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陈安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92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分享 纽约闲话之艺苑草:酒食场与烟霞语
4-18-2016 02:20 PM
  中国历代诗豪文杰之中,最为多才多艺者当属苏轼。他涉猎文艺各个领域,且均臻最高境界,散文可与欧阳修媲美,诗可与黄庭坚媲美,词可与辛弃疾媲美,书法可与米芾媲美,绘画可与文同媲美。   然而,苏轼的政治生活很不顺遂,一生中有数十年遭贬逐,常有潦倒之时,未免情绪消沉,沮丧郁闷,便想多交游,与友人吃吃 ...
1242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闲话之艺苑草:孙女背唐诗
2-5-2016 05:52 PM
孙女背唐诗 我的孪生孙女今年7岁了。她们出生后,我写过一篇短文,说她们是“不相似的双胞胎”,现在我仍要说,她们很不相像,从外貌到性格都不一样。一个长得像母亲,罗马尼亚人的后代;一个长得像父亲,中国人的后代。一个斯文雅静,爱画画写字;一个热情活泼,爱唱歌跳舞。可有一点却很相似,那就是 ...
1315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闲话之艺苑草:上帝的小提琴家
1-5-2016 03:36 PM
  上帝也许爱音乐,也懂音乐,所以他身边会有不少世界上最出色的音乐家,雅沙·海菲兹应是其中之一。近来在美国几家大电视台播映的一部传记片就封海菲兹为“上帝的小提琴家”,其英文片名为“Jascha Heifetz:God's Fiddler”。   这部传记片介绍这位犹太音乐家的一生(1901-1987),拍摄了他的诞生地——立陶宛维 ...
1362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闲话之艺苑草:悼念董鼎山先生
12-28-2015 03:08 PM
  35年前我移居纽约后,中文报刊上最先引起我注意的一个名字是——董鼎山。刚到美国,而今后有可能永远定居在这个完全不同于中国的陌生国家,我想,我得了解这个国家的历史、文化,作为文学爱好者,我也应更多知道这个国家的作家。这时候,董鼎山的文章就成了我最好的阅读材料,成了我进一步了解美国文化、文学的捷径。 ...
1426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闲话之艺苑草:不恋草坪的作家
11-17-2015 01:01 PM
  海明威的儿子帕特里克回忆其父亲说,他一生大多数时光都在过“流亡生活”,不论战时或平时,都喜欢闯荡世界各地。为什么?海明威自己说,他“总是急不可耐地逃避宽阔的草坪和狭隘的思想”。   许多美国家庭都有花园洋房,草坪宽绰,客厅敞亮,住得舒服。但不少作家,如梅尔维尔、奥尼尔、休斯、海明威等,都不留 ...
1577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闲话之艺苑草:来自华埠的历史教授
10-19-2015 02:16 PM
  从哥伦比亚大学退休后,仍保留该校身份证,仍可出入其图书馆,去借书时还可读到校报《记录》。最近一次去,见校报“科系问答”专版有采访者与该校历史教授Mae Ngai 的对谈。对这个似乎是韩国人或日本人的名字,我很陌生。看所附照片,是一个亚裔中年妇人,微笑著坐在书架前,显得很温和亲切。   读这篇访谈录, ...
1407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闲话之艺苑草:在美国她是玛丽·居里
9-21-2015 02:28 PM
  古今名人的传记往往不止一部,不止一种语言、一个版本。爱因斯坦传记有多部,玛丽·居里也是,今年又有一部问世,书名《她是玛丽·居里》 (Making Marie Curie),由芝加哥大学出版社出版。   我们都知道一个古今中外最富灵感的女科学家,一个因发现放射性物质、镭和钋两次获得诺贝尔奖的物理学家、化学家,大家 ...
1230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4
分享 纽约闲话之艺苑草:无耳雕像的启示
9-8-2015 02:26 PM
  年老耳背,个人生活、与人交流都遇到困难。幸好尚非全聋,可靠助听器弥补一点,可想到一旦双耳失聪,耳朵真成了摆设,那真有点凄楚。   不算被暴徒割掉的,世间尚无没有耳朵的人吧,梵高自残,但还是留了一只耳朵。中国古人连两个耳朵都嫌少,梦中发现自己前额上长出第三个耳朵,自称为“三耳秀才”。我们永远缅 ...
1111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闲话之艺苑草:笑谈诸国人
8-10-2015 02:18 PM
  美国杂文家乔·奎恩南(Joe Queenan) 给多家报刊撰写反讽幽默文章,自嘲为新闻界“丑角”。《华尔街日报》有其专栏,不久前有一篇文章笑谈各国人,主要矛头指向俄罗斯人,似乎其他国家的人尚好理解,可俄罗斯人简直不可理喻。   奎恩南先谈自己的同胞:“美国人喜爱开高速车、住大房子、去海滩。我们怀疑权威, ...
1042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闲话之艺苑草:乐天知命的艺术家
7-27-2015 02:05 PM
  记得几年前在捷克旅行时,所到之处总与斯美塔那“相遇”。在布拉格,我们在斯美塔那纪念馆外,一棵大柳树下他的铜像旁饮啤酒;在卡罗维发利,我们夜宿斯美塔那饭店;在克鲁姆洛夫,我购得由波兰国家广播交响乐团演奏的斯美塔那代表作《我的祖国》,作曲家把自己对祖国和人民的拳拳情意都倾注于这部交响诗套曲。   ...
1214 次阅读|0 个评论
123下一页

Copyright ©2017 ny.usqiaobao.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