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罗文辉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3000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罗文辉官方群:上饶市供电公司和信州区供电公司为其非法停电诡辩:罗文辉的家庭用电事 ...

已有 47 次阅读7-4-2018 12:13 AM |个人分类:联络员|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供电, 非法, 停电, 乱收费, 聂辰席

罗文辉官方群:上饶市供电公司和信州区供电公司为其非法停电诡辩:罗文辉的家庭用电事实不适用“不安抗辩权”!













针对上述图片(截图、照片)中的上饶市供电公司和信州区供电公司出具的不正式文件(未盖公章),罗文辉官方群依法辩护如下:

首先,网名为“罗文辉”的侨报网侨报纽约博客发布的《罗文辉官方群:上饶市供电公司和信州区供电公司违法停电,谁之过?》中提及了中央级法规《电力供应与使用条例》和中央级法规《供电营业规则》。然后,经翻阅这两部中央级法规的全部内容,没有看到这两部法规中有说明“政企分开后,《电力供应与使用条例》和《供电营业规则》将失效或不适用”的类似内容。同时,上述图片(截图、照片)中的上饶市供电公司和信州区供电公司出具的不正式文件(未盖公章)也未提及有任何中央级行政文件或司法规定说过“政企分开后,《电力供应与使用条例》和《供电营业规则》将失效或不适用”的类似的话。就是说,没有任何一部中央级法律法规或中央级行政文件中说过“电力企业在没有特权的情况下,可以违反《电力供应与使用条例》和《供电营业规则》”,就像普通百姓一样,如果没有特权的电力企业可以违法,那么没有特权的普通百姓也可以违法。否则,凭什么只许州官放火,而不许百姓点灯?因而,上述图片(截图、照片)中的上饶市供电公司和信州区供电公司出具的不正式文件(未盖公章)中第一条“相关法律法规背景”纯属供电公司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臆想出来的理由。

不仅如此,上述图片(截图、照片)中的上饶市供电公司和信州区供电公司出具的不正式文件(未盖公章)第一条“相关法律法规背景”中提及“电费保证金”。在这里,罗文辉官方群提出两点:一、罗文辉的用电房子很老,说明罗文辉是老用户,而老用户在初次入户用电的时候会没有交电费保证金吗?尽管在罗文辉搬入这个房子之前,是另外一个用户在居住。可是,后来居住的用户理应有对之前居住的用户交纳的电费保证金的继承权啊!何况,上饶市供电公司和信州区供电公司没有拿出任何证据证明罗文辉或在罗文辉搬入这个房子之前的用户或再前面的用户没有交过电费保证金,又怎么能说罗文辉所住的房子在投入使用之日起没有交过电费保证金呢?而且,上述图片(截图、照片)中的上饶市供电公司和信州区供电公司出具的不正式文件(未盖公章)第一条“相关法律法规背景”中也提及供电部门是从2000年开始不再收取电费保证金,而罗文辉所住的房子那么老,在2000年以前就建成并售卖给人民了,其电费保证金自然是在签约用电的时候已经交过了,否则供电公司不可能对2000年以前建成并使用的房子供电。(PS:这么明显的因果关系,连弱智都看得出来——对于2000年以前的老房子,没有交过电费保证金的情况下(这是因),供电公司不可能供电(这是果),而事实上,供电公司至今都在供电(这是果),可见,罗文辉所住的2000年以前的老房子交过电费保证金(这是因)——日常生活经验法则: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这是根据已知事实和日常生活经验法则规定出来的另外一个事实。针对民事纠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九条规定,下列事实,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三)根据法律规定或者已知事实和日常生活经验法则,能推定出的另一事实”。公开资料显示,经验法则,是指人们从生活经验中归纳获得的关于事物因果关系或属性状态的法则或知识。)二、虽然《供电营业规则》第八十二条规定了“用户应按国家规定向供电企业存出电费保证金”,但是《供电营业规则》和其他中央级法律法规并未作出“用户没有存出电费保证金就要受到任何制裁”的类似的规定,也没有作出“如果用户没有存出电费保证金,供电企业可以违反法律法规或不按国家规定的程序对欠费用户停电”的类似的规定。而上述图片(截图、照片)中的上饶市供电公司和信州区供电公司出具的不正式文件(未盖公章)第一条“相关法律法规背景”中提及“如果用电用户没有交电费保证金,供电公司就对其实施违反中央级法规《供电营业规则》和《中央级法规《电力供应与使用条例》规定的国家对欠费用户规定的停电程序进行一欠费就停电的停电活动”,明显是反党反国家的内容:供电公司说过如此违反党和国家制定的法律法规的话,不是反党反国家,又是什么呢?这,就像合同当事人一方违法而另一方跟着违法一样:只要别人违法,我就违法。在此,罗文辉官方群不禁质疑了:这种强盗逻辑,只有供电公司才有吗?可见,上述图片(截图、照片)中的上饶市供电公司和信州区供电公司出具的不正式文件(未盖公章)第一条“相关法律法规背景”中的内容纯属扯淡、放屁!

其次,上述图片(截图、照片)中的上饶市供电公司和信州区供电公司出具的不正式文件(未盖公章)第二条“现停电流程法律依据”提及“不安抗辩权”,还提及“《合同法》第六十八条规定就是法律赋予人民的‘不安抗辩权’”。

我们先说说“不安抗辩权”。上述图片(截图、照片)中的上饶市供电公司和信州区供电公司出具的不正式文件(未盖公章)第二条“现停电流程法律依据”说:“不安抗辩权”是指在有先后履行顺序的双方合同中,先履行义务的一方有确切的证据证明对方在履行期限到来后,将不能或不会履行债务,则在对方没有履行或提供点担保前,有权暂时中止债务的履行。可见,构成“不安抗辩权”有两个要素:1、合同中必须明确写明了先后履行顺序。至于罗文辉所住的老房子的曾经的住户与供电公司有没有签过写明“先后履行顺序”的合同,罗文辉就不得而知了,但是,上饶市供电公司和信州区供电公司一定知道:因为供电公司的合同保存科室保存了不同时期的用电协议!可是,上饶市供电公司和信州区供电公司没有拿出供电公司制定的在2000年以前和2000年以后的不同时期的用电协议,也就不能证明罗文辉与供电公司之间的用电协议中有“先后履行顺序”的约定内容。2、退一万步说,就算罗文辉与供电公司之间的用电协议用电协议中有“先后履行顺序”的约定内容,供电公司有什么确切的证据足够证明罗文辉在履行期限到来之后,就不能或不会履行债务呢?既然上饶市供电公司和信州区供电公司都拿不出确切的证据足够证明罗文辉在履行期限到来之后,就不能或不会履行债务,那么,“不安抗辩权”在上述图片(截图、照片)中的上饶市供电公司和信州区供电公司出具的不正式文件(未盖公章)第二条“现停电流程法律依据”中不就是强词夺理的理由吗?

另外,罗文辉官方群提示,百度百科介绍,不安抗辨权,是指在有先后履行顺序的双务合同中,应先履行义务的一方有确切证据证明对方当事人有难以给付之虞时,在对方当事人未履行合用合同履行提供担保之前,有暂时中止履行合同的权利。规定不安抗辩权是为了切实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防止借合同进行欺诈,促使对方履行义务。

说完“不安抗辩权”,我们来说说“不安抗辩权的法律依据之《合同法》第六十八条的规定”。《合同法》第68条第一款规定,应当先履行债务的当事人,有确切证据证明对方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中止履行:(一)经营状况严重恶化;(二)转移财产、抽逃资金,以逃避债务;(三)丧失商业信誉;(四)有丧失或者可能丧失履行债务能力的其他情形。从中,我们看出:中止履行合同义务之前,必须由确切证据证明对方有下列情形之一:(一)经营状况严重恶化;(二)转移财产、抽逃资金,以逃避债务;(三)丧失商业信誉;(四)有丧失或者可能丧失履行债务能力的其他情形。既然如此,信州区供电公司和上饶市供电公司就有举证的责任,而上饶市供电公司和信州区供电公司没有拿出确切的证据足够证明罗文辉有“经营状况严重恶化”或“转移财产、抽逃资金,以逃避债务”或“丧失商业信誉”等与商业失信有关的情况,也就无权暂时停电。何况,《合同法》第六十八条的规定的可以中止履行的情形都是与商业有关的信誉情形,而罗文辉是自然人,其所住的房子属于居民居住的房子,又不是商业用房。何况,罗文辉与供电公司之间的用电协议也没有提及罗文辉所住的房子是商业用房而非居民自己居住的住房。可见,《合同法》第六十八条规定明显不适用罗文辉的家庭用电。就是说,“不安抗辩权”不适用家庭用电,而只适用商业用电!

另外,《合同法》第六十八条第一款规定中提及“先履行债务”。根据因果关系,有“先履行债务”,就有“后履行债务”。然而,如果罗文辉是履行债务的一方,就是“后履行债务”,而供电公司就“先履行债务”。公开资料显示,债务,‘‘债权”的对称。是指债的法律关系中,债务人依法对债权人所承担的为一定行为或禾为一定行为的义务。如在买卖合同中,出卖人有将出卖的物品交付买受人的义务,这就是为一定行为的债务。又如在出版合同中,作者有不再将稿件交付第三人出版的义务,这就是不为一定行为的债务。债务的履行就是债权的实现,债务和债权共同构成债的内容。债依不同的标准划分具有不同的种类。依发生根据不同可分为合同债务和非合同债务,因债务人的多少可分为单一债务和多数债务,因债务人之间的责任关系可分为按份债务的连带债务,因债的履行的选择性可分为原简债务和选择债务。可见,供电公司欠了罗文辉的电,才要先履行债务!

既然家庭用电不适用《合同法》第六十八条,那么《合同法》第六十九条也不适用家庭用电了——因为《合同法》第六十八条是因,而《合同法》第六十九条是果!何况,上述图片(截图、照片)中的上饶市供电公司和信州区供电公司出具的不正式文件(未盖公章)第二条“现停电流程法律依据”也说了:“《合同法》第68条规定了行使不安抗辩权的具体内容和条件,第69条规定了行使不安抗辩权的程序和结果。”既然《合同法》第六十九条不适用家庭用电,那么《合同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就与罗文辉和供电公司无关了!

接着,上述图片(截图、照片)中的上饶市供电公司和信州区供电公司出具的不正式文件(未盖公章)第二条“现停电流程法律依据”说:“用电方在合同规定期限内没有按约定交纳电费,经催交后,仍未能交纳,其行为本身就已经证明用电方丧失商业信誉。根据《合同法》不安抗辩权的规定,就可以大大地缩短欠费停电的时间,使原来的至少30天后才能停电,缩短为当用户欠费时,在供电企业通知用户后,用户仍未交费时,就可依法停电,避免更大的电费损失,保护电力企业的合法权益”。那么,事实是什么呢?众所周知,用电协议中没有约定过交纳电费的时间。何况,罗文辉的住房是开发商在2000年以前就建成的老房子,而罗文辉继承的原来的住户与供电公司签订的用电协议是在政企分离之前签订的用电协议。既然如此,政企分离之前的供电公司怎么会知道供电公司将会政企分离呢?既然供电公司无法预知供电公司将会政企分离,在罗文辉继承的原来的住户与供电公司签订的用电协议是在政企分离之前签订的用电协议又怎么会有“交费时间”的约定呢?可见,上饶市供电公司和信州区供电公司的总经理们是脑残啊!何况,家庭用电不适用《合同法》赋予的“不安抗辩权”,上饶市供电公司和信州区供电公司只能按照中央级法规《电力供应与使用条例》和中央级法规《供电营业规则》规定的国家程序对欠费用户进行停电,否则何来“依法停电”呢?难道,供电公司可以给国家立法了吗?这么一来,供电公司是要造反吗?同时,由于罗文辉在2018年5月26日已经交过电费了,而2018年5月26日以前发送的停电信息不能算在2018年6月需要交纳的电费的交费活动中。因而,在2018年6月,上饶市供电公司和信州区供电公司只发了两次短信类型为“停电信息”的短信,而2018年6月中的第一次停电信息的短信是在2018年6月19日发送的。这么一来,罗文辉官方群不禁质疑了:“供电公司用户经理方斌不是说供电公司通过上饶电视台发了广告,说每个月在25号是交纳电费的时间吗?那么,6月19日发送停电信息是什么意思呢?这,不就是赤裸裸地乱停电吗?狗日的!”据网名为“罗文辉”的侨报网侨报纽约博客发布的《罗文辉官方群:上饶市供电公司和信州区供电公司违法停电,谁之过?》中的图片(截图、照片)显示,2018年6月29日8:43,供电公司发了“停电信息”的短信,而在2018年6月29日8:56发了已经停电的短信。从最后一次发送停电信息的短信到已经停电的短信之间才相隔10分钟左右。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用户怎么可能那么快交电费?何况,在这次停电的前一天晚上十点,罗文辉用微信交电费的时候,微信提示:“暂时无法缴纳,请联系公共事业单位”。据微信平台发布的信息显示,“缴费时出现‘暂停缴费’的现象,是因为缴纳单位系统升级。”可是,上述图片(截图、照片)中的上饶市供电公司和信州区供电公司出具的不正式文件(未盖公章)显示了“户名脱敏”。看来,之所以会乱停电和在晚上交不了电费,是因为供电公司把罗文辉列为敏感用户了。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6月5日,即在“小鲁迅001”的新浪博客解封之后不久,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局长聂辰席会见了中国移动董事长尚冰,而且国网公司也参加了这次会谈。如果按照常规程序,管广播和电视的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压根就没有对国网(“国家电网”的简称)公司、中国移动的管理权。而身为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一把手聂辰席如此越权地会见中国移动和国网公司,难免有不法嫌疑。加上上述事实,国网公司对罗文辉乱停电的目的,就是为了破坏罗文辉的电脑,从而让罗文辉无法上网发言。而之所以会见中国移动董事长尚冰,是因为聂辰席要了解罗文辉与中央首长之间的事情。是啊,据网名为“罗文辉”的侨报网侨报纽约博客在此之前发布的文章介绍,“小鲁迅001”的新浪博客被封杀之前不久,经常被停电,而对电表、电闸采取了保护措施之后,“小鲁迅001”的新浪博客就被封杀了。接着,不久,“小鲁迅001”的新浪博客解封了,供电公司(即国网公司)又对罗文辉非法停电了。这,就更加证实了:“小鲁迅001”的新浪微博和新浪博客被暗杀都是聂辰席搞的鬼,甚至连国网公司对罗文辉乱停电、乱收费都是聂辰席搞的鬼!由此,上述图片(截图、照片)中的上饶市供电公司和信州区供电公司出具的不正式文件(未盖公章)第四条“目前使用的交费模式”纯属放屁、扯淡:众所周知,智能交费(即“费控模式”)尚在试行阶段,并未完全普及。既然如此,上述图片(截图、照片)中的上饶市供电公司和信州区供电公司出具的不正式文件(未盖公章)第四条“目前使用的交费模式”中说的“原《条例》、《规则》中规定的催费方式及停电流程主要针对‘先用后买’这种付费方式(每月定期由抄表员上门抄表,然后再结算收费模式),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及智能电表的全覆盖,现江西省所有电表已实现了远程自动采集,公司每日自动采集用户电表零点示数,计算出实时电费,我公司从2016年开始大力宣传推广智能交费至2017年底已基本实现全市低压居民用户智能交费全覆盖(即“先买后用”购电制,电是商品,“先买后用”是商品交易的基本规则,同时智能交费也是供电企业配合政府部门提出的‘打造智慧城市服务体系’),经过政府相关部门批复同意后开展实施的,这种交费方式就像‘预存手机话费’一样,存多少,用多少,系统会根据客户每日用电情况自动算费,费用不足时进行预警,欠费时系统自动实施中断供电,交费后恢复供电。因考虑到在智能交费实行初期,很多用户有个适应过程,因此我公司目前尚未开通电表自动跳闸功能,仅对多次提醒仍未缴费的用户,经批准后分批分次进行停电。”看到这里,罗文辉官方群不禁质疑了:“哪种规则规定‘先买后用’才是商品交易的基本规则呢?如若如此,信用卡消费不就是违反了这个所谓基本规则吗?因而,这个基本规则是供电公司一家给全世界定下的规则吧?牛逼哈!中国的供电公司都能给世界定规则了!这是要对全世界造反啊!况且,按照消费保护方面的法律法规的规定,消费者有消费知情权和消费选择权。既然如此,供电公司如此单方面地将所用低压用电用户都改为‘费控用户’,就侵犯了消费选择权,而且没有事先告知消费者,还侵犯了消费知情权。不仅如此,‘费控模式’还处于试行阶段而非普及阶段,供电公司如此迫不及待地普及‘费控模式’,有何居心?等到了普及阶段,也不能以侵犯消费选择权和消费知情权为代价而蛮横地普及‘费控模式’,否则就是非法普及。就像一个人写了一本书:写了书之后,必须依法出版,而不能非法出版!不仅如此,用电和通信是有区别的:对于通信,采取‘存多少用多少’的方式收取话费,不影响交了话费之后的通话,也不会对通信客户的财产物品(简称财物)造成损失——如,不会破坏了通信客户的手机。可是,如果用电也这么收取电费,甚至提前收费,用电的电器,如电脑、空调,不就会因经常停电而损坏吗?起码,任何一家修电脑的公司都知道:经常停电,会损坏电脑。可见,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而经常用电脑的供电公司能不知道吗?既然如此收费容易诱发提前收费等胡乱收费的现象的产生、破坏用电客户的财物等不利于人民的正常用电的现象的出现,罗文辉官方群呼吁:停止这种损人(损失人民的利益)利己(利于供电公司的利益)的收取电费的方式!何况,这种收费方式尚在试行阶段,只要客户提出异议,供电公司必须停止对客户采取这种收费方式。何况,客户有法律赋予的消费选择权!再说,客户又不是供电公司的奴隶,凭什么要听供电公司的话而必须选择‘费控模式’呢?而且,上饶市供电公司和信州区供电公司是在罗文辉投诉乱收费之后,在未告知罗文辉的前提下,擅自将罗文辉的用电类型改为‘费控’,赤裸裸地侵害了罗文辉的消费知情权和消费选择权!不仅如此,用电协议中也没有提及‘费控’,更没有说过供电公司可以擅自改变用电类型。既然如此,供电公司不就是恶意破坏罗文辉的电脑等家用电器吗?再说了,上饶市供电公司和信州区供电公司不是说他们这么做,经过了政府部门的批复吗?既然敢说,就拿出批复文件出来啊!连批复文件都拿不出来,凭什么说经过了政府部门的批复呢?况且,政府部门也可能做出非法批复啊!再怎么批复,也只是行政批复,即行政文件的批复。按照‘下位法服从上位法’的原则,当行政文件的内容与法律法规抵触的时候,按照法律法规执行;当地方法律法规与中央级法律法规抵触的时候,按照中央级法律法规执行。可见,行政批复没有多大的执行效力!而供电公司口口声声‘经批准’,就拿出批准的文件,否则只有口头上说说的一面之词,如何认定‘经过批准’呢?”

除此之外,上述图片(截图、照片)中的上饶市供电公司和信州区供电公司出具的不正式文件(未盖公章)第四条“目前使用的交费模式”还说:“经审批后分批分次进行停电,不存在一欠费就停电,因系统下发停电指令时会同时发出停电通知短信,故出现在停电前几分钟收到停电通知短信的情况,针对智能交费用户,公司规定客户经理至少要发送2次及以上停电通知短信方可实施停电。”在此,罗文辉官方群认为:【由于供电公司一会儿说每个月的25号交电费,并开始对欠费用户分批停电,而一会儿其记录显示在当月的19号发了停电信息,明显存在严重的乱停电的现象!何况,罗文辉在每个月的28号交费(除了在2018年5月提前了一天交费),也是在每个月的29号就停电。这么有规律地停电,能是分批次地人工操控的停电吗?而这,是对欠费停电管理的疏忽,还是聂辰席在幕后操纵呢?只有国网公司和有关人士才知道!非但如此,供电公司说“客户经理至少发送2次及以上停电通知短信才可停电,且最后一条停电短信是已经下发停电指令的时候跟随发送的,不算停电短信。既然如此,供电公司在2018年6月才发送了一条停电短信,而且是在2018年6月25日这个交费日期到来之前(即:2018 年6月19日)发送的停电短信。就是说,就算退一万步说,供电公司也没有按照公司规定的停电程序停电啊!再说,既然公司有规定,就拿出公司规定的文件,否则如何认定这是公司的规定呢?就算公司如此规定,而如此规定违反了法律规定的国家程序,就必须纠正啊!而且,国家规定的程序是在停电前的最后一次要提前30分钟通知欠费客户停电,而不是在2018年6月29日停电前10天(即:2018年6月19日)通知客户停电。另外,供电公司也没有在停电通知中告知客户将在具体到哪年哪月哪日哪个时间停电。而这种不定时的临时停电造成的电脑等财物损坏,当然由供电公司承担了——赔偿5000元,以便罗文辉购置一台新电脑。”

最后,说说上述图片(截图、照片)中的上饶市供电公司和信州区供电公司出具的不正式文件(未盖公章)第三条“停电审批及流程”。供电公司说:“《供电营业规则》中第六十七条规定‘应将停电的用户、原因、时间报本单位负责人批准,批准权限和程序由省电网经营企业制定’,并非用户理解的只有省公司才有权批准停电,是指停电前的审批权限及流程由省公司制定,目前我公司的停电流程均通过系统完成,所有系统流程均由省公司统一制定,相关通知短信也均由省公司统一模板统一发送,省公司制定的全省统一的停电审批要求是:停电应履行审批程序,审批过程要在营销业务系统中流转。低压居民客户由班长(专职)审批;低压非居民客户由营销部(客户服务中心)主任审批;高压客户由供电公司分管领导审批;重要客户由供电公司主要领导审批,同时将停电通知书报送同级电力管理部门及省公司营销部。我公司严格按照省公司要求催费停电,不存在擅自违法停电。”在此,罗文辉官方群认为,“罗文辉确实对《供电营业规则》中第六十七条规定‘应将停电的用户、原因、时间报本单位负责人批准,批准权限和程序由省电网经营企业制定’中的部分信息理解有误,仅错误地将停电批准权限所在的地方理解为省国网经营企业。就是说,停电审批权限所在的单位为地方国网经营企业。除此之外,罗文辉没有理解错误!其中,供电公司说‘省公司制定的全省统一的停电审批要求是:停电应履行审批程序,审批过程要在营销业务系统中流转。低压居民客户由班长(专职)审批;低压非居民客户由营销部(客户服务中心)主任审批;高压客户由供电公司分管领导审批;重要客户由供电公司主要领导审批’。由于供电公司没有拿出省国网经营企业如此规定的文件,我们无法认定省国网经营企业作出过如此规定。但是,我们可以依据法律法规的规定,对该规定进行合法性审视:《供电营业规则》中第六十七条规定‘应将停电的用户、原因、时间报本单位负责人批准’,那么,‘专职班长、营销部(客户服务中心)主任、分管领导、主要领导’是地方供电公司的负责人吗?众所周知,企业的负责人就是法人。因而,只有供电公司的法人才有审批的权限,而供电公司说其他人也有审批权限的法律依据在哪里呢?退一万步说,就算省国网经营企业规定法人以外的公司工作人员也有审批欠费停电的权限,而这个规定也只是企业的规定,而不是党和国家制定的法律法规的规定!按照‘下位法服从上位法’的原则,当企业的家规与国法抵触时,国法是‘大规矩’,必须执行‘国法’。可见,省国网经营企业的规定的执行效力没有那么大,否则,江西省供电公司就是在造反,都能给国家立法,都能把‘家法’变成‘国法’,都能把‘小规矩’变成‘大规矩’,都能让‘小规矩’凌驾于‘大规矩’了!”

至于家庭用电和商业用电的区分,就太容易了:如果用电用户为自然人名称,则为家庭用电;如果用电用户为组织机构名称,则为商业用电。而罗文辉所住的房子在供电公司登记的用户名称为自然人名称,罗文辉的所住的房子的用电类型就是家庭用电。

综上所述,罗文辉官方群表示,如此,上饶市供电公司和信州区供电公司还是在依法停电吗?如此破绽百出的诡辩,体现出国企的辩论水平太差了,反而是指鹿为马的水平很高,犯错误的水平很高,高得都违法了、造反了!什么“不安抗辩权”,不过是国网公司的借口,而其原因在于聂辰席要求国网公司把罗文辉列为敏感用户,并对此限制用电,甚至封杀用电、乱停电,以在暗中破坏罗文辉的电脑,使罗文辉无法上网发言!在此,罗文辉发话了:如果聂辰席肯赔偿,随便聂辰席破坏罗文辉的任何财物!否则,聂辰席就停止一切破坏活动,停止一切反人民反革命的造反活动!


附:
1、罗文辉官方群:上饶市供电公司和信州区供电公司违法停电,谁之过?-罗文辉的空间-侨报纽约博客-侨报网: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blog-30004-12296.html
4、不安抗辩权的特点及成立的条件-法律快车合同法-法律快车:http://www.lawtime.cn/info/hetong/buankangbianquan/20110709128203.html
5、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_百度百科-百度:https://baike.baidu.com/item/%E4%B8%AD%E5%8D%8E%E4%BA%BA%E6%B0%91%E5%85%B1%E5%92%8C%E5%9B%BD%E5%90%88%E5%90%8C%E6%B3%95/61754
7、债务_百度百科-百度:https://baike.baidu.com/item/%E5%80%BA%E5%8A%A1
8、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办事服务-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http://www.court.gov.cn/fuwu-xiangqing-827.html
10、总局办公厅、网络司、科技司、国网公司主要负责同志参加了会谈活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局长聂辰席会见中国移动董事长尚冰(2018年06月06日 09:16 政府网站)|聂辰席|中国移动|尚冰_新浪科技_新浪网:https://tech.sina.com.cn/t/2018-06-06/doc-ihcqccip0746286.shtml
11、总局办公厅、网络司、科技司、国网公司主要负责同志参加了会谈活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局长聂辰席会见中国移动董事长尚冰(来源: 政府网站 发布时间: 2018-06-07)-通信标准化协会:http://www.ccsa.org.cn/article_new/show_article.php?article_id=cyzx_376a6998-ca77-5607-6d4b-5b177d9fc86d
12、总局办公厅、网络司、科技司、国网公司主要负责同志参加了会谈活动。-聂辰席会见中国移动董事长尚冰一行-总局要闻-新闻资讯-首页-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新闻出版总署:http://www.gapp.gov.cn/sapprft/contents/6580/379420.shtml
13、360网站名片 新闻出版总署-360安全中心:http://mingpian.360.cn/qp?query=www.gapp.gov.cn&key=012d7bfa29dc47ee82956ea29413de54
14、罗文辉官方群厘清内幕:“小鲁迅001”的新浪博客被封杀或与云南省新闻出版广电局有关-罗文辉的空间-侨报纽约博客-侨报网: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blog-30004-12304.html
15、上饶市供电公司总经理、党委书记遭纪委约谈提醒,源于哪儿?-罗文辉的空间-侨报纽约博客-侨报网: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blog-30004-10982.html
16、罗文辉官方群:中国电信腐败无能,毫无组织纪律;新浪网腐败删帖,必须查封-罗文辉的空间-侨报纽约博客-侨报网: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blog-30004-11708.html
17、罗文辉官方群:“曾令伟”这种闲得蛋疼的行为就像雾霾,竟干些无聊的事情!-罗文辉的空间-侨报纽约博客-侨报网: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blog-30004-12123.html
18、罗文辉官方群:坚决贯彻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精神,切实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网络座谈会上的指示-罗文辉的空间-侨报纽约博客-侨报网: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blog-30004-12306.html
19、罗文辉官方群:知道《上饶晚报》社等机构的所有人对罗文辉的诉求不作为、恶意刁难的缘由了:都是移动腐败案惹的祸!-罗文辉的空间-侨报纽约博客-侨报网: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blog-30004-12307.html
20、罗文辉官方群:小鲁迅001对话全国优秀社会科学普及专家、全省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特批教授、南昌大学教授兼博士生导师、江西省人大内司委原副主任委员、中共江西省委宣传部原常务副部长陈东有-罗文辉的空间-侨报纽约博客-侨报网: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blog-30004-12316.html
21、罗文辉官方群:又光荣又牛逼!华龄出版社迁入全国老龄办了!-罗文辉的空间-侨报纽约博客-侨报网: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blog-30004-12318.html
22、罗文辉官方群:上饶市供电公司和信州区供电公司为其非法停电诡辩:罗文辉的家庭用电事实不适用“不安抗辩权”!-罗文辉的Blog_中国大学生在线_www.univs.cn-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http://uzone.univs.cn/blog/blog_9915555_c2ebf7ywx0nle7mgywx1.html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8 ny.uschinapress.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