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搜索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想起了……
宣树铮 6-8-2018 03:41 PM
     文/鲜于筝   上星期和张春蕾通电话。张是我80年代初苏州大学的学生,今年6月下旬她要来美国西部一所大学待半年。交谈中她告诉我:老师,你明年80了,我们班上的同学要给你做八十大寿。我笑了,算了,我在美国,你们怎么做啊?12月生日,我也不可能回国。她说:用不到凑日子,明年你什么时候回去都可以。这是 ...
60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胎死腹中的《纽约文艺》
宣树铮 6-8-2018 03:39 PM
     文/鲜于筝   2008年,梅振才先生发起办一本《纽约文艺》——面向全球华人的大型文艺季刊。蒙他邀我当总编,那会儿《彼岸》杂志才停刊。我有点儿吃惊,大型文学季刊?这要投入多少钱!而且这些钱只能是打水漂。老梅淡定,说,钱没有问题,他有办法。我答应了。于是紧锣密鼓,老梅是社长,发行人是王世道,都是 ...
61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霞好人
宣树铮 6-8-2018 03:38 PM
  霞好人   文/鲜于筝   前些日子,明明从多伦多传来一张他母亲,我姐姐——霞姐的照片。霞姐眯着眼微笑着,双手抱拳坐在桌子对面,桌上一盒生日蛋糕,燃着8和4两支数字蜡烛。我们家的人把十二属相都佔全了,霞姐属狗,今年是本命年,84岁。她眯着眼微笑着,气色敷腴,不显老,眉心下、鼻梁上,隐隐可以看到一个小 ...
59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暮春三月
宣树铮 5-17-2018 05:06 PM
     文/鲜于筝   晨起,窗外阳光灿烂,好像前不久树叶才冒出米粒大的芽,如今都长成婴儿的小手了,招摇着,浅绿发亮。我喜欢这颜色,小时候我上幼儿园,每天都要在拍纸簿上用蜡笔画一幅画,我就喜欢用苹果绿,画大公鸡也是苹果绿。老师问大姑:他是不是有点儿色盲?大姑问我,我说我就喜欢这颜色。现在望出去都是 ...
143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大学生涯
宣树铮 5-17-2018 05:04 PM
     文/鲜于筝   要不是56年北大东语系到苏州来招生,我多半考南京大学了。姐姐姐夫在南京工作,早就喊着了:到南京来吧!然而我跳过南京闯入了北京。几十年后,中学老同学聚会,有人说:当年你不进北大,当不了右派。我笑笑:难说。   9月初新生报到,我在火车上总有几分忐忑:到了北京行李(一口箱子,一个 ...
141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我的早晨
宣树铮 5-17-2018 05:03 PM
     文/鲜于筝   早晨醒来,才睁开眼,吓了一跳:Max,我们的大猫,什么时候跳到了床头,正看著我,一双圆圆的大眼。“下去!”我斥一声,Max转头跳下床,尾梢拂过脸颊,轻轻一痒。一看表,6点50,往日的话,翻个身还可以眯上1小时,昨天夜里我是2点半上床的。但今天不行,星期四,10点有课。于是起床,上洗手间 ...
119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花缘
宣树铮 5-17-2018 05:01 PM
     文/鲜于筝   这一个多月来,老天爷很难伺候,乍暖还寒,阴晴雨雪变幻莫测。俗话说:二四八月乱穿衣,一点不假。前些天,我穿严严实实上街,发现好些人穿著T恤。但是春天毕竟来了,不管匆匆还是姗姗。看那些树枝,得了灵气,从僵硬中苏醒了,花树的枝头冒出了蓓蕾的惺忪小眼。每年这时候,我最惦记的是那些白 ...
89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大雪前后
宣树铮 4-13-2018 01:56 PM
     文/鲜于筝   昨天大雪警报,学校停课。我8点起床,拉开窗帘。窗外静悄悄,只有畸零的雪花在空中独舞,回旋飘逸,飘近窗前,贴着玻璃,我能看到她晶莹的小脸,旋即空灵婀娜升腾而去。我跟妻说:也就是小雪花飘飘,“曾经天山难为雪”,不过瘾。妻说:千军万马还在后头呢。果然,11点光景,急雪回 ...
205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遥远的牵挂
宣树铮 3-22-2018 03:20 PM
     文/鲜于筝   早春二月了,才想起春节忘了给国内的朋友打电话拜年——我们从来是电话联系,没有微信,不用电邮,图的是彼此謦欬相闻,多一份亲切。这两天早起就忙着补电话,苏州,新疆,今天是北京。北京打给王恩保。恩保电话里第一句话就是:你怎么这么久不来电话,我们都不知道你怎么样了!他说,去年入校60 ...
403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彼岸》忆往
宣树铮 3-22-2018 03:17 PM
     文/鲜于筝   一个月前,在床下拉出个早已遗忘了的小箧,里面有照片,有书信,我坐在地毯上逐一翻看,有魂兮归来之感。有几封是办《彼岸》杂志时的读者来信,其中有一封是2004年12月从监狱里发来的。信封上的地址是“EL PASO,TX”,德州帕索市。全信约200字,录如下:   贵大德收信平安。我叫蔡荣耀,在这 ...
361 次阅读|0 个评论

Copyright ©2018 ny.uschinapress.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