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张宗子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28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兴之所至:纪行之三:古玩城

已有 209 次阅读1-18-2018 03:38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文/张宗子
  早年回北京,潘家园和报国寺是一定要去的。这两处,都是著名的古玩杂货市场,报国寺更是以古钱为主。更早的,还有德胜门。古玩和我关系不大,我去,只是找古钱。
  德胜门的钱币市场早已没了,潘家园逐渐变成了假货成山的垃圾场——据说旧书买卖仍还不错。前年最后一次去,只看见满地绿油油、灰溜溜的青铜器和鬼头鬼脑的瓷罐、陶器,生意最兴旺是卖核桃和各种果核的。摊主面前摆一盆水,拿着硬刷子对盆刷果肉。核桃红火的时候,北京有钱的老板直奔产地,将好品种的核桃树整棵包下。一对够讲究的核桃,卖上几万元不稀奇。
  自从核桃和各种果核走红,潘家园就不去了。报国寺呢,去年秋天重游,却见地摊已被清扫一空,偌大的院落冷冷清清,只剩几家店铺,不闻人声,一派斜阳暮鸦的感觉。
  洛阳的情形好一些。离家不远的王城广场,地下就是一个古玩城,店铺和地摊都有,林林总总,估计近百家,也有专卖古钱的。到洛阳的当晚,时差尚未完全倒过来,却意外睡了一个好觉,可能是坐车累的缘故。
  次日上午没事,就去逛了逛。绝大多数店铺是卖玉石和紫檀等饰物的,柜面整洁,各种珠串琳琅满目,但客人很少。有几家卖杂货的,柜台里散置着一些古钱,不外是字迹模糊的铜板,各种清钱,成串的开元和崇宁通宝,看不出有什么好东西。地摊上则是一眼的假货,以瓷器和各路神仙铜像为主,全都黑不黑,黄不黄,油光油光的。看见一个貌似紫檀的麻姑献寿托盘,拿起来,沉得压手,人物雕刻粗看还有模样,近观面部呆板,双目无神。摊主以为我有兴趣,忙介绍说,这是清中期的,雕工好,刚从陕西收来的,有心要,一千二拿走。我说,我不懂,回去找人问问,下次再来。
  此后又逛了一次,仍是分文没花。
  离开洛阳之前,找到了原来在老城区的古玩城,这里有几家专业的古钱币店,早年曾和弟弟一起,买到几枚难得的藏品:包括一枚大样、字体特殊的史思明铸造的顺天元宝,至今不二见;一枚宋徽宗大观通宝小钱的珍稀品,所谓广穿大字版,铜色白亮如银,甫在网上贴出求教,便引来好几个藏家求让。在另外一家店,买过两枚铜镜,一枚东汉的昭明镜,一枚著名的瑞兽葡萄镜,武周时期流行,鲁迅文章里专门写过。不料十多年过去,正当盛年的店主去年突然撒手西归。人不如物,令人唏嘘。
  古玩城搬到丽景门深处的旅游街上,在一栋大楼的底层。周六的下午,城内没有客人,店主们打牌,打瞌睡,玩手机,闲聊。我知道好的交易都在熟客之间,但游人零落,毕竟给人不舒服的感觉,很怀念以前报国寺地摊的热闹。
  我在里面随便走,意兴索然,只买了几枚崇宁大钱便匆匆离去。
  有天晚上,做了一个梦,被老同学T带着到一个富豪家里。客厅的大长桌上,陈设着主人收藏的珍宝。T说,你是玩半两钱的,整天神气活现,今天让你瞧瞧别人的真正宝贝。
  我们走过去,桌上果然有两枚战国半两钱,用红木架支着,直径足有七八厘米,文字坟起,绿锈中夹着红锈,是开门见山的真品。这么大的半两,别说沒见过,听都没听说过呀。T说:“怎么样,服了吧。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看后在沙发上休息,没坐多久,到底放心不下,又走过去看。看来看去,看出问题了:哪里有什么大铜钱?是激光全息影像。只要把头偏一下,再看,影像就虚了,淡了,直至彻底消失。
  这时,T从背后拍拍我的肩膀,笑着说:“足可以假乱真吧?”我不禁连声感叹。他说:“放心吧,兄弟,你还是最好的。”
  收藏本是怡情养性的嗜好,中国人造假成癖,一部分人如鱼得水,另一部分人则裹足不前。我认识多年的一位北卡州的钱币商说,从中国来的东西,90年以后的,一概不碰。
  那天从王城广场地下城出来,路上闲聊说到造假,我爸说,听人讲,现在“连人都造假”。我以为是整容或假学历之类,不是。爸说,贩卖小孩的,用软塑料做成那小东西,安在女婴身上,冒充男婴,能多卖钱。有人买了孩子,回去后,孩子撒尿,才发现上当受骗。不知是否真有其事。(2018年1月14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8 ny.uschinapress.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