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陈九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27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浅酒微醉:喝酒不要钱就是天堂

已有 209 次阅读4-13-2018 02:20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文/陈九
  以前写过一篇《被窝就是天堂》,是说我无意中跟一位来家修水管儿的老兄聊起对天堂的看法。我正跟人家拽文呢,叔本华呀,尼采呀,人家放下家伙事儿嘿嘿一乐,啥本华啥采的,就我来说吧,回家搂媳妇儿睡觉就是天堂,有人疼有人爱它就是天堂。一句话噎得我是张口结舌。
  不过最近我对天堂有了更丰富的看法。
  不久前去加勒比海岛国牙买加度假,办公室同事帕格尼尼极力向我推荐一家法国公司经营的度假村。上网一查,发现价格比周边同业略高,便责怪他,老帕你嘛意思,耍我,留神把你小提琴卖了当差旅费。他自称是帕格尼尼后人,纽约这路神仙很多,曾经遇到个修车师傅叫门德尔松,愣是门氏后代。没想到老帕听罢也嘿嘿一乐,说了句“free drinks (免费酒水)”。嘛玩儿,饮料不要钱?美式英语drink一词首先指不含酒精的饮料,比如可乐雪碧,因为未满21岁的年轻人不许饮酒,该用法适合任何人,最为普遍。老帕一听面带不屑,懂得嘛呀你,还是作家,饮料不要钱算嘛,全包,要嘛有嘛喝嘛嘛香。金汤力?包;血腥玛丽?包;人头马XO呢?包包,嘛都包,懂英格立施(English) 吗你?
  还别说,包喝大酒的度假村真不多见,我头一模经历。
  一路上不免疑惑,心说酒非水,愣当水喝能顶得住吗?像老帕这种人类,还不从早喝到晚。老美喝酒比中国人简单,嘛都不就,为嘛有鸡尾酒,就为不用下酒菜,有听说喝鸡尾酒就老醋蛰头的吗?所以一进酒店我就问管事的,嗓子冒烟有水喝吗?人家努努嘴,“over there”,意思是在那边。不是,我这人有个毛病,渴了喝酒不喝水。“over there”,他又说一遍。我扭头这才发现,服务台正对面竖着个吧台!我犹疑上前,你这儿,有石块儿吗?石块儿就是威士忌加冰,能单喝的威士忌必上等货色,一般为十年陈奇瓦士,也有人头马XO。调酒师是个牙买加少妇,呼之欲出的身材像洗脸水泼我一身。很快,她把一杯金黄色威士忌加冰连同迷人的微笑,呈送至我面前。我抿嘴一尝,原装XO,如假包换。
  好么,你要玩儿真的那干脆撒开了。早餐之外,其他两餐均要点酒,红的白的软的硬的,英语管蒸馏酒叫“hard liquor”,硬酒。而入夜时分呢,月上柳梢头人约吧台后,各色鸡尾酒,威士忌白兰地,应有尽有。人家酒店也非常配合,吧台林立,有些就设在泳池外海滩边,芳草碧连天。人们泳装半裸,男男女女拥台而坐互致善意,厅里掌灯厅外点明子,就是一种驱蚊的火把,再掏出彩色蜡笔,往天角抹一缕残红描一叶归舟,哎呀,那个心旌摇摇的意境哟。
  就在这时,坏了,我发现摊上事了。当美酒,半裸,火烛,残云,所有这些元素统统归为一体,你闭眼想像一下,谁还能把持得住啊!我头一模感受到原形毕露一词的正面含义,其实我们都是用面具混迹江湖,而把真实的人性伪装起来,生怕被识破,因为那样风险太大,我们会付出巨大的既得利益和机会成本。世间种种规则本质上都为利益的交换订制,基本没有情感的法定地位,情感只能作为利益的附属物,像幽灵一样游走于人际关系的边缘。而此时此刻,喝酒不要钱,没有货币比拟出的世俗地位,酒精的熏陶,撬开人们心底对规则的敬畏,加上浪漫的酮体和落日余晖,人与人在形式上彻底平等了,人类的原形像脱茧的蝴蝶翩翩飞翔了,火烛暗示着原始,海潮提醒着倾诉,什么种族啊地位啊,除了性别,所有尘世的差别顿时消失了,呜呀呀,这如何是好啊,生活可曾这般美妙过?
  如上的所有情景和词汇,无论感同身受还是逻辑推导,都让我自然而然想到天堂二字。天堂几乎是与《圣经》同龄的理想国,与伊甸园相似的乌托邦,是遥不可及的梦想,为此曾诞生过无数伟人和灿烂的思想,却在一杯酒水的鳞光中清晰地折射出来,让我怎不动容,怎不感慨呀。
  我们离美好并不遥远,只要心存善念,就一定会碰到。(2018年3月25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8 ny.uschinapress.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