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张宗子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28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兴之所至:梅兰竹菊

已有 590 次阅读7-6-2017 02:07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文/张宗子
  梅兰竹菊四君子,中国人耳熟能详,知堂(周作人) 给他们排了个次序:“传说孔子称兰为王者之香,要算辈分最长,竹则有王徽之恭维为此君,陶渊明称秋菊有佳色,都在晋代,梅花因林逋才有名。”
  林逋在北宋,按知堂的说法,梅花成名算是相当晚了。其实在唐朝,梅花入诗,已经有不少名作,比如齐己的早梅诗“前村深雪里,昨夜一枝开”,郑谷改原作的“数枝”为“一枝”,被称为“一字师”。老杜《和裴迪登蜀州东亭送客逢早梅相忆见寄》也是写早梅的,我觉得是梅花诗中最感人的一首:“东阁官梅动诗兴,还如何逊在扬州。此时对雪遥相忆,送客逢春可自由。幸不折来伤岁暮,若为看去乱乡愁。江边一树垂垂发,朝夕催人自白头。”中间的两联,轻声念来,令人回肠荡气。至于为什么,我却说不出。老杜诗学庾信,善于描写,但在这首诗里,不写梅花的姿韵,只是从旁抒情。杜甫提到何逊,何逊写梅花的诗并不十分好,反倒是陆凯赠范晔的“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成为一个佳话。这时候是南朝的刘宋,比梅妻鹤子的林和靖先生早了五六百年。
  兰花我小时候,家乡市上多有农民采摘的野生种来卖。野生兰花纯朴而美,现在大概见不到了。菊花则是处处皆有,黄色的正宗,白色的也很可爱,但粉色和紫色之类,配以绿叶,却不见得好看。
  清代晚期,四川民间铸造了一套四枚的梅兰竹菊诗文花钱,一面是寥寥几笔的写生图案,喜欢的人,觉得有点像芥子园画谱里的样本,另一面,分别用楷、行、草、篆题写两句七言诗。这样的设计,正对中国人的胃口,所以这套花钱,尽管年代不早,制作不精,存世量不少,在市场上却价格不菲。
  我玩钱不久,便在一老藏家手中见到全套,缠着人家死活要买。对方笑眯眯地劝我别买,说了好多理由,但最终扭不过我,还是卖给我了。过些年,所见渐多,摸出点门道,看出那套钱是新仿做旧的。得此教训,我对这套花钱反而特别关注,题诗也都一一查出。
  咏梅的两句最好:“而今未问和羹事,先向百花头上开。”据《古今诗话》,这是北宋的王曾献给吕蒙正的,文字和钱币上的略有不同:“雪压乔林冻欲摧,始知天意欲春回。雪中未问和羹事,且向百花头上开。”吕蒙正读后说,诗的气势非凡,作者是做宰相的材料。后来王曾果然做了宰相。和羹喻治国,报上一些谈收藏的文章把和羹认作“和美”,大概是钱币上的字迹太粗糙了。
  咏菊的也不错:“莫嫌老圃秋容淡,唯有黄花晚节香。”同样出自北宋名臣之手,原作是韩琦的《九日水阁》诗:“池馆隳摧古榭荒,此延嘉客会重阳。虽惭老圃秋容淡,且看黄花晚节香。酒味已醇新过熟,蟹螯先实不须霜。年来饮兴衰难强,漫有高吟力尚狂。”原句在颔联,前后有照应,单独拿出来,语气稍弱。钱币上的引用,换了句首的虚字,加强了语气,就好多了。
  咏兰和竹的诗句是郑板桥的题画诗。板桥题画,诗有自己做的,也有改头换面从别人那里挪用的,不知这里是什么情形。要说意思,写兰花的两句还不错:“欲寄一枝叹道远,露寒香冷到如今”。但“欲寄”二字给人的感觉是偷偷用了陆凯的典故,而陆凯的典故是说梅花的。“露寒香冷”形容兰也不合适,兰是春天的多。写竹的“明季再有新生笋,十丈龙孙绕凤池”,命意和造句都直白,大约赠人用,只好用这种富贵吉祥的套话。
  苏东坡喜欢梅花和竹子搭配,他写西湖梅花:“江头千树春欲暗,竹外一枝斜更好。孤山山下醉眠处,点缀裙腰纷不扫。”和林逋专写小园黄昏的篱落水边,意境大不相同。潘天寿先生画菊花,也常和竹枝或其他细长叶子的草画在一起,疏疏落落,相互映衬,极有味道。入画,竹子是三枝两枝好看,在生活中,还是成片的竹林更有意境。王维的诗说,坐看苍苔色,欲上人衣来。在竹林里,真的是连空气都是翠绿的。地上厚厚的一层竹叶,踩上去沙沙作响,那感觉也很好。小时候外祖母村子的后山坡上有一片竹林,每次进去,都会觉得紧张,不仅因为林子密,不见人,还听说林中有蛇。但我从没遇到蛇,连蛇蜕也没见到。(2017年6月11日《侨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7 ny.usqiaobao.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