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谢凌岚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95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金色笔记:拯救与破坏——寻访以佛所

已有 703 次阅读8-17-2017 01:42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文/凌岚
  以佛所(Ephesus),被列为古代世界文明七大奇迹,也是保罗传教沿爱琴海沿岸建立的七教堂之一。在小亚细亚早期基督教遗迹多半与古罗马遗址交叉并存,最著名的一例就是以佛所。它既是罗马帝国时代繁华的海港,又是有史可寻的早期基督教教宗会议的圣地,那两次会议(Great Council of Early Church)分别是在公元431年和449年;它还是圣母最后安度晚年之地,至今流传的是最早的圣母教堂遗址就在以佛所;圣母寓所,在离以佛所8公里的地方。
  据说罗马帝国的部队开到哪里,大路、澡堂子和露天剧院这“罗马三宝”就修到哪里,以佛所也不例外,除了这三宝以外还有一个震惊世界的图书馆(Library of Celsus),建于公元113-117年,毁灭了两次,第一次是十字军东征,第二次是公元1000年时的地震。
     所有这些壮美的古代遗迹跟神一样,都得死好几次,比如圆明园,被八国联军烧了以后,真正毁掉的是之后一百多年里附近居民王府学府的偷盗,偷砖偷华表偷石碑。
  以佛所的图书馆,是土耳其古代文明的标帜。猫在土耳其的废墟随处可见,养猫实是为了防老鼠。
  以佛所的遗址有完整的民居,这些大到1000平米的豪宅分上下层,有前后门,后门通图书馆,图书馆有暗门通澡堂和妓院(多么人性化的设计)。
  罗马帝国最奇葩的是公共厕所,原来这是罗马帝国重要的社交场所。大理石座式茅坑一排排沿墙而立,厕所中间有乐队演奏,熏香带走异味儿,茅坑下流水潺潺带走排泄物,达官显贵们褪了裤子排排坐,谈天说地,一面嗯嗯一面跟基友谈情说爱(搞基在罗马帝国是时尚之事。) 。哦,嫌大理石座儿冰到屁股?罗马人也考虑到这点,如厕前会预先叫奴隶先坐一会儿捂热石头。
  我想起小时候在国内上的公厕,过去街坊邻居在公厕前碰面照例要客套一句,“吃过没有?”,“吃过了吃过了”。
  以佛所废墟再往深处走,就是圣母教堂的遗址Chaple of St Mary,梵蒂冈历任教宗前来膜拜并立碑纪念的天主教圣地。
  据圣经记载,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时,嘱咐约翰照顾圣母,使徒约翰于公元34年带圣母迁至以佛所,居住于一座石屋并在此安度晚年。此地一直为当地人膜拜,取名“圣母的石屋”(the Stone House of St.Mary),与世隔绝,直到19世纪中期才被盲眼的德国修女发现,足不出户的修女从来没有离开过家乡,当然更没有来过小亚西亚,她的话一直被当作疯话,直到有人按图索骥找到这里,当地人膜拜“圣母的小屋”才公诸于西方。梵蒂冈没有公开认,可历任教宗一直以个人旅行的名义前来瞻仰。
  圣母教堂的遗址,是全球历史记载最早的圣母堂,照片上的断墙残垣跟现实里一模一样,我看见有虔诚的教徒跪下来亲吻前厅的柱石,那是跟我们一起来的德国团。
  石屋是穆斯林和天主教共同膜拜的圣地,每年8月15日有盛大的纪念活动,(别忘记三教同宗)石屋的水井据说有治疗奇效。正因如此石屋屡遭威胁,我们在以佛所的那天就有人宣布要炸掉它,因此被警察包围保护,不对外开放。宗教带来的拯救与教派冲突从来没有中断过。
  最后到了伊斯坦布尔的索非亚大清真寺, 教堂壁画上的耶稣永远神情忧郁,好像面对自己肩负的重任犹豫不决。
     这座清真寺原来是东罗马帝国的教堂,东罗马帝国灭亡后拜占廷帝国取而代之,原来的基督教壁画被用木板盖上,一千五百年前宗教的冲突和包容之复杂于今天无法想像,比如在拜占廷苏丹王宫里还有基督教堂,是特意给信仰东正教的妃子礼拜而修建的,帝国最繁荣的时候,信仰不同都可以有话好好说。
     索非亚大清真寺的内部,辉煌华美得让所有游客屏息静闻。(2017年8月13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8 ny.uschinapress.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