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谢凌岚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95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金色笔记:《花花公子》 与女權

已有 740 次阅读10-26-2017 02:44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他有以下人生标签:情色王国的创业者,维护宪法第一修正案即言论出版自由权利的斗士,性解放的急先锋,酒池肉林、索多玛的罪人;出高价稿费给纯文学作家的救星,女性权利的提倡者,业绩包括在堕胎合法化前就十几年如一日地提倡保护女性堕胎权利,给被性侵受害者救护中心捐款,捐钱给民权运动……。另一方面,又公开跟女权主义者为敌,把她们称作“国家敌人”,“乖乖回去读你们的《淑女家政杂志》吧。”所有这些自相矛盾的事业,都可以归到休·海夫纳(Hugh Hefner)头上,他是《花花公子》杂志的创刊人,9月27日去世。
  他27岁时花500美金买下玛丽莲·梦露的半裸照,在没经她同意的情况下,出版了他自创的《花花公子》杂志的首期,发了笔小财,卖出5万本,从此找到发财的立足点。他的事业线就建立在无数女人身体的曲线上,让她们脱了衣服,按照男人喜欢的姿势展示身体,让男人拍照,凝视。《花花公子》“中页女郎”这个独特的裸模行业出现了,一共734幅,去年结集出版。但《花花公子》绝对不肯承认自己跟《藏春阁》这种色情杂志是一类,伴着它的中页女郎的沟壑和高峰的,是严肃精彩的新闻采访,政论社评,花重筹请纯文学作者写出的短篇小说,说它是美国纯文学小说的绿洲都不过分,怀念海夫纳的推特中,就有作者称他是“写作者的救星”。
  高端情色,邦德式的性感,他通过《花花公子》杂志的流行,把女性的裸体包装成一种时尚的高级消费行为。这是他的卖点,也是杂志中那些纯文学小说和严肃时评的卖点,要做一个高端的绅士,运动你的下半身还不够,你得丰富你的大脑你的品味,这就是《花花公子》推广并且成为主流的理想男性生活方式。《花花公子》由此成为出版王国和美国文化标帜。
      海夫纳为了推销《花花公子》生活方式,身体力行。1959年跟自己的发妻离异,离开她和两个孩子,他开始过天上人间的生活。《花花公子》大厦是每个男人的终极仙境和文化地标,是他们性幻想的盘丝洞:离开自己的日常责任,日复一日的社会压抑,离开喋喋不休的黄脸婆和吵闹的孩子,活出你自己……即便后来其中一个兔女郎赫丽·麦迪逊(Holly Madison)出版了回忆录,披露其中“群莺会”是多么荒唐无趣,年事已高,永远穿着滚边丝绒睡袍被莺莺燕燕环绕下的“老爷爷”海夫纳是多么不合时宜,但他不管,他要永远活在美国男人的梦想生活中,无论多高龄,这个人设不能垮。
  作为一个标准文青,我关心的是《花花公子》杂志的小说部分云集了当代作家里许多响亮的名字:诺曼·梅勒、玛格丽特·阿特伍德(最近根据她的《使女故事》改编的电视剧横扫艾美奖)、雷·布莱德利(著有反乌托邦名著《华氏451度》)、加西亚·马尔克斯,连英国的儿童文学大师达儿(代表作《詹姆士与大仙桃》、《女巫》、《BFG》),都是在《花花公子》杂志上发表了他一生中唯一一部成人小说。《花花公子》走文学路线并不是独创,美国老牌的男性杂志比如《老爷》 (Esquire),《滚石》杂志,甚至时尚杂志《名利场》,都是纯文学和严肃采访的重镇。《老爷》杂志的短篇小说50周年集刊,近乎美国短篇小说文学史的权威。除了小说,《花花公子》载入当代美国文化史册的还有它的人物采访,比如它发表小马丁·路德·金谈民权运动的采访,是美国纸媒中篇幅最长的,它是最早采访黑人艺术家、歌手的主流文化杂志。可见,《花花公子》吸引了多少不同类的读者。
     有女士问,女权主义者怎么看《花花公子》?为什么没有展览小鲜肉的《花花女子》让我们也一饱眼福?难道女性读者没有欲望吗?对。对于男性社会来说,女性没有欲望,不可言说的即等于不存在。美国女权主义者有一个笑话,说国会的女性健康委员会,为什么成员都是男性议员?答曰:因为女人不懂她们的身体。
  海夫纳1953年创办《花花公子》的时候,还没有女权运动这一说,你如果看过《广告狂人》,看看美国郊区的太太们怎么说话,怎么休闲,就知道在那个时代无论女人被拍了多少裸照,她们自己的欲望是不存在的,她们的身体是被看的,被消费的,不是给自己带来乐趣的。海夫纳的平权运动和言论出版自由,是“他们”的自由。女人的同等权利,要到20年后才出现。
  绅士爱金发碧眼,绅士爱兔女郎,而女人们,为了博取男人的目光和追逐,可以公开节食,塑胸,整容,……这种社会心理变迁的里程碑,跟今天国内公开消费男色,谈论小鲜肉的气氛,是多么诡异的对比。我们到底进步了多少?《纽约时报》在给海夫纳写的讣告里,转述他2007年接受《老爷》杂志采访时的话,妇女解放,不是说让女性从第二性中解放出来,是让女性从性的禁忌解放出来(原话用了一个重口味动词)。《纽约时报》承认海夫纳的解放至少是一个通向进步的开始,“他对了一半”。女人不再是一个视而不见的社会透明人,她们剃了体毛,被放在灯光下陈列着,被单手翻书页的男性读者渴望着。色情权,正式成为言论自由运动的一部分。
  那么,除了海夫纳大发其财的妇运“这一半”,“另一半”是什么?第二性的解放与平权,归根到底是关心女性,不仅停留在skin deep,包括女性健康研究、家暴、性骚扰、同工同酬,这些社会深层的支持,不是光看看小鲜肉,消费男色。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8 ny.uschinapress.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