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张宗子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28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兴之所至:纪行之四:周公庙和明堂
2-9-2018 11:59 AM
     文/张宗子   在洛阳,基本上没有应酬,找来市区交通图,按图索骥看古迹。   白马寺,龙门,关林,游客必到,我也去过多次。但洛阳的绝大部分古迹,只剩一块牌坊,一座规模不大的建筑,或者远在郊外,可看的东西不多,就很寂寞了。邵雍的安乐窝,当年还没有卫星导航,我弟开车带我去,找了很久才找到,一路 ...
298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兴之所至:纪行之三:古玩城
1-18-2018 03:38 PM
     文/张宗子   早年回北京,潘家园和报国寺是一定要去的。这两处,都是著名的古玩杂货市场,报国寺更是以古钱为主。更早的,还有德胜门。古玩和我关系不大,我去,只是找古钱。   德胜门的钱币市场早已没了,潘家园逐渐变成了假货成山的垃圾场——据说旧书买卖仍还不错。前年最后一次去,只看见满地绿油油、 ...
296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兴之所至:纪行之二:书店
12-28-2017 04:26 PM
文/张宗子 北京的交通向来令人头痛,坐出租车堵在路上的各种惨痛经历简直罄竹难书。城市那么大,大得不人道了。而在一些特别雄伟的十字路口,从东北角到西南角,半个小时都未必能过去。某年去厂甸,下错了车,远远看见要去的邮币卡中心,溯回从之,溯游从之,死活到不了水的那一方。这一次,选在木樨地 ...
362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兴之所至:纪行之一:故宫
12-28-2017 04:25 PM
     文/张宗子   去年秋天回北京,也是11月,雾霾严重。去天津那天,PM2.5指数高达四百多。灰蒙蒙的雾气,透着酸不酸、臭不臭的怪味道,浓得仿佛伸手一抓就能抓出一把毛茸茸、粘糊糊的软物。相形之下,今年情况大有好转,指数最高才两百多点。站在木樨地街头东西张望,天空颇有几丝蓝意。太阳虽然还是带毛边的, ...
384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兴之所至:把萨德扔进垃圾桶
9-28-2017 03:03 PM
文/张宗子 有一天,去吃早点的路上,经过地铁站旁三间房子大小的李普曼广场,见一位中年男子摆书摊,案上几十本书,都是生活指南和菜谱之类。草草看一眼,转身要走,摊主从脚边箱子里摸出一本书递过来。“这本不错。好看!”我接过,是萨德侯爵的《索多玛的120天》,忍不住一笑。“送你了。”他说,不由分说塞到我 ...
1208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兴之所至:压桥魂
9-28-2017 03:01 PM
文/张宗子 “永远”是个令人惊心动魄的词。寻常小事加上“永远”二字,就不是人能轻易承受的了。“永远”把生活中一切暂时的悲欢离合,变成了如蛆附骨的噩梦。我们该庆幸世上一切都是在变化中,而且是瞬间即逝的。   叔本华说人生最根本的悲剧在于个体不可避免的死亡,可是他没有读到乔纳森·斯威夫特、博尔赫 ...
1155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兴之所至:何兆武谈冯友兰
9-7-2017 02:58 PM
文/张宗子  宗璞在《东藏记》中讽刺尤甲仁夫妇,描写生动逼真,一看就知道影射的是钱钟书和杨绛,有的细节很夸张。宗璞大约是爱记仇而且有仇必报的,别人射冯友兰一箭,她必回砍人家三刀。书里讲了那么多尤甲仁夫妇的故事,还让他们住在“刻薄巷一号”,真是幽默。午间下楼,取了一本她的《旧事与新说:我的父亲冯友 ...
874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兴之所至:钟叔河的《与之言集》
7-27-2017 02:33 PM
  钟叔河的《与之言集》,是历年接受媒体采访的谈话记录。《论语·卫灵公》:“子曰:可与言而不与之言,失人;不可与言而与之言,失言。”此即书名之由来。作者说:“一九五七年两大失言,一是‘自由民主多点好’,二是‘希望党外能办报’,结果当了二十二年右派。‘文化大革命’中两大失言,一是‘古旧图书烧了难得再 ...
885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兴之所至:磨镜少年
7-6-2017 02:09 PM
文/张宗子   侯孝贤拍了电影《刺客聂隐娘》,唐人小说中的旷世名篇遂为大众所熟知,然而因此去读原文,甚至进一步去读裴铏和袁郊的短篇小说集《传奇》或《甘泽谣》的人,恐怕并不多见。《刺客聂隐娘》上市,我在街头买了盗版碟,看了半个小时,眼前影影绰绰,只见各种颜色晃来晃去,可见盗版的质量终究不过关。   电 ...
832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兴之所至:梅兰竹菊
7-6-2017 02:07 PM
文/张宗子   梅兰竹菊四君子,中国人耳熟能详,知堂(周作人) 给他们排了个次序:“传说孔子称兰为王者之香,要算辈分最长,竹则有王徽之恭维为此君,陶渊明称秋菊有佳色,都在晋代,梅花因林逋才有名。”   林逋在北宋,按知堂的说法,梅花成名算是相当晚了。其实在唐朝,梅花入诗,已经有不少名作,比如齐己的早 ...
846 次阅读|0 个评论

Copyright ©2018 ny.uschinapress.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