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刘荒田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92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落日楼头:人生天地之间

已有 62 次阅读5-18-2017 02:21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纽约客

      在牙医诊所补牙,大夫先往牙龈部位打麻醉针,一只残牙一针,不算剧痛,但不好受。针头刺进的刹那,脑海里冒出一句:“人生天地之间”,没有下文。不必下文,一如广东乡下的中老年女子,遇到不幸之事时感叹:“前世咯……”。“前世”是“前世不修德,报应在眼前”的缩略语,为何以两字代全体?未必是图省事,也许因为全说出来杀伤力太大。我感叹的下半句,该是:受苦是必须的。
  探究“人生天地之间”一语的来处,如充博雅,最好是背《古诗十九首》中的“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或者《庄子·知北游》中的“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但二者都指向时间,并不切题。
  我在牙医诊所的摇椅上想到的“人生天地之间”,来自鲁迅的《阿Q正传》,阿Q糊里糊涂地当上“劫匪”之后,此语出现三次。被抓时:“他以为人生天地之间,大约本来有时要抓进抓出,有时要在纸上画圆圈的”。被判死刑时:“似乎觉得人生天地间,大约本来有时也未免要杀头的。”行刑前游街时:“他不过便以为人生天地间,大约本来有时也未免要游街要示众罢了。”都以宿命为旨归,只陈述一个事实,从而被动地接受天地之间人之为人的“命”。
  笼统言之,人遇到的麻烦,只要是难以改变,抗争的,都需要这样的心理支撑。在这方面,我们在乖乖地接受之外,无所动作。反而是被我们看不起的阿Q相当脱略,他在供状上画圈,开头很为画得不圆而生气,“但不多时也就释然了,他想:孙子才画得很圆的圆圈呢。于是他睡著了。”
  挨三次不得不打的麻醉针之后,是人生天地之间不能不补的牙,费时40多分钟。心里十分平静。
  回家去。进诊所前,天地之间是越来越大的雨。离家时天阴,但似无雨意,雨具没带,湿了大半身。走出诊所时雨小些,但头顶上乌云覆盖,没有放停的意思。步行回家肯定成为落汤鸡,只好往巴士站走去。沿途,是天地之间司空见惯的树木,野花,店铺,车辆,自有秩序,互不干扰。路过一家新开张的瓷器店,进去略加浏览。一顾客问年轻的老板:“开始营业了吗?”老板回答:“明天才正式开张,但无所谓了,欢迎您选购,租金这么贵,趁早作生意,有优惠呢!”这店过去也是卖特价瓷器的且都标明来自景德镇,因生意不好关张了。这一家进的似乎是新货。总之,天地之间有这样的轮回。我想,连我自己在内,周遭的中国人都是移民,如果早年不来这里定居,这个社会可会有所不同?换个问题:我们可能对这个异国社会产生影响?我的回答是没有。旧金山这天地之间的秩序,我们无从干预。
  带雨篷的候车站里,有好几位老年同胞,其中一位蜷曲着腰,呼哧着,可能患了哮喘。都默然。天地之间跋扈的只有雨。巴士开来,排队上车。一女士从后面楔入,看我一眼,悟及失态,缩回去了。没有喧哗。我坐在最后一排。旁边坐着一位拉丁裔男子,露在衣服外的四肢尽是刺青,我落座的理由就是研究刺青。可是他醉了,身体不停地东倒西歪,我难以看清楚,恨不得把他固定。候车时呼哧粗气的老先生在远处,一学生把座位让给他。车里车外嘀嗒着雨水。
  人生天地之间,就这样了。一整天,我给所见所思冠上这么一句以后,万物和谐。大海卷舒,灌木丛叶子低垂,花旗松恹恹。装修车库的屋子,戴工具带的俄国小伙子把烟头甩进雨网。送快递的货车呼啸而过。
  ──201757发表于《侨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Copyright ©2017 ny.usqiaobao.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