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罗文辉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3000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门难进、脸难看、话难听、事难办”的背后暗含政治腐败

已有 79 次阅读10-6-2017 06:16 AM |个人分类:联络员|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门难进, 脸难看, 话难听, 事难办, 政治腐败

“门难进、脸难看、话难听、事难办”的背后暗含政治腐败
——记江西一移动职工被移动老板打击报复而丢失工作事件前后


(百度搜索结果页) 

(中国作家网发表页)

(网名为“洛风荷楠”的网友同志评论)   

(渎职中的公职人员) 


自习近平总书记上任以来,反腐倡廉响彻中华大地。在反腐的过程中,让我们愈加清晰地看到腐败在中国早已根深蒂固。作为国家领导人,习近平同志不负人民的重托,在新中国成立近六十余年之际提出“中国梦”的设想,而“中国梦”在中国确实是一个难以行进的梦。它的实现,是在中国人民反腐惩恶的胜利时刻,是在亿万华夏儿女心连心地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不懈斗争和前进的最后一刻。在习近平同志接受这一时代使命时,江西就发生了一件耸人听闻的事情,而这件事已经严重触及到中国人民的底线——生命。

2015年4月13日下午,一名曾在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江西有限公司上饶分公司食堂工作的陈炉英的儿子小罗以案件代理人的身份向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立案材料,而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不仅保安紧盯着小罗,连立案窗口的公职人员的脸色十分难看。而后,在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吃了无理的闭门羹后,小罗又致电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询问不予立案的理由和“明明就是她接收了我的立案材料,而你们为何说不是”等问题,而法院通过歪曲小罗的行径而拒绝回答小罗的问题,还说了一些令小罗无法理解的难听之言。那么,“门难进、脸难看、话难听、事难办”的背后发生了什么事?

这件事还得从2014年7月8日当天说起。那天,在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江西有限公司上饶分公司食堂工作的陈炉英被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江西有限公司上饶分公司综合部主任周伟庆以“你儿子在网上举报过我”为由强行开除。一家三口的陈炉英一家就靠陈炉英这微薄的打工收入维持生计,而周伟庆竟出于打击报复的心理而强行开除陈炉英,使原本忍气吞声地为周伟庆隐瞒了多年的关于周伟庆贪污腐败事情的陈炉英既愤懑又无助。他的儿子小罗看到她无可奈何地抱怨,不忍心地为她出谋划策。与母亲陈炉英交谈后,小罗发现周伟庆不仅贪污了公司百余万的装修款,还常年贿赂地方官员。非但如此,在同陈炉英签订合同时,周伟庆采取了强硬态度,拒绝向陈炉英等员工提供《工作时间表》,还让陈炉英等员工误以为是直接同移动公司签订劳动合同。直到周伟庆强行开除陈炉英后,陈炉英才认真看过同移动公司签订过的劳动合同,并发现劳动合同的落款是“上饶市哥弟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于是,小罗通过“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到上饶市哥弟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没有在注册时申请“劳务派遣”这一经营范围,就以此认定上饶市哥弟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同陈炉英签订的劳动合同为非法的劳动合同,也就等于没有签订过有效合同。

对中国法律谙熟的小罗发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的规定,其母陈炉英的情况属于“用人单位在无形中与劳动者签订了永久的劳动合同”,而单方面毁约应当承担永久的劳动赔偿。同时,根据《江西省劳动力市场管理条例》第二十七条规定的“用人单位与被录用人员依法签订劳动合同之日起15日内必须按国家规定办理合同鉴证等有关用工手续”,而小罗的母亲陈炉英与用工单位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江西有限公司上饶分公司所谓依法签订的劳动合同是陈炉英在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江西有限公司上饶分公司食堂工作半年后签订。为此,小罗向上饶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递交劳动争议材料,而上饶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的郑峰像毫无顾忌的老虎一般,直接说“现在的社会不是法治社会”,使小罗只能理解为“现在的社会还是人治社会”,并争执不休。在争执一番后,上饶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院长李继炎要郑峰受理陈炉英同移动公司的劳务纠纷案。

在上饶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审理了此案时,被告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江西有限公司上饶分公司和上饶市哥弟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没有就劳务纠纷一事进行反驳,而是谈到陈炉英上过江西卫视的《金牌调解》,刻意引开话题,而又出示了不疼不痒的伪证。上饶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的裁决也如上饶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的郑峰所言的“怎么可能依法办事?!法律对我们来说是高要求,能拿到经济补偿金就不错了”,陈炉英只拿到了上饶市哥弟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赔偿的9000元,还少赔了600元的经济补偿。随即,小罗将此事同照片一起发到网名为“小鲁迅001”的新浪微博上,却遭到信州区公安局东市派出所派出的两位分别自称杨姓、蔡姓的民警的非法干预。在二位警员的劝阻时,杨姓警员因一来电而出门接听,而小罗听到该警员对来电的人说“顾总,我来到罗文辉家。事情快办好了”,不得不令小罗联想起上饶市哥弟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的顾鹏,不得不想到不能想的那一幕。

事后,不服判决的陈炉英在法定期限内向信州区人民法院上诉,而信州区人民法院执意要求陈炉英删除起诉状中的部分内容才肯立案——这不是活生生地要挟吗?立案后,信州区人民法院郊区庭的郑法官审理了此案,又拖延近半年都不发判决书给原告陈炉英。得知此事后,小罗于2015年3月23日向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诉讼服务中心立案大厅3号窗口递交了立案材料。过了法律规定的立案材料审核期限后,小罗多次走访、电话询问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立案进展和接收材料的公职人员泄露材料内容的原因,而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不知道”、“接收材料的同志请假了”、“接收材料的同志不在”等各种理由推诿。

为了帮母亲维权,为了拯救世道人心,小罗求助上饶晚报社、江南都市报社、江西晨报社、信息日报社、新法制报社、江西日报社、大江网、今视网等江西省内媒体,均遭拒绝。在面对这些应该担起监督义务而拒绝帮助的媒体下,原本不强大的小罗显得更加脆弱,甚至绝望,绝望地含着泪,深陷于有理无法说的窘境。

小罗的遭遇,让我们看到“门难进、脸难看、话难听、事难办”的背后暗含的是政治腐败,是一个正直的年轻人在恶俗的世道间无助、无望的微小的形象。而小罗还不间歇地一次次举报、一次次上诉,更是一只觉醒的“东方雄狮”对人心的拷问。

(转载自:中国作家网、搜狐)


附:
1、 “门难进、脸难看、话难听、事难办”的背后暗含政治腐败——记江西一移动职工被移动老板打击报复而丢失工作事件前后_小鲁迅001_新浪博客-新浪网:http://blog.sina.com.cn/s/blog_6d84a4180102xleo.html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7 ny.usqiaobao.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