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宣树铮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28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闲章

已有 100 次阅读8-17-2017 01:25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文/鲜于筝
  某次闲谈,一位老兄跟我说:书画作品,钤上名章之外,最好有一两枚闲章,闲章生色,也有个性。他提醒了我,我点头称是。去年回国,我就请中学老同学帮我找个治印的人。他也不熟悉,哪儿找去?只知道国内著名的篆刻家,惊动他刻一个字要上万元。南京夫子庙有不少给游客刻章的小摊子,一个章没几个钱,电刻的,片刻就得。老同学说,这苏州也有,摊子上不行,我带你到刻字社去,国营单位,苏州大概也就这一家了。刻字社在一条小巷里,老式墙门,门前挂了大招牌(招牌上怎么写的记不清了)。
  我记得,我小时候刻图章店到处可以找到,上学的路上就有,小小一个门面,甚至门面都不用,在五金店、文具店里租一角柜台就行了。那时候图章派大用,动不动就要留印鉴,来挂号信了,要印鉴,邮局取包裹取汇款了,要印鉴,居委会领购物券了,要印鉴,学生成绩册,也要家长盖了印鉴再让学生带回学校……。
  我们走进挂了招牌的大门,左侧就是办公室,里面是个大天井。办公室里坐位大嫂,我们说刻章子,大嫂以为是刻公章的,一说不是公章,大为错愕:现在还上门来刻私章?大嫂陪我们到天井一侧的“工作间”,里边一个30来岁的男的正往外走。大嫂说:找你刻章子的。男的说;我要下班了,家在城外呢,明天休息,后天来。我们说,你可以带回去刻,私人交情帮个忙。大嫂对男的说,蛮好啊,赚几个外快铜钿。男的顿时笑了:刻什么字?我说刻两个章:鲜于筝、蓝缕岁月。他让我把字写在纸上。他说,没有石头,只有牛角。我说,可以。他从一旁的大木盒里拣了几枚图章坯子,给我们看过,我说可以。接下来谈报酬了。多少钱?我问。男的看看大嫂。大嫂说:你自己开个价啊。他看着我们,抿抿嘴唇,爆出一声300。我给他300,他笑得像孩子,说后天来取。老同学出来跟我说,他们一个月拿死工资没多少钱。
  两天后取来章子,我有些失望,怀疑是机器刻的,中规中矩,没有灵气。“蓝缕岁月”是我一直想刻的一枚章子,希望这枚印章能唤起逝去岁月的蓝缕意象。不料刻得状如满月,富贵团圆玉堂金马,何蓝缕之有?自然,这不能怪刻章的。但这两枚章子就此搁一边,成了真正的“闲章”,都没有带回美国。
  半个月以后,我去拜访朋友,谈起了刻章的事。朋友说:你早不说,我有个老朋友,老先生了,爱好篆刻,刻了半辈子,很有功力,现在退休了,还在刻。我让他给你刻两个,一个名章,一个闲章。闲章刻什么呢?我马上想起了“塞北江南人”,这也是我一直想刻的章子。
  十天后,朋友带来两个锦缎盒子:印章刻好了。老先生跟朋友说,他视力衰退了,刻得不如前了。我跟朋友说,怎么谢老先生呢?朋友说,他什么都不会要的。他不愿意刻,你送他金条也不刻。他就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刻,沉在石头里。他常说:石不能言最可人,外面这世界乱哄哄的!
  “塞北江南人”,刻成一枚小指长的椭圆章子,5个字摞着,紧凑密致,有沉重感,这就是人生了。人字压在最下,开始认不出这“人”字,后来才看清,这“人”整个身子水平匍匐,跪在尘埃。塞北江南人,我这辈子生活过四个地域:江南、京华、塞北(新疆)、纽约。但心魂所归,还得数塞北与江南。这两处本是反差很大的地方,然而对我来说是相通的。我电脑桌面塞北与江南经常交替。现在桌面是前年上新疆拍下的胡杨树,粗壮顽强,树顶绿叶与枯枝纷披纠结,周围赤裸的树干偃卧倾侧、光溜的枝条千姿百态在阳光下起舞。下个礼拜会换成一望无际的沙漠。再下个月桌面也许是苏州的小桥流水,小巷人家,是荷塘水榭,或者是厅堂的一排幽静的长窗。
  塞北江南,都是我蓝缕岁月的归宿,如今刻成闲章,静静地钤在纸上。外面的世界乱哄哄的。(2017年8月6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Copyright ©2017 ny.usqiaobao.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