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董鼎山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28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随感录:过节引发的悲伤联想

已有 782 次阅读12-7-2015 03:01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纽约客

  爱妻蓓琪去世已半年有余,对她的思念从未停止。在这过去的半年里,我自己的身体也日趋衰弱,晚上翻来覆去不能入眠,白天瞌睡,背痛骨酸,深感老骨头已在逐渐腐化,生命正在离我而去,已是了无生趣。
  正如我所料,每年的感恩节、圣诞节、新年节日,将是我最痛苦的时候。每日清晨,这种刺痛最为剧烈。今晨面临感恩节,准备女儿与外孙女前来一起过节(美国民间习惯,这一天全家共享火鸡,是家庭聚会的大事,有时邀请孤单朋友一同家宴)。我的第一个反应是,爱妻将首次不在场——我不知幼小的孙女们会有什么感想,她们会不会立时体会“今日已无‘MORMOR’(瑞典语“母亲之母”,对我的亲昵称呼是“MORFAR”母亲之父)共席?”
  我连带想到即将到来的圣诞与新年。每年感恩节后,我家对面的儿童游乐公园门外就一排排堆满数百棵圣诞树,是加拿大农夫远来美国做生意,价钱很高,但附近住户众多。我与蓓琪每年不忘前往挑选,购到价钱公道、高达6、7呎的大树,就非常高兴,给小费请他们送到隔街公寓。今年我将不会有这类乐趣了,圣诞节与新年的来临只会令我感伤。
  在这种情绪笼罩下,我常对死亡最后过程发生好奇。记得去年曾两次作文,询问生命走到最后的关键感受,这个问题无人能够作答,比如,如何跳过生死之间的门槛。我的思考令我企羡一位有宗教信仰的邻居朋友。作为虔诚的基督徒,她深信人死后会升入天堂。我提到她,是因为她那身体结实的中年丈夫,突然心脏病倒地去世。时间恰是在蓓琪离我而去的两天之内。我惊慌前往探视她,我们两人同时丧偶,伤心得抱头痛哭。我安慰她说,约翰(他的丈夫)至少是迅速升天,没有像蓓琪要承受数个星期的癌症病痛折磨。她反过来安慰我说,他们同时升入天堂,可互相照顾。她说信神使她心理上获得解脱。在那一刹那,无神论者的我自悔,一面羡慕她的信心,一面祈望自己也能感受到同样的慰藉。圣诞节不正是一个好时机?
  进而我又好奇,一般人临命终时对死亡是如何感受的?是不是许多人和我一样发出疑问?恰好前日在报上看到一篇短文,题目是——“读者们,你要如何结束生命?”引起我的兴趣(我在极度悲伤之下,已在估算自己最后如何断气) 。不久前,《纽约时报》曾向3244名订阅者调查,请读者回答以下问题:“你要如何逝世?”《时报》的研究分析部门想要探究读者意见,该报读者多为知识分子,所得的结果如下:
  1、希望在睡眠中去世——44%;2、希望在自己床上与爱人同时去世——29%;3、心脏病或中风突然断气——15%;4、老年谢世——6%;5、用自己的手(即自杀)——1%;6、在性交时被妒忌的丈夫或妻子枪杀——1%;7、正在干自己喜爱的事时——1%;8、不知,也不要去世——3%。
  看了这个调查,我想到自己会如何作答。我虽然在节日到来之际因思念亡妻极度悲伤,但上述8种选择都不在我的考虑之内。我自己也不知道,只能在这里抒发感情,作为安慰。我要谢谢读者们的关心,有的曾发Email给予我同情。
  最后我要转换话题,听闻国内青年纷纷仿效庆祝美国特有的节日,如感恩节、万圣节、圣诞节;也在互相寄圣诞卡庆祝,聚会狂欢,互送礼物。崇拜美国如此热狂,却不懂感恩节的来由(故事是:欧州移民初度登新大陆时,在冬季几乎饿毙,突然有印第安土著带来大批火鸡食品前来救济,感恩节由此而生);至于圣诞节,那是耶稣基督的生日,与中国的非天主教或基督教徒的青年们毫不相干。那些崇拜美国时尚的中国青年荒谬虚伪,令我这个老人难懂。
  ──2015126发表于《侨报周末》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8 ny.uschinapress.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