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陈安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92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闲话之艺苑草:无耳雕像的启示

已有 1073 次阅读9-8-2015 02:26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年老耳背,个人生活、与人交流都遇到困难。幸好尚非全聋,可靠助听器弥补一点,可想到一旦双耳失聪,耳朵真成了摆设,那真有点凄楚。
  不算被暴徒割掉的,世间尚无没有耳朵的人吧,梵高自残,但还是留了一只耳朵。中国古人连两个耳朵都嫌少,梦中发现自己前额上长出第三个耳朵,自称为“三耳秀才”。我们永远缅怀的作曲家聂耳给了自己四个耳朵,一个以他为楷模的作曲家给自己取名为“朱践耳”,写出多部出色的交响乐。
  然而,美国雕塑家罗伯特·阿纳森(Robert Arneson)却雕刻了两个无耳的巨型脑袋,置放于他身前执教的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法学院前的草坪上。这两个无躯干的蛋形脑袋一样高大,相对而立,酷似双胞胎,前额都有数道深深的皱纹,双眼一睁一闭,嘴巴都张得很大,却都没有耳朵。显然,双方在抢著说话,在气势汹汹地争论著什么,滔滔不绝地说个不停,可彼此谁也不听谁的,谁也听不见谁的。因为没有耳朵,没有听觉,对方说的话连“耳旁风”都成不了,只能是“脸旁风”。
  阿纳森也许是从法院里常见的诉辩双方的激动神情得到灵感,并将这个富有创意而深中肯綮的作品献给了法学院。后来有记者报道戴维斯分校关于学生录取标准的大辩论,就用这两个没有耳朵、光说不听的鸡蛋脑袋加以形容,这场辩论实际上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吵吵嚷嚷,不欢而散。
  笔者由此联想到我们生活中不乏这种不长或不带耳朵的现象。比如在交际场合,有人只顾自己哇啦哇啦而不给别人说话的机会;在朋友之间,有人只顾自己唠唠叨叨而从不向朋友问寒问暖;在家长与子女、教师与学生之间,有的父母亲、老师只顾自己“循循善诱”而不想了解孩子们的想法;在领导与被领导之间,当官的只顾自己夸夸其谈而从不不耻下问;在老板与雇员之间,只许老板颐指气使吆五喝六,雇员只能忍气吞声默默无言。
  生活经验告诉我们,一旦有人不长或不带耳朵,人与人之间便无法交流,无法沟通,更无法和谐相处,误会、不服、争吵、决裂、斗殴以至伤害之类的事情就必然会发生。
  阿纳森似乎在用黑色幽默逗人一笑,可我们真应从其无耳的荒诞雕像中得到启示:人不可无耳。另有意思的是,阿纳森把鸡蛋脑袋的脸部刻得很像他自己的面孔,似乎是在说这是他自己人生经验教训的总结,或是想用自嘲的婉转手法来告诫那些不长或不带耳朵的人:“别霸占话语权,闭上你的嘴,让人说话,听人说话。”
  ──201595发表于《侨报周末》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Copyright ©2017 ny.usqiaobao.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