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姚学吾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28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西苑雅集:我在宝岛的四百天(之一)

已有 176 次阅读12-7-2017 03:20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文/姚学吾
    此生有幸,能在祖国的宝岛台湾,逗留四百天。这里有其偶然,但想来也是必然。
  记得那是1947年的9月下旬,我还在北平清华大学音乐室里给主任张肖虎教授当助手呢。我本来在读清华的先修班,因为病重,不得已休学,父亲已于1947年调往台湾铁路局工作,母亲和三弟也在1948年年初移居台湾。我休学后就住在清华气象台迤东的“36所”。
      忽然一天早上,我起床时发现胃痛得要命,由同屋把我搀扶到校医院,记得一位朱(耆寿)主任给我检查后,要我马上转往城里“北大医院”治疗。于是赶紧坐校车进城。来到毗邻北海公园的北大医院挂了急诊,经手大夫说,你患的是胃溃疡,得住院做手术,但是必须由直系亲属签字,再交住院保证金。我当即回答说,这两样我一样都办不到。一来我父母都在台湾,二来我身无分文。大夫耸耸肩膀,双手一摊,我只好悻悻然离去。
  怎么办?只好给在台湾铁路局的父亲打电报,告知我的处境。妈妈得知后,十分着急,立马回电报要我火速乘船到台湾,她说,铁路员工家属看病免费,而且手术后需要在家休养一阵子,在北平孤身一人谁来照顾呢?我于是急忙在朋友的帮助下来到天津,在码头上正好看到一艘小货轮“美富号”明日驶往台湾。当即买了一张货舱的票,在货舱里堆满白菜和大葱的缝隙里找个地方躺下。次日凌晨登船,任其驶向一个未知的海中小岛——台湾!
  小时曾唱过一首歌,好像是歌唱在碧波荡漾的海面上月下荡桨的美丽意境。可我这次搭乘的货轮只有750吨。要靠它跨越台湾海峡,可是一次冒险的旅行。
      那是我第一次乘轮船出海。一到公海,这只小船就如一叶扁舟,在大海里飘忽不定,似乎失去掌舵一样,在大海的漩涡里跌宕起伏,任老天摆布。我受不住颠簸而大吐不止。货舱里没有厕所,我只好爬到甲板上那个简陋的厕所里连呕带吐,吐得连胆汁都快吐光了,我已无力再爬回货舱,就在厕所外甲板的船铉旁,抱住一根铁柱,筋疲力竭,昏昏欲睡,加之又冷又饿,仿佛末日将临。不知待了多久,终于,听船员们大呼小叫地说,总算到基隆了。船靠岸了,待下锚船稳后,已看到基隆火车站的站长——父亲的好友W伯伯上船把我搀扶下船。他带我到站前的小饭馆,吃了一客台式便当,不咸不甜的黄色罗卜,几片鲜姜,半个鸡蛋,一块煎猪肉,大米倒是很棒。饭后他还给我买了一大串香蕉,真是又大又甜,我惊讶不已。香蕉在台湾真是物美价廉。
  看着街道两旁那高高的椰子树和棕榈树,感到到了亚热带了,一动就出汗。W伯伯把我送上去台北的火车,嘱咐我说,“到了台北车站,你爸爸一定会去接你的。”台湾的车厢好像比大陆的车厢小一些,普通客车上尽是挑担的农民,人人背上一只竹幂编的草帽,打着赤脚,说一口我完全听不懂的台湾话(闽南话),有说有笑,煞是有趣!
  车到台北火车站时,还没等车停稳,父亲已经一个箭步跃上车厢。他曾在东北、华北的铁路上当过站长和段长的呀,那矫健的一跃,身手不凡,可比当年勇呢!
      他带我到员工宿舍,看到外婆、母亲和三弟、表妹。因大陆来的人太多,各机关的住宿都拥挤不堪。我们家是一间教室隔成的的两小间卧房,都摆满了竹床,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条件太差,再给我摆一张床几乎不可能。父亲在我来之前,就和他的一位台湾本地姓潘的同事,商议把我安排在他家,请他母亲照顾我。他们是在“二二八”事变中结识的,在当时慌乱的情况下,他曾给过父亲很大帮助。(未完待续)(2017年11月26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8 ny.uschinapress.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