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陈安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92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闲话之艺苑草:乐天知命的艺术家

已有 1166 次阅读7-27-2015 02:05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德沃夏克, 斯美塔那, 交响乐团, 贝多芬, 布拉格

  记得几年前在捷克旅行时,所到之处总与斯美塔那“相遇”。在布拉格,我们在斯美塔那纪念馆外,一棵大柳树下他的铜像旁饮啤酒;在卡罗维发利,我们夜宿斯美塔那饭店;在克鲁姆洛夫,我购得由波兰国家广播交响乐团演奏的斯美塔那代表作《我的祖国》,作曲家把自己对祖国和人民的拳拳情意都倾注于这部交响诗套曲。
  许多人也许不知道,斯美塔那50岁那年(1874),两耳都聋了,而《我的祖国》,还有弦乐四重奏 《我的生活》等,都是在他失聪之后的创作成果。可以想像一个音乐家变成聋子时的痛苦心情。斯美塔那开始变聋时忍受著耳鸣、耳痛,他在日记中写道:“我整个礼拜都待在家里不出门,我担心最坏的结果——我将永远是个聋子!”
  就如贝多芬,他那保持起码听力的愿望也未能实现;也如贝多芬,他更沉醉于无声却有情的音乐,更加刻苦地创作,写出了他一生作品中最受欢迎的曲子。《我的祖国》组曲中的第二首《伏尔塔瓦河》,那赞颂捷克母亲河的豪迈曲调,那表现流水声和波浪声由远而近又由近到远、充满迷人诗意的旋律,不知激动了多少听众的心弦。他被誉为“新捷克音乐之父”、“捷克的格林卡”,像德沃夏克一样受到捷克人民的永远尊崇。
  贝多芬、斯美塔那对音乐的虔诚,他们的坚强意志、刚毅精神,鼓舞了一代代艺术家。像残障大提琴家福尼尔、小提琴家帕尔曼,盲歌手波伽利,等等,都是在前辈激励下闯越重重难关,最终让世界各国听众听到了他们悠扬的琴声和歌声。然而,艺术界也有败类,在日本竟有一个人佯聋15年之久,由一个影子作曲家捉刀,写出一些不错的作品,结果假聋子成了著名音乐家,成了“日本的贝多芬”,日本听众为之欢悦、骄傲,而丑事一被揭露,就只能为之羞愧、悲哀。
  中国古代诗人有不少耳聋趣话。如苏轼,一度有人戏说他“佯聋”。那是他读到杜甫的一首诗歌之后,少陵野老写道:“此身飘泊苦西东,右臂偏枯左耳聋。”
  东坡有感而发:“晚年更似杜陵翁,右臂虽存耳先聩。”他的诗友秦观开他玩笑,赋诗说他“佯聋”,他因此诗兴大发,感慨自己哪里是装聋作哑,他年迈耳背,那是“人生一病”,不过他也庆幸,因为从此之后,他可以对官场宦海上的“蚁斗”不闻不问。他说,聋就聋吧,他不愿像古人那样以流水作枕来“洗耳”,也不愿像古人那样梦得第三只耳朵而当个“三耳秀才”。
  对耳聋这一病苦最想得开的应是辛弃疾。他在《题鹤鸣亭》中写道:“客来闲说那堪听,且喜新来耳渐聋。”他并未能像他的名字那样可以弃置一切疾病,老了,耳朵就开始聋了。可贵的是,他保持一种乐天知命、悠闲自适的心态,归隐山林,种竹栽花,清心寡欲,把那些蚂蚁之斗、鱼虫得失、流水功名统统置之脑后,那些俗人闲客的空言清谈不想听、也听不见了,所以反而因耳朵变聋而在心中窃喜。
  ──2015725发表于《侨报周末》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Copyright ©2017 ny.usqiaobao.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