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宣树铮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28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闲谈书法

已有 84 次阅读7-26-2018 03:32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文/鲜于筝
  去年回国到南京,逛夫子庙,上画廊看了看。一座大楼,上二楼,走廊纵横,两侧一孔孔画廊 (妻的老家乐山把一间房称一孔房,突然觉得用在这儿很合适)几乎都关着门,从玻璃门望进去,墙上零零落落挂着一些书画作品,画廊的字画交易都在网上了。
  转悠之间,发现有一孔里面有人,正据案挥毫呢。我推门而入。挥毫者继续挥毫,只当没有看见我;我怕打扰他,也只当他没有看见我。我轻移脚步,看墙上挂着的字轴,最引人注目的是长条幅上一个字的最后一竖不下于一寸寛、两尺长,金箍棒一样直直地挺立着,擎天一柱。古代书法,特别碑文中也有一笔拉得很长的,所谓长尾,但大致不失自然,但这“金箍棒”,啊啊!我走近看,退后看,如果真是自上而下一笔而就,不是用刷子,那还真有些功夫。不免莞尔一笑。
  转过身,向书桌走去,看挥毫。这位先生有50多了吧,不过现在人的年纪不好说,这满头黑发,是不是染了很难说。他正聚精会神地在写草书,却像是在画工笔画,慢慢地,工笔写出一个个草体字。这让我大吃一惊,草体还能这么写?像草圣张旭那样嗜酒大醉,呼叫狂走而后下笔的,如今当然不会有了,但宁静细致描花一样描出草体字,这也太“奇葩”(这是我首次用这个我一向排斥的词)了!还有气韵吗?还能 “草”出满纸云烟来吗?
  他“草”完一个段落,搁笔抬头,我们彼此点头一笑,他递给我一张名片,我扫了一眼,非泛泛之辈,全国的、省级的头衔不少,我没有给他名片,我的名碰到他的名上,头破血流了。我们闲聊了起来,还投机,他对国内的书法界颇多微词,鱼龙混杂而沽名钓誉者多。他给我看了几幅他写的条幅,我微笑点头,不作评价,这是我的世故。就像让我看文章一样,熟悉的人,我会不客气指出你的不足,不熟悉的人,就不能贸然了。这位先生的字,写得不错,但在我看来,总缺一些东西,缺的是文化底蕴,对中国人文文化的隔膜。
  书法,素有“法”和“意”之别。沈尹默说:“写字虽是小技,但它也有它的法则,也是字体本身所固有的……,只要你想成为一个书家,写好字,那就必须拿它当作根本大法看待,一点也不能违反它。”启功却说:“人哪,苦于不自信,特别对于写字……是被某些特别讲得神秘的人,打开始就把他唬下去了……说这可了不得,你可不能随便写,必须问人怎么怎么怎么写,说了许多神秘的话,使你根本就不敢下笔,也不敢自信……就因为许多讲书法的人,特别是著名的人,特别是他讲要用什么方法来学来写,把你唬住了。”于右任好像也不讲究法。
  其实,学什么都一个样,开始离不开“法则”,学书法就要临字帖,但不能一直盘桓在字帖中,总得逐渐从“无我之境”的字帖中走出来,最后的境界是进入“有我之境”,找到自我,自成一格,写出蕴含着我的心灵气质、我的人生感悟,属于我的字。我现在每个星期差不多写两次字,清早或夤夜,每次大概六、七幅,兴尽为止。我的写字跟坐禅一样。坐下来写字就走进了别一个世界,我可以在这世界徜徉、静观、叹息、发泄,感受一种寂寞,一种淡淡的清凉的忧郁,甚至和逝去的岁月絮语一阵……。每一个字来到纸上都是有生命的,都是有使命的,有自己的角色。
  前两个月,南京有几位当年苏大的学生,他们打算在南京给我办一个书法展,地方都物色好了,到时候可以请政界、商界的人出席捧场。我很感动,也很感谢他们对老师的这片心意,但是我婉谢了。我不习惯抛头露面,特别在素不相识的政界、商界人物的圈子里。(2018年7月1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8 ny.uschinapress.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