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宣树铮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28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西行散记之六

已有 283 次阅读11-23-2017 12:30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文/鲜于筝
  这次西行,最远就去了额敏和塔城,呆了三天,9月24日回到昌吉。26日清早妻飞回成都,看弟弟妹妹去了。我在昌吉又呆了一天,27日到乌鲁木齐,住在布丁连锁酒店——柳瑞熙定下的,去年到乌鲁木齐住的也是这家酒店,也是柳瑞熙定的,而且还是楼上同一间斗室,一床一桌,加个卫“升”间,这是我事先嘱咐柳的:找个清爽小间就行,斗室安逸。非常时期,新疆的旅店、超市,甚至大点儿的餐馆,进去都要安检,像演戏一样,从一道布景似的门框“啵”一声进去,同时验身份证。已经登记入住的房客,只要亮亮房卡,无需再验身份证了,但布景还是得穿。然而也不一定,比如有两次柳瑞熙和我同行,要钻门框时,她从旁把我一拉,推着我绕过布景进去了。她说,宣老师,别进他的门,“啵”一声对身体有害,我从不进。柳瑞熙是医生。怪的是,她每次绕过布景,检查员对这位胖婶视若无睹,也许是能含糊处就含糊。
  为了这安检,刘志友和检查员吵了一架。刘志友是我奇台中学的学生,66年文革上场,他正念高二。小伙子英气逼人,性格豪爽而坚韧细腻,思维慎密,才情横溢。他在生命的路途上一步步往前走:上山下乡,恢复高考入新大中文系,毕业后赴四川大学读研,再回新大执教,后任新大中文系主任,文学院院长。他小我10岁,既有师生情,又有兄弟谊,有时索性称我“宣兄”。这天中午,刘志友、孟玉莲带我到民族餐馆吃了顿地道的民族餐,孟玉莲认识年轻的维族老板,聊了几句。餐后,孟玉莲用车送我回布丁,刘志友也下了车,想到我的斗室里再一起聊聊。刘志友没带身份证,不让进。安检员是个高高瘦瘦的中年人,一脸权力的傲慢。我说,我是他老师,外地来,就到房间里说说话不行?没有身份证不准进。再三解释,就是不行。大堂(其实是个“小堂”)柜台里坐着个年轻女子呆呆看着一声不吭。刘志友想起了什么,掏出皮夹取出一张“新疆大学出入证”——进新疆大学一定要“新疆大学出入证”,身份证不管用,进不去。但“权力”看都不看,只认身份证。刘志友说:哪个文件上规定一定要身份证才能进的?“权力”说,你到公安局去!……吵起来了。我劝刘志友:算了算了,我们走吧。孟玉莲的车还没有走,她进来了:走,我给你们找个地方。
  孟玉莲把我们带进应该是一家私企大楼,进门没有查身份证。我们被引入一间办公室,送来了茶水,就我们两个人静静地谈了近两个钟头,有过去,有现在,有未来。文革中我是奇台中学最大的“黑帮”,从66年折腾到林彪出事。72年,不作结论,恢复上课,我成了不黑不白的“灰帮”,从乱离人晋升为太平犬。其间常有上山下乡的学生来家里聊聊,刘志友就是其中之一。他一度热衷于写小说,我当时迷上剧本,我们常一起讨论。刘志友忽然提起,他看到新大有个学生在写文章“研究”我,研究我在新疆时候的创作,还有《古城文艺》。74年奇台文化馆创办了一本杂志《古城文艺》(奇台又称古城子),这无疑是新疆历史上第一本县办文艺刊物。我被请去当了编辑。谈起这些往事,我俩都笑了,这是哪辈子的事啊!
  29日和李瑾、陈增河、张济生见面聊天是在另一家豪华的私企大楼。李瑾和刘志友同级不同班,后来是新大俄语系主任、外办主任,进中央党校学习过。谈得很轻松。谈起新疆的风光,他们告诉我南疆比北疆好,而我一直认为北疆风景好,南疆主要是看风土人情。听他们一说才知道大不然。于是说定,明年我来新疆,他们带我自驾游,到南疆各地转转。
  29日晚,张自力(苏大中文系的学生,当过乌鲁木齐市文化局长)在淮阳饭店设宴,请来了一帮文化名流,也有商会的会长等等,男女错杂,很热闹。一位女士唱罢越剧唱黄梅,边唱边舞,舞姿妙曼。张自力与一名女主播朗诵了简爱和罗切斯特的一段对白。王兴让也来了,兴让85年苏大中文系毕业后就来了新疆,比张自力高一届。我和他坐到一起聊文学。
  30日晨,6:30,我从布丁拖了拉车出来,街上微寒薄暗,孟玉莲的司机老南准时来接,送我到地窝堡机场,飞机9:35起飞。(2017年11月19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8 ny.uschinapress.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