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姚学吾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28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西苑雅集:苦难年月──我一九三七年到北平后的生活(十) ...

已有 93 次阅读7-27-2017 02:29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文/姚学吾
  1937年,从东北来到北平后,一晃已3年多了。北平的老百姓生活得十分艰难。平价米很难买到,因为奸商都把粮店里的粮食拿到大街上以高价出售了。伪政府为了平息民愤,就搞出一种“混合面”来应付广大饥饿的老百姓。我家每月也要买十斤混合面来弥补粮食不足。叫混合面有些夸张。其实就是把各种在粮仓里发霉的杂粮磨成粉状,其色褐绿,其味酸臭。想把它做成窝头都不能成形。连最能吃苦的脚夫、苦力都觉得难以下咽。孩子们常常饿得不行,才含著泪勉强塞上几口。这种东西和任何粮食都没有可比性。它对胃的伤害极大。我就是因吃了这种混合面而得了胃溃疡,五十多岁来美后才幸得一专治胃溃疡的特效药,终于治愈了三十多年的痼疾,与常年的胃痛告别。
  北平的冬天还是很冷的,我和弟弟坐著洋车去学校时,三天两头,都会看到有人冻死在大宅门的门洞里或马路旁。北平人管这叫“倒卧”。
  这些倒卧因贫病交加,肚里无食而冻死的固然不少,但听说那时有些以日本人自居而欺压中国老百姓的高丽棒子,在贫民居住区开了一些白面房子(卖白粉)。当穷人吸食白粉而无钱购买时,就把身上仅有的破衣裤抵押给那些恶毒的店主,一丝不挂的吸毒者如还赖著不走,到后半夜里,高丽棒子就把这些被榨取得一无所有的白面客抬到大街上一扔,任其冻死。
  日本鬼子还公开贩毒。前清的不说,就拿民国以后,各级政府不管真假,都还打著坚决禁烟(大烟,即鸦片)的幌子。不敢明目张胆地售卖鸦片。但日本鬼子占领华北后,巧妙地高喊著“寓禁于征”的口号,明码实价地售卖鸦片。我看见的就有东四牌楼南大街路西一家?“XX芙蓉膏店”。在高台阶上,有伪警察把守,二十四小时营业。听说里面有烟榻,也有女招待。日本鬼子把赚来的钱,用作侵华经费。
  眼看著我就要升小学六年级了。我很感激这所教会学校,它就像世外桃源。我在这里学到了中国古典文学,打下了算数基础,初步练就英文的听说读写能力,学到了中国历史和音乐知识。那本“101 World Famous Songs”让我受用一生,不仅提高我的英语能力,也陶冶了我的性情和审美意识。特别是每个月每位学生有一次登台演讲的机会。这使得我练就了在公共场合大胆从容地表达自己意见的能力,从那以后。我在几十人,几百人甚至千人的讲台上讲话或表演,都从不怯场。
     我的老师们拿著勉强糊口的月薪,坚持教书育人的神圣工作。我的国文老师,家有病妻,生活很艰难。几年来(除了冬天)总是穿著同一件洗掉了颜色的蓝布长衫,在课堂上精神头儿十足,课文讲得生动,令学生们终生不忘。又像我们的自然和卫生的女老师,一位虔诚的基督教信徒,整整一冬天,早餐就是一块烤白薯。冬天里她穿一件薄薄的长袍,外加一个毛线大披肩,上面有许多窟窿,用不同的线修补的。只要学校上课,她每天都是第一个站在校门口笑迎学生的老妈妈。
  毕业班,一般都会排练一个较大型的节目,同学们异口同声地说,今年就演一出全本的《打渔杀家》。小伙伴们真能干,也真敢干。打渔杀家是一出老生和青衣,唱念做都很要功夫的大戏。为了凑足演员,我也被推出演一个家丁。锣鼓由家长担任。排练三周多就粉墨登场了。演出很成功,受到家长和来宾的一致好评。最要提到的是,该剧的义务总导演是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梅兰芳的前妻)孟小冬老板。因为孟老板的侄女在我们学校读书。
  毕业典礼上,唱的最后一首歌曲是《满江红》,家长和来宾都情不自禁地起立和同学们一起高唱:“怒发冲冠,……仰天长啸,壮怀激烈……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声音几近嘶哑,有的家长和学生竟泣不成声了。
     在一片欢呼声中,校长勉励毕业生要永世爱我中华,学好本领,为国尽忠。我被保送到育英中学,那天母亲和父亲都来参加了我的毕业典礼!他们因自己的儿子被保送育英中学,而倍感骄傲!(2017年7月23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Copyright ©2017 ny.usqiaobao.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