜被控受贿罪_搜狐社会_搜狐网-搜狐:http://www.sohu.com/a/246095429_99923264
8、鲁炜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阳奉阴违、欺骗中央,目无规矩、肆意妄为,妄议中央,干扰中央巡视,野心膨胀,公器私用,不择手段为个人造势,品行恶劣、匿名诬告他人,拉帮结派、搞“小圈子”-鲁炜,被中央定性用词“最狠”的大老虎-侠客岛-微信公众号-腾讯网: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3MDM2NTIwMA==&mid=2651086458&idx=1&sn=cfca122a81aec526919e3c986a700b5c&chksm=84cd0705b3ba8e13e42ace7125fad9dc3f193a57df8b88b5038bac9200be6c808fd2f5702787&mpshare=1&scene=1&srcid=0213SjW3Ze9axW87ThMkX3mn&pass_ticket=%2FJrWYMK3yWDSZjjD%2B3OR0fzQM6eaFIPFVYfjaYGqM4Y%3D#rd
10、滥用职权_百度百科-百度:https://baike.baidu.com/item/%E6%BB%A5%E7%94%A8%E8%81%8C%E6%9D%83
11、超越职权_百度百科-百度:https://baike.baidu.com/item/%E8%B6%85%E8%B6%8A%E8%81%8C%E6%9D%83
12、罗文辉官方群:鄢勇是何许人也?竟然能命令全市的邮局对“光盘”非法刁难?!-罗文辉的空间-侨报纽约博客-侨报网: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blog-30004-12474.html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8 ny.uschinapress.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