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董鼎山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28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随感录:瑞典作家抄袭塞林格

已有 787 次阅读11-23-2015 03:03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纽约客

  我的外孙女儿萝拉·玛丽刚过了她的13岁生日,昨天与她爸妈、妹妹来她的孤寂外公家做“寿”。我们依照她的意志,外卖叫来意大利菜,一瓶红酒来庆祝。她当然没有饮酒,女儿举杯说,“这个小玩意儿已长成一亭亭玉立的美少女。”我一阵心酸,那个在我膝上蹦跳的小东西将趋独立,不久恐有男朋友纠缠。我最担心的是发育期的男女交友问题,一面不禁想起了有关少年心理描写的塞林格(J.D.SALINGER 1918-2010)的杰作《麦田的守望者》 (THE CATCHER IN THE RYE)。
  该书1951年出版后名扬世界,曾被故友施咸荣译成中文后在大陆畅销。我曾为译本写序,可惜藏书遗失或赠人,我已忘记写了些什么。今日少男少女们读的是哈利波特(HARRY POTTER)一类的小说,对5、60年代的塞林格名著恐没有印象。但我还记得60年前初次读到那个叫霍尔顿·考尔菲德(HOLDEN CAULFIELD 小说中主人公)的少年时的惊喜,对这个栩栩如生的人物,立即著迷,不愿放手。向朋友介绍,没有一个不上瘾。因为他对杂事的印象与观察,与那些同龄读者极其相似(其实我著迷时已达中年),执手一算,霍尔顿今日已是82岁,时光飞逝,令我这个近百龄的老翁唏嘘。我曾在之前的一篇文章中谈论真正严肃作家的珍贵,塞林格就是这么一位不朽文学家。
  恰好前日在一本瑞典旧杂志读到,一位名叫J.D.加里福尼亚(J.D.CALIFORNIA)的瑞典幽默作家,年仅30余岁,笔名很蹊跷,显然故意伪造,他的原名是F.考尔丁(F.COLTING),他的小说书名是《60年后:来自麦田》 (60 YEARS LATER:COMING THROUGH THE RYE),写得犹如1951年经典作品《麦田守望者》的续集。塞林格原著曾在世界广销350万册,你如没有读过,只能怪自己孤陋寡闻。
  杂志上的报道说,英美出版界竟对这本模仿作品发生兴趣,要抢著出版英文译本。我稍懂一点瑞典文(谢谢亡妻蓓琪),不免好奇一读,发现新书主角名“MR.C”,60年后已是76岁的老翁。两书背景都是纽约,霍尔顿原是刚从中学出来的16岁少年,新书角色“MR.C”则是一个刚从养老院出来的退休老人。
  塞林格本人系于2010年去世,当那位瑞典作家新书出版时,塞林格年已91岁,请律师起诉版权被盗,那位瑞典作家考尔丁竟告诉瑞典记者:“我们在瑞典,不会因此类小事而上法庭!”他辩称只不过引用著名作家,并无意抄袭原作者所创造的角色。他这本新书的情节是:“塞林格先生”竟要用种种方法如撞车、女人、溺毙、自杀之类来消灭那个年已76岁的原书主角霍尔顿。
  抄袭名作家的情事不少,我犹记得《随风而去》或译为《飘》 (GONE WITH THE WIND)作者玛格丽特·米契尔(MARGRET MICHELL)曾于2001年起诉一本名叫《风已消逝》 (THE WIND DONE GONE)的小说,作者是黑人,情节是以一个黑奴的视角来透视同一故事。此外,新一代少年喜读的哈利波特小说的作者J.K.罗林(J.K.ROWLING)曾做过同样的抄袭起诉。两案都在英美法庭胜诉。当然,英美出版法保护作家版权。但是那位青年作家自称是首次从创作幽默作品转而尝试严肃作品,他还是心有不甘,声称:“在瑞典,我们并不随意起诉别人。”
  我只怪自己阅读不力,竟要在一本瑞典旧杂志发现这则饶有意味的旧闻。
  ──20151122发表于《侨报周末》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8 ny.uschinapress.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