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宣树铮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28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忍冬

已有 329 次阅读5-18-2017 02:26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纽约客

      去年9月,在新疆昌吉和原先奇台中学的老教师餐聚,散席出餐厅,一个中年女子微笑着迎上来,肤色白净,穿一袭黑裙,端庄淡雅,轻轻地招呼:“宣老师。”镜片后的眼睛很有神。是陈丽卿!
  陈丽卿是早年奇台中学的学生。63年我刚到奇台中学时,她念初二,我没教过。但她的名字常听教师提起,我跟杨节华老师说《荡寇志》里一位女主角就叫陈丽卿!陈丽卿学习拔尖,作文也写得好,我后来看了,确实不错,字也清秀。但一直闻其名未见其人。有一回她进办公室交作业本,杨老师轻轻跟我说:她就是《荡寇志》里的陈!十三四岁的女孩子,豆蔻年华,不像别的女孩一样叽叽咋咋,而是凛然沉静。杨说:太可惜了,父亲是个反动军官,劳改释放犯,就住在菜园子。
  家庭成分反动军官,历史反革命,在“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年月那是打入另册的,不能当三好生,不能入团,将来升学、工作,乃至恋爱婚姻都是问题,处处受歧视。偏偏家庭成分高的学生学习往往比较好。大概平时议论中我“慷慨陈词”过,颇为陈丽卿这样的学生抱屈,鸣不平。文革中这是一条罪状:攻击党的阶级路线。66年,陈丽卿读高一,在一次对我的小型批判会上,陈丽卿念了一份批判稿,想来是指定要她发言,她口齿清晰,念得很轻,念完了也没有照例喊口号。学校停课闹革命,她的人影也在学校消失了。再见到她是36年后了,2002年,我回国到新疆在昌吉停留了几天,她到旅馆来看我,上50了,看不出。穿得很朴素,沉静的知识女性。她给我看一些她发表在报刊上的散文,写得很好,笔练出来了。我们谈了一阵,她说她在中学教书,前夫病逝了,留下两个女儿,现在的丈夫是昌吉州医院的大夫。
  陈丽卿说,她听说我来昌吉,和老师们在这儿聚餐,就来了。她从手提包里取出一本16开本200来页的书,书名是《爱走来》:你给我看看,提提意见。
  《爱走来》,陈丽卿为她父亲母亲立传,为情义立传。父亲陈尚志河北新乐县人1935年15岁,拜别母亲参军,打过日本人,足迹遍河南、山西、陕西,25岁成为新疆奇台县驻军的一位连长。26岁上娶了小他11岁的李家菜园子李爷的闺女李秀芬。1949年9月22日陈丽卿来到世上。3天以后,9曰25日新疆警备司令部总司令陶峙岳将军率部起义,新疆和平解放。9·25起义时有一支队伍不愿起义,进了山。她父亲作为解放军特使,不带一兵一卒,凭着和那支队伍首领的袍泽情义,凭着胆识,只身前去劝降,完成了任务,不辱使命而归。不料那位被承诺“不计前嫌,照常使用”的首领随后被枪杀了。这不成了诱杀?父亲拍案而起,大闹军营,决心解甲归田还故里。结果被定为“目无军纪,图谋不轨”。1951年4月,已是营长的父亲被以反革命罪判刑12年。这一年母亲19岁,陈丽卿还不足两岁。母亲带著她就住在姥爷家。陈丽卿说:“母亲用守候陪着父亲服刑,用坚贞成全了父亲对情义的忠诚。母亲是应该自豪的。”至于她自己,陈丽卿说:“我小时话少,内向,但性格舒展,少有怯懦”。
  1961年底父亲刑满归来,在生产队劳动。62年、65年陈丽卿添了两个弟弟。1966年父亲劳累得病,卧床不起,母女俩在穷困潦倒中苦苦支撑这个家。父亲1969去世,终年49岁,在最后的日子里,父亲让女儿伏在他的耳边,嘱咐了八个字:“保母扶弟,和亲睦邻”。父亲说:“‘保’字含义有二:一是要让母亲保重身体,二是要保障母亲的幸福。‘扶’字的含义是扶持弟弟成人。……”父亲去世时,大弟7岁,二弟4岁。1981年,新疆军区军事法庭发来了给陈向志平反的文件。1997母亲脑溢血偏瘫2011年去世,终年80岁。
  我这儿仅是刊落细节,陈述大意。书我看了两遍,催人泪下,发人深省。陈丽卿一家人有一个特点讲情义,父亲为了朋友情义坐12年牢,人和人,夫妻也好,父子也好,兄弟姐妹也好都要讲情义。陈丽卿在结尾处说:……只和父亲在一起生活了10年的母亲,守了父亲一辈子。她守的就是父亲的情义,而她守出来的还是情义。台湾作家王鼎钧先生在他的回忆录中说:“人,从情义中来,向名利走去。有些人再回情义,有些人掉头不顾。”
  陈丽卿一家人还有个特点:能忍。生活磨难,横遭冤孽,风雪冰霜,他们能忍,但心头的希望之火却永不熄灭,忍的同时不忘奋斗,始终保持着尊严。陈丽卿他们终于“忍”出了头。犹如凌冬不凋的忍冬。忍过冬天,三四月份开花了。
  ──2017514发表于《侨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7 ny.usqiaobao.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