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陈九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27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浅酒微醉:“井底之蛙”责任在井

已有 187 次阅读3-8-2018 03:28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文/陈九
     井底之蛙是句家喻户晓的成语,典自《庄子》。大概是这样,一眼井里的青蛙对海中之鳖说,哥哥,看我这地界了吗,普天之下皆为我土,高兴可以上蹿,郁闷可以下跳,所有喘气儿的都是我跟班儿,都听我的!海鳖听罢叹口气说,老弟弟呀,知道嘛叫海吗?嘛叫?好么,这不打镲吗。海都不知道你还活嘛劲?千里远不过海,百丈深不过海,甭管天下是旱是涝,大海永远碧波荡漾,海参,鲍翅,老醋蛰头,还有鱼美人,要嘛有嘛吃嘛嘛香。还有,美人儿?有,有个叫天鹅的,绝色美女,演过嘛来着,嘛月传,嘛琊榜,她现在是我们领导,特有范儿。
  青蛙沉默了,天鹅肉嘛滋味?
  后来人们经常用这个成语,来形容没见过世面却耍小聪明的人。小时候跟同学贪玩儿错过考试。老师审我,我还编瞎话——给我老舅拿药,心绞痛,一着急把考试给忘了,我们补考行吗?老师说没问题,太行了。你们分开坐,每人把个墙角,别说话,各人写各人的,考题是,去哪家药房拿的药?还跟我来这套,井底之蛙,见过嘛呀你,你老舅都是我教的。
     还有今年回国头一次尝试高铁,心说有嘛,美国也有快速列车,时速180公里,你再快能快过飞机吗?结果一试方知,原来飞机分天上地下两种,中国高铁就是地上的飞机,我又当了回井底之蛙。
  很显然,千百年来井底之蛙不像句好话,重点在蛙,用蛙的眼界狭窄比喻人的短见。我一直也这么想,可现在流行反思,嘛事都得反着琢磨,一反思我又觉得青蛙挺无辜,人家没招谁没惹谁却横遭耻笑,海鳖大老远跑井边来看牠,说明青蛙人缘儿好。就算牠想吃天鹅肉,有理想是好事啊,凭嘛管人家叫癞蛤蟆,太损了。即便牠说过“天有井大”,这有嘛,能赖青蛙吗,谁从井底下往上看天都井大,有错吗?那是井口太小的缘故,要赖该赖井才对,怪人家青蛙干嘛。
  换句话说,与其用井底之蛙形容人的短见,不如说该成语倒反衬出一种认知方式甚至生存规律。空间环境不仅决定人们的视野胸怀,以及对自身的评价,也制约着生活方式本身。井得水而蛙,与其说凡有水井处必有柳词,不如说凡有水井处必有青蛙更真实。井大则蛙众,井小则蛙孤。《庄子》所指的那只井蛙肯定守得是一眼小井,井小才容易当老大。这正像人类社会,井是蛙的生存方式,而江湖是人类的生存方式,只要凑一块儿,没江湖也要生出江湖来,否则无法生存。上联如果是“一处水井一处蛙”,下联必对“一方江湖一方人”。人类生存之所以需要边界,因为要建立秩序,井蛙如若真听信海鳖的忽悠回归大海,或许能吃上天鹅肉,但也不排除被大鱼吃掉的可能性。孤独孤独一孤就独,与主体分离过久就容易自成体系,此乃本性使然。让井蛙开眼界绝不能指望、牠去看海,而应让海水涨潮漫过水井,水井没了,井底之蛙自然也就开阔了,这才是江湖之道。
  常言道人人都有局限性,不是不想开阔,根本上说是不愿开阔。生存的安全感来源于斯,关起门来自吹自擂的面子来源于斯,谁不知道开阔往往是以否定自身为代价的,凭嘛呢,就青蛙吧,我是青蛙我怕谁啊。(2018年3月4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8 ny.uschinapress.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