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宣树铮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28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四厢花影怒于潮
9-7-2017 02:47 PM
文/鲜于筝 清朝的龚自珍(号定盦)是我喜欢的作家。中学时代就听说过他的名字,后来在苏州旧书店里买到一本世界书局1937年版精装本《龚定盦全集》,翻开来,才知道不自量力,看不懂,就一直搁著,后来带到新疆,在文革中化成劫灰。现在手头的一本《龚自珍全集》是文革后买的,1975年新版,89年随我飘零到 ...
111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十三陵深处
9-7-2017 02:44 PM
文/鲜于筝  十三陵深处有一个小山村叫黑山寨。1961年,大学四年级暑假,毛泽东提出大学生要和工农相结合,于是全年级学生开进十三陵,参加劳动。我们一个小组六七个男生分在黑山寨,汽车到长陵,背着行囊进山,路上四个小时左右,到黑山寨天已擦黑。   宁静的小山村,与世隔绝,总共也就二十来户人家。我们住在一 ...
65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春水船如天上坐
9-7-2017 02:42 PM
文/鲜于筝 电脑看久了,屏幕上的字模糊起来。合上眼睛调息一下,想起了杜甫这两句诗:“春水船似天上坐,老年花如雾中看”。对这“老年花如雾中看”已无话可说;但这“春水船似天上坐”却诱出了不少遐想。   想起了小时候清明给母亲上坟。坟在苏州郊区木渎,离市区也就十来公里。每年都是父亲带我们 ...
74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儿女情愫
8-17-2017 01:28 PM
文/鲜于筝 周作人1922年37岁时写过一篇散文:《初恋》。回忆14岁那年跟著祖父的妾宋姨太太寄寓杭州花牌桥的一段往事。花牌桥邻居家有个13岁女孩子,都叫她三姑娘,常抱了只大猫进屋来,看他映写陆润庠的字帖。周作人在文章中回忆道,“我不曾和她谈过一句话,也不曾仔细的看过她的面貌和姿态”,只是 ...
108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闲章
8-17-2017 01:25 PM
文/鲜于筝   某次闲谈,一位老兄跟我说:书画作品,钤上名章之外,最好有一两枚闲章,闲章生色,也有个性。他提醒了我,我点头称是。去年回国,我就请中学老同学帮我找个治印的人。他也不熟悉,哪儿找去?只知道国内著名的篆刻家,惊动他刻一个字要上万元。南京夫子庙有不少给游客刻章的小摊子,一个章没几个钱,电刻的 ...
106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姐姐家
8-17-2017 01:24 PM
文/鲜于筝   9月在望,又到了回国的季节。   我给南京姐姐打电话,告诉她我们打算9月10号回国。姐姐91岁了,耳聪目盲,眼睛只能依稀感受光线,分不出影像,但听觉很好,声音就是她的世界,她喜欢讲电话。以前打电话,好和龙哥(姐夫)谈上一阵,我们都是弄文的,共同语言多。但这一两年来几乎不谈了。龙哥耳聋 ...
120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小黑
7-27-2017 02:26 PM
文/鲜于筝 这两天家里气氛诡异。起因是增添了新成员,一只小猫。前几天的夜里,风雨凄凄,8点光景,女儿下班回家,大楼门侧的花圃里传来一声声猫叫,低微断续,是只巴掌大的小猫,趴在地上,都淋湿了。女儿进家门说,谁把一只小猫撂在楼下花圃里,刮风下雨的,真忍心,这小猫活不过今夜,可怜兮兮的。她倒 ...
130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2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校花
7-27-2017 02:24 PM
文/鲜于筝   25年前我在苏大教西方文学,这是三、四年级的课程。第一天踏进课堂,来了个新教师,学生几十双眼睛目灼灼射向我,我则一眼扫遍全教室的男女同学。彼此问候,也是获取第一印象。有几个同学给我印象深刻,王劦就是一个——因为她是个丽人。白皙,纤细,美目盼兮,螓首蛾眉,有兰花的气质。听学生说,她 ...
116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水蜜桃
7-27-2017 02:23 PM
文/鲜于筝 夏天来了,水蜜桃上市了。打小开始,水蜜桃就是我水果中的最爱。江南一带正是盛产水蜜桃的地方。小时候,夏天,吴江的亲友上苏州,顺便会捎上一篮水蜜桃,都六七成熟,平放在篾篮里,不能磕碰,不能摞,小心翼翼地提在手里。临走亲友会交代一句:闻到香味就熟了。父亲将篮子挂在房梁上,每天早起 ...
155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夏至第二天
7-6-2017 01:37 PM
文/鲜于筝 每周星期四上午10点到12点在“角声”学院有两个钟点“古典诗词”课。一般我8点起床,盥洗毕,一杯茶,把要讲的内容再大致过一眼,看有什么疏漏。9点,用早餐,9点半出门。从家里到角声,走路半小时;乘巴士,要等车,车走走停停不说,路上还要换司机,也得半小时,所以除非下雨,我都是走。上星期四,早餐吃得 ...
188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Copyright ©2017 ny.usqiaobao.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