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罗文辉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3000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中国人民:辛士红是专制的狗,还是民主的敌人

已有 73 次阅读10-6-2017 05:38 AM |个人分类:联络员|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中国, 人民, 专制, 民主

中国人民:辛士红是专制的狗,还是民主的敌人


      2015年2月15日13时18分13秒,一篇题为《西方对中国发动颜色革命的“白蚁战术”》 的充斥主观色彩的烂文被中国网军事频道的编辑从《国防参考》杂志转载,而我看到这个标题的第一感觉是大抵有人又在“瞎搞”。果不其然,平心静气地看完这篇下三滥的烂文后,我便气不打一处来,而这气不是单纯的个人情感,而是饱含亿万国民的无奈之气,是近代革命以来为国叹息之气。
     《西方对中国发动颜色革命的“白蚁战术”》写得真“好”啊!什么“心胜则兴,心败则衰。敌对势力要搞乱一个社会、颠覆一个政权,往往先从意识形态领域打开突破口,先从搞乱人们的思想下手”、什么“‘宁可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假如用这句话来励志,颇能温润人心。但美国‘第五纵队’的一位华人骨干,却把此语奉为实施‘颜色革命’的圭臬,想来令人震惊”、什么“苏联解体前夕,从公开出版物到日常交流,人们可以尽其所能地嘲讽本国的政治制度,嘲笑本国的辉煌历史,嘲弄本国的英雄人物,弥漫着一种非理性的情绪”、什么“一位前苏联的学者说:‘理性思维是有弱点的,通过操纵可向其中灌输'病毒程序',促使人们背离明显的事实而接受谬误、有时甚至是荒唐透顶的结论。’所谓‘病毒程序’,就是通过颠倒黑白、制造混乱、破坏记忆,让一个民族逐渐失去精神支柱、国家认同,走上自我毁灭的道路”、什么“一位海外留学多年的青年感叹:‘能在网络上大肆污蔑造谣自己国家、民族和执政党的,恐怕这世上中国算是个奇葩。’不是吗”、什么“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什么“上甘岭已危,十五军安在”、什么“篱笆扎得紧,野狗钻不进”……这些好词、烂语被这篇烂文的炮制者一股脑地用上,却不分门别类,以致于诸如本意为“西方资本主义阵营的精神残渣对我毒害”的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艾伦 ·杜勒斯在美国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的那段讲话歪曲为“歌手王芳在舞台上穿著军装唱爱国歌曲,就被网上恶毒地谩骂;周小平参加了一次文艺座谈会,就成了网上造谣围攻的对象;当举国为第一艘航母引以为豪时,有‘大V’反讥‘搞航母不如养老母’;当社会崇尚英雄、学习先进时,有公知跳出来一个劲儿地丑化他们”……实际上,艾伦 ·杜勒斯说的“人的脑子,人的思想,是会变的。只要把脑子弄乱,我们就能不知不觉改变人们的价值观念,并迫使他们相信一种经过偷换的价值观念”这句话是他在美国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的那段讲话中的一句,且通读他说的整段话后不难理解其意在“希望借精神残渣毒害中国人”,而《西方对中国发动颜色革命的“白蚁战术”》这篇烂文的炮制者却故意断章取义,只截取其中的一句话并加以歪曲,将专制下的“军奴”王芳、擅长抄袭舞弊和拍马溜须的社会“垃圾”周小平、建国近六十六年才从国外购置了一艘披着“国产”外衣的航母、花钱买来的“英雄”和“先进”与之混同,试图混淆后来者在无知情形下的视听。
      素有“小鲁迅”之称的当代无产阶级革命家罗文辉同志曾说过“烈士的鲜血白流了”,说的不正是一个又一个王芳、周小平、“航母”、“英雄”、“先进”将近代革命的烈士们用生命换取的“民主”、“自由”、“平等”、“法制”毫不留情地践踏、蔑视,甚至造谣、诋毁、污蔑吗?他们打着所谓“爱国”的名义,对坚守烈士的意志、革命的真谛、人民的众望的知识分子、进步青年进行惨绝人寰的“轰炸”、“奸杀”,不分青红皂白地将他们的心一次又一次地踩在地上,随意践踏人民对“生”的小小要求、肆意蹂躏民众的生命,一次次地恐吓民众、威胁人民。我不知道这样的国家还能存在几时?我也不知道降临在这样的国家的人民还能忍受得住几时?我更不知道这样的国家的狗还能横行得了几时?
      自古以来,坊间都有这么一句话:“坏人脸上不会写着‘坏人’两个字”,而《西方对中国发动颜色革命的“白蚁战术”》中的“篱笆扎得紧,野狗钻不进”这句话恰似应证的不正是这个道理吗?一个打着“爱国”的专制下的奴才狗在疯狂地乱叫、乱咬,恨不得将所有坚守正义的仁人志士一网打尽,铲除异己。如此一来,国人不得不想起历史上的赵高、魏忠贤、高力士、李林甫、严嵩、贾似道、李辅国、和珅……不得不想起他们奸佞横敛的过去,不得不想起有着“袁世凯血统”的中国人渣。
      作为著名人文学者的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北京大学资深教授兼博士生导师钱理群同志曾在一次专题研讨会上说过“我们的一些大学,包括北京大学,正在培养一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这种人一旦掌握权力,比一般的贪官污吏危害更大”这段话,而这段话不是在说当今中国的很多大学所教育的理念是“教人功利”这一错误的理念,而是在说当下很多大学所教育的对象是在中小学时期已被世俗污染后的“毒果”,是当下教育体制的痹症。为什么我要将钱理群同志的这段话放在这里?原因在于王芳、周小平、“英雄”等这些人不是他们自吹自擂的“高尚人士”,而是带有浓厚的功利味儿的借着“爱国”曲解“爱国”以打压异己、打压真正的爱国人士,不断地制造“白色恐怖”,不停息地炮制所谓的“叛国行为”。
      非但如此,《西方对中国发动颜色革命的“白蚁战术”》这篇烂文还有很多“打压异己”的渲染被其歪曲过的爱国话语,竟然连一个在西方留学的青年学子的话都能被炮制者利用,可谓其“滥用之实路人皆知”啊!
      相比之下,身为社会研究家的美国芝加哥大学社会学系终身教授赵鼎新同志的那篇《当今中国会不会发生革命?》以理性的视角看待社会现状和冷静地分析社会矛盾,将社会发展规律和变革的必然要素通过历史发生过的重大事件有条不紊地揭开。一些像《西方对中国发动颜色革命的“白蚁战术”》这篇烂文的炮制者的利己主义者们大抵会不解:“凭什么说赵鼎新的《当今中国会不会发生革命?》是一篇理性论证的说理文章,而《西方对中国发动颜色革命的“白蚁战术”》是一篇带有极强的主观色彩的乱咬的烂文呢?”
      不急,且听我一一道来。要说《当今中国会不会发生革命?》是一篇烂文的话,说这句话的人一定是不分黑白、不明是非的“功利主义”的人渣。《当今中国会不会发生革命?》这篇说理文章分为“革命为甚么会发生:理论简述”、“合法性和政权的稳定性”“有关中国政府合法性的经验研究”、“当前中国的问题所在──合法性问题”、“中国的前途”五个部分,通过研究的大量的古今中外的资料有理有据地分析,看不到任何主观色彩,可以说是一篇理性地分析的说理文章,而这类文章恰恰能带给读者真实而更为准确的信息。同时,《当今中国会不会发生革命?》的结尾是“但是以上这些有利于缓解社会矛盾激化的因素,完全不可能改变以下的事实:在意识形态和程序合法性严重不足的情况下,执政绩效成了当前中国政府最为主要的合法性基础。因此,即便中国没有马上就发生革命性动荡的危险,只要国家的性质得不到根本性的改变,再发生一次革命的危险在中国始终存在。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人自己的代价’的确‘没有付够’”说的不是“中国人自己犯贱以要继续牺牲性命”,而是在说“中国的专制一日不除,国人就一日在奴役与被奴役中度过不公的时间,而被奴役的国人的一代又一代的生命被不公地剥夺后必然会在某一历史时刻觉悟,进而势必掀起新一轮的国内革命”。然而,“革命”不是像无纪律的强盗那样抢劫害人,而是生活在底层的人民的一种自我反抗的争取生存权利的自卫,是被奴役的民众向奴役的权贵无声的控诉与压抑已久的解放抗争。
      现在,我们回首《西方对中国发动颜色革命的“白蚁战术”》这篇烂文。它不是学者所为,说明学术界还是有纯粹的学术人,还是有“是非分明”的值得尊敬的学者。那么,这篇文章竟是何人所作?答案即刻就明了——这篇烂文的署名是“辛士红”的评论员。再一翻查,我们不难发现这篇烂文首发于中央军委的机关报——《解放军报》,而“辛士红”在该报发表的这篇烂文的注明的身份是“解放军报记者”。由此,我们不难推想,这篇烂文的背后是刚被共产党高层瓦解其势力的“江派”,是一个借着“坚持一党专制是中国的唯一选择”的谎言欺骗了国人无数次的利欲熏心地“镇压”过天安门前要求民主的知识青年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是踩在民众的血肉上作威作福的披着羊皮的“恶狼”啊!还在为生存而犯难的人们,还在为口粮而不得已到车辆拥挤的路边清扫的人们,还在被权贵巧取豪夺了财富和机遇而强忍着饥饿的人们,还在被沦为权贵的公检法无理地剥夺生命的人们……你们眼睁睁地凝视着他们,睁大眼睛注视着他们,却怯懦,却寄希望于他们来改变他们,寄希望于他们来改革不公的背后的贪腐,无疑像寄希望于纳粹、寄希望于争夺自己生存这一基本的“奢望”的腐蚀者,无疑像跟敌人说别杀我。而这些不可能实现的期许,带给民众的是失去一次又一次“生”的机会,是失望,是痛苦。
      看罢。迟早有一天,中国人民一定会大彻大悟,一定会奋起反抗。为了底层民众的“生”的期望,为了井然有序的社会秩序,人民会在历史中发现“辛士红是   专制的狗,是民主的敌人”,会在历史的某个时刻发生巨大转变。这一点,不光我,还有很多与我有着人民情怀的无产阶级知识分子,始终坚信着。
(作者:中国人民的守护者)

附:
1、中国人民:辛士红是专制的狗,还是民主的敌人_小鲁迅001_新浪博客-新浪网:http://blog.sina.com.cn/s/blog_6d84a4180102xlel.html 。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7 ny.usqiaobao.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