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姚学吾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28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西苑雅集:美丽的州歌
7-19-2018 01:31 PM
     文/姚学吾   国有国歌、国旗、国徽、国语,不觉稀奇。但美国的各州都有州旗、州徽,甚至绝大部分的州也有州歌,除此还有州花、州鸟,这就出乎意外了。看来人们不仅爱国,还爱自己生于斯,长于斯的州。   谁能不爱自己的家乡呢?中国有许多歌唱自己家乡的歌曲,小时就听过《长城谣》。“万里长城万里长,长 ...
14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西苑雅集:忆端午节
7-19-2018 01:29 PM
     文/姚学吾   1936年我7岁,从东北搬到北平,从那时起我在北平和北京一待就是半个多世纪。至今还记得6岁那年的端午节,那是在铁岭的姥姥家过的。   姥爷是退休的小学教员,姥姥是旗人。姚家在姥爷的院子里专门有一间屋子存放我爷爷的遗物,爷爷是清朝京官,户部郎中兼广西行走司,正三品,他留下四季的朝服 ...
12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西苑雅集:旗袍危机
6-8-2018 03:14 PM
     文/姚学吾   旗袍可以说是中国近现代历史上最具代表性的中国妇女的正式服装,常常起到礼服的作用。   民国开端,中国妇女完全扬弃了满清的对襟大袍或闷气长衫(就是没有开气)的服饰。应时兴起了改良式的旗袍。称它为旗袍,确实是因为近现代的旗袍是从满清旗人妇女的服装演化而来。旗袍之能够久盛不衰,是 ...
90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西苑雅集:北平的元宵节
3-8-2018 04:11 PM
文/姚学吾 20世纪30年代我上小学。那时候,老北平的中国新年几乎从腊月初八一直过到正月十五。当然,这么长的年有几家能过得起?可北平素来王公大臣及家人多,外加上富贾殷商,文人墨客,大学教授,就把个中国年给撑起来了。北平人老规矩多,一点儿都不能马虎。这里就说说北平正月十五闹花灯的事儿。俗 ...
264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西苑雅集:我在宝岛的四百天 (之十)
3-8-2018 04:10 PM
文/姚学吾   我因为要离开台湾去香港读书,台大9月份开学就没去报到。没想到,台湾的行政效率真还不低。9月的某一天就有台湾兵役局的职员到我家找我。说我应当服兵役。我问他们为什么,我是学生应当免役的。他说你现在已经不是台大的学生了,所以按年龄你应当去服兵役。我说我现在还在读大学啊,他说有什么证明 ...
252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西苑雅集:我在宝岛的四百天 (之九)
2-9-2018 11:56 AM
     文/姚学吾   学校趋于平静之后,我们的合唱团又照常活动起来。学生会要求给全校同学演一场。这当然是义不容辞的。同学们商量在市中心的台大法学院大礼堂演出。但是内容不能仅限于合唱,有同学自告奋勇说加一些舞蹈节目。他们在团内找了十几位会跳舞的同学,排练了四个民族舞蹈,两支西藏舞,两支新疆舞。女同 ...
322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西苑雅集:我在宝岛的四百天 (之八)
1-18-2018 03:42 PM
     文/姚学吾   那场演出,傅斯年校长和夫人俞大彩教授,教务长钱思亮教授还有二十多位各院系的负责人都来了。全场座无虚席,主要是新入学的新生,和邀请的原台大同班同学。没想到,第一次和台湾省交响乐团合作空前成功,恐怕这种不事先联合排练就上台合演,还真有些空前绝后呢。当那位女同学把我们歌唱台大的歌 ...
342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西苑雅集:我在宝岛的四百天 (之七)
1-18-2018 03:41 PM
     文/姚学吾   学校公告上说,2月开学,但希望同学在开学前先到各学院报道,以便办理编班选课事宜。那天,我一大早就赶到台大农学院,我就读的是农艺系一年级第二学期。有一门课是全体农学院共修课“农业基本知识与训练”是在农学院的农场里上。这门课教人认识杂草,有时在培养皿里种水稻,有时做昆虫切片,有 ...
353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西苑雅集:我在宝岛的四百天 (之六)
1-4-2018 04:12 PM
文/姚学吾   说来事巧,就在1949年初的时候,报上刊登了一个重大好消息,说凡是从大陆来台的在读大学生,如有国内大学开具的证明,可以于X月X日到台大报名,经审查合格,将参加插班生的考试。我因来时匆匆,却也想到身边总得有个身份证明什么的,所以在我去北大医院前,托同学帮我到清华先修班办了个证明。因为办事 ...
379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纽约客闲话之西苑雅集:我在宝岛的四百天 (之五)
12-28-2017 04:15 PM
     话说祁姨,一位单亲妈妈,带着一个儿子空守了十几年寡,艰难度日,受尽欺凌,还不时被学校里的日本鬼子教官叫去问话,追问她的丈夫是什么人,哪里去了?她的标准答案是孩子生下不久,爸爸就患重病死了。因为那时九一八事变还没发生,所以这个说辞日本人也死无对证。   抗战胜利的喜讯传来后,祁姨通过各种官 ...
256 次阅读|0 个评论

Copyright ©2018 ny.uschinapress.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