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树铮的日志 - 侨报纽约博客 - 侨报纽约博客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搜索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话说恐惧
宣树铮 8-16-2018 04:42 PM
     文/鲜于筝   人生百味,有一味是恐惧。我不相信会有从小到大不知恐惧为何物的人,如果有人说他就是,那么我会跟他说:恭喜你了,但这也是你人生的缺憾。恐惧来自预感到一种不可抗拒的灾难(也许是虚妄的)的来临,不管是对个体,还是对群体。恐惧是心智情感的阅历,增添人生的厚度。   我小时候对鬼、黑暗 ...
12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西瓜的回忆
宣树铮 8-16-2018 04:40 PM
     文/鲜于筝   天气热了,到了吃瓜的季节。   西瓜应该是我这辈子吃得最多的水果(不知西瓜算不算水果?)。小时候,每到夏天,中午时分,水巷里婉转飘来了舒缓懒散韵味悠长的声音,似唱似吟,这是梦的节拍:“阿要买西瓜欸——”,卖西瓜的小划船,沿着水巷在唱卖。我们家后门就临水,听到唱卖,开后门,走 ...
11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纪梦
宣树铮 8-16-2018 04:38 PM
     文/鲜于筝   两个星期前做了一个梦。梦里我急着赶一篇文章,偏偏不来灵感,心烦意乱,折腾来折腾去,终于在折腾中迷迷糊糊醒来。醒来了我还在迷迷糊糊中想这篇文章,想了一阵,迷糊散去,这才问自己:这是篇什么文章?谁要你写的?想来想去,没有谁啊!原来是自己折腾自己,做这么个劳碌梦!放下了一个虚假的 ...
10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蝈蝈、蝉、燕子
宣树铮 7-26-2018 03:36 PM
     文/鲜于筝   去年夏天,在南京姐姐家客厅闲聊,聊完现在,就聊过去,在岁月中泛舟,溯流而上。周围静悄悄,再喧哗的往事在回忆中也是静悄悄的。突然,刮——刮——刮——的叫声逆袭而来,我吃了一惊。姐姐指了指窗台上的小竹笼:陈阿姨从乡下带来的,陈阿姨是姐姐家的保姆。笼子里是好大一只“叫哥哥”(我们 ...
79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蚕宝宝
宣树铮 7-26-2018 03:34 PM
     文/鲜于筝   我们家公寓大楼在31Rd上,紧挨着138街,往前没有几步路就是137街,穿过137街,就在路口,前几年还是围起来的一块空地,不知什么时候建起了一座幼儿园。前两天走过,发现原先人行道上那棵桑树不见了,多了乱蓬蓬一窝绿草,用脚一拨,绿草丛中分明是一个树桩,像一面鼓,桑树被锯了。20年前,我们 ...
80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闲谈书法
宣树铮 7-26-2018 03:32 PM
     文/鲜于筝   去年回国到南京,逛夫子庙,上画廊看了看。一座大楼,上二楼,走廊纵横,两侧一孔孔画廊 (妻的老家乐山把一间房称一孔房,突然觉得用在这儿很合适)几乎都关着门,从玻璃门望进去,墙上零零落落挂着一些书画作品,画廊的字画交易都在网上了。   转悠之间,发现有一孔里面有人,正据案挥毫呢 ...
79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孙子来家
宣树铮 7-26-2018 03:31 PM
     文/鲜于筝   电话铃响,号码886,这是楼下门铃上传来的。我拿起电话:哪一位?回答是:爷爷。Chris来了,还带了个同学Daniel,Daniel比Chris矮半个头,模样文静,头发、眼珠特黑,讨人喜欢。我问Chris,今天不是节假日,学校放什么假?他说他也不知道。他们还没有用早餐,妻给他们煎了几个蛋,加上牛奶、蛋糕 ...
66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祖孙三代
宣树铮 6-22-2018 03:39 PM
     文/鲜于筝   孙子的名字Christopher是他姑姑——我女儿给取的,我很喜欢这名字,让人联想起罗曼罗兰的“约翰·克里斯多夫(法文是Christophe)”。我们平时都叫他Chris,我南京大姐干脆叫他“阔来西”。前一阵子大姐电话里问:“你们的阔来西怎么样了?”我说:“没有阔,但长(唸长短的长)了”,吴语称“高 ...
144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想起了……
宣树铮 6-8-2018 03:41 PM
     文/鲜于筝   上星期和张春蕾通电话。张是我80年代初苏州大学的学生,今年6月下旬她要来美国西部一所大学待半年。交谈中她告诉我:老师,你明年80了,我们班上的同学要给你做八十大寿。我笑了,算了,我在美国,你们怎么做啊?12月生日,我也不可能回国。她说:用不到凑日子,明年你什么时候回去都可以。这是 ...
165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胎死腹中的《纽约文艺》
宣树铮 6-8-2018 03:39 PM
     文/鲜于筝   2008年,梅振才先生发起办一本《纽约文艺》——面向全球华人的大型文艺季刊。蒙他邀我当总编,那会儿《彼岸》杂志才停刊。我有点儿吃惊,大型文学季刊?这要投入多少钱!而且这些钱只能是打水漂。老梅淡定,说,钱没有问题,他有办法。我答应了。于是紧锣密鼓,老梅是社长,发行人是王世道,都是 ...
137 次阅读|0 个评论

Copyright ©2018 ny.uschinapress.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