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罗文辉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3000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罗文辉:江西省肢残人协会副主席王乐秋算哪根葱?

热度 1已有 117 次阅读7-28-2017 03:58 AM |个人分类:曝光晒晒|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罗文辉, 江西, 肢残人, 王乐秋,

罗文辉:江西省肢残人协会副主席王乐秋算哪根葱?











题记:
       王乐秋,一个名副其实的“死胖子”!对于这类人,我在《时间的眼泪》(华龄出版社)中的题为《套子男孩》的这篇小说里做了详细介绍。宁可得罪“死胖子”,也不得罪“天下人”!
——罗文辉(名人大V,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顾问,中国残疾人作家联谊会成员)
 


      2016年上半年,罗文辉同志向中国肢残人协会青年工作委员会办公室的燕卫和骆燕这俩小喽啰咨询加入中国肢残人协会青年工作委员会委员的流程,而这俩人说自费到他们那里去培训一下就可以加入或者找地方省残疾人联合会推荐。于是,罗文辉同志几经周折,找到江西省残疾人联合会组织联络处处长傅国栋(江西省残疾人联合会办公室的人说傅国栋是江西省残疾人联合会组织联络处的处长,而相关资料显示傅国栋只是江西省残疾人联合会组织联络处的副处长),而傅国栋叫罗文辉同志找江西省肢残人协会主席王乐秋(江西省残疾人联合会组织联络处副处长傅国栋说王乐秋是主席,而相关资料显示王乐秋只是江西省肢残人协会的副主席)推荐罗文辉同志,不能直接找他傅国栋。
      找到王乐秋之后,腐败的噩梦开始了:2016年夏,罗文辉同志找到王乐秋之后,王乐秋叫罗文辉同志把个人介绍的资料发给她,而罗文辉同志将之前发过给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的负责招收中国残疾人作家联谊会成员的负责人的罗文辉同志的个人介绍的资料发给了王乐秋。可是,王乐秋一直没有回复罗文辉同志。接着,罗文辉同志打电话问王乐秋是怎么回事。王乐秋没有正面回答罗文辉同志的问题,而是叫罗文辉同志联系罗启勋(相关资料显示罗奇勋时任江西省肢残人协会青年工作委员会主任),并告诉罗文辉同志说,罗启勋的电话是:13177893599。
      俗话说,胳膊拧不过大腿。罗文辉同志只能听王乐秋的话,去找罗启勋。而罗启勋叫罗文辉同志把罗文辉同志的个人介绍的资料发到他的QQ邮箱里。当罗文辉同志把罗文辉同志的个人介绍的资料发给罗启勋后,罗启勋和王乐秋一样,没有回复罗文辉同志。直到2017年7月的前两天,罗文辉同志联系王乐秋,质问她叫罗文辉同志找罗启勋的动机是什么?(即:罗文辉同志问王乐秋,罗启勋为什么没有回复罗文辉同志,且他的电话也已经打不通了?)而王乐秋回答说:“罗启勋离职了。”同时,王乐秋说:“我没有叫你找过罗启勋。”看罢,王乐秋开始沦为“文革余孽”了:如果不是王乐秋叫罗文辉同志找罗启勋,而罗文辉同志怎么可能会有罗启勋的手机号呢?况且,罗启勋只是江西省残疾人协会青年工作委员会的一个小小的主任,其介绍在互联网上少得可怜。换言之,如果没有王乐秋告诉罗文辉同志有罗启勋这个人,罗文辉同志连罗启勋这个人有没有在这个世界上都不知道,可见罗启勋是多么小的人物啊!狗血的事情还在后头:紧接着,王乐秋开启了“文革模式”:“你怎么联系我?是谁叫你找我的?”而罗文辉同志说:“江西省残疾人联合会组织联络处的傅国栋叫我联系你的,而且是他把你的手机号给我的。之前是江西省残疾人联合会办公室叫我找组织联络处,而在此之前是中国肢残人协会青年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叫我找江西省残疾人联合会。”听完,王乐秋还没有思索,就武断地说:“不可能!你在骗我!”之后,罗文辉同志联系傅国栋,问他怎么办。而傅国栋依然叫罗文辉同志找王乐秋。罗文辉只能再找王乐秋这个“文革余孽”,而王乐秋说这件事不归她管,还说她只是一个副主席。这种套话,明显是推卸责任的套路。见多了潜规则的罗文辉同志,遇到这种“推卸责任的套话”,简直是在罗文辉同志的面前小巫见大巫——班门弄斧了。接着,罗文辉同志又找中国肢残人协会青年工作委员会办公室的那两个人,却被他们推给江西省残疾人联合会。于是,罗文辉同志到中国肢残人协会的网站上看到中国肢残人协会青年工作委员会委员招收的通知,并看到推荐表中只有“省肢残人协会和省残疾人联合会的推荐栏”,并没有“市残疾人联合会的推荐栏”,而王乐秋叫罗文辉同志找上饶市残疾人联合会盖章推荐,明显有故意刁难人民群众之嫌。加之,上饶市残疾人联合会办公室一会儿以“不相信罗文辉说的话的真实性”之由拒绝罗文辉同志,一会儿又以“还要上饶市肢残人协会开会才能推荐”之由(这个理由是罗文辉同志向上饶市残疾人联合会办公室重复告知了中国肢残人协会青年工作委员会办公室所说的“如果市残联不相信,就叫他们去中国肢残人协会的网站看文件”的这句话之后才出现的上饶市残疾人联合会办公室拒绝的理由)拒绝。既然上饶市残疾人联合会办公室以“还要上饶市肢残人协会开会才能推荐”之由拒绝罗文辉同志,那么上饶市残疾人联合会办公室为什么不回答罗文辉同志的质询之“既然要经过上饶市肢残人协会开会,那上饶市残疾人联合会办公室就把肢残人协会的负责人的姓名和电话告诉我”?同时,上饶市残疾人联合会办公室听完罗文辉同志的质询之“既然要经过上饶市肢残人协会开会,那上饶市残疾人联合会办公室就把肢残人协会的负责人的姓名和电话告诉我”之后,为什么还直接挂断罗文辉同志的电话?这不是赤裸裸地堵住通道,又是什么呢?
      对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顾问罗文辉同志有话说:中国残疾人联合会所属的社团之中国肢残人协会、江西省残疾人联合会、江西省肢残人协会和上饶市残疾人协会就是这么对待残疾人群体吗?为人民服务,在他们身上只是一句空话吗?这句话在新中国成立之前就在党内全面传开,而如今依旧有人拒绝执行。试问:这不是赤裸裸地对抗党中央,又是什么呢?
       如此“指鹿为马”而推卸推举的责任,与“文革”何异?小平同志在临逝前的南巡讲话时着重指出:【有些理论家、政治家,拿大帽子吓唬人的,不是右,而是“左”。“左”带有革命的色彩,好像越“左”越革命。“左”的东西在我们党的历史上可怕呀!一个好的东西,一下子被他搞掉了。右可以葬送社会主义,“左”也可以葬送社会主义。中国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文革余孽”是中国共产党的天敌,就像寄宿虫一样,既腐蚀了中国共产党的肌体,而中国共产党又动不了“文革余孽”——好似中国共产党在“文革余孽”面前显得不堪一击。中国残疾人联合会所属的社团之中国肢残人协会、江西省残疾人联合会、江西省肢残人协会和上饶市残疾人协会,就是典型的“文革余孽”!公然与党中央对抗,简直是在找死!
      那么,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残疾人联合会所属的社团之中国肢残人协会、江西省残疾人联合会、江西省肢残人协会和上饶市残疾人协会如此对付人民,究竟是何居心?答案即可明了:从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组织联络部于2017年7月26日在中国肢残人协会的网站上发布的《关于举办中国肢协青工委第六期委员培训班的通知》所附带的“附件:1、中国肢协青工委第六期委员培训班特邀人员名单”中可知:《中国肢协青工委第六期委员培训班特邀人员名单》中的江西地区只有两个人,而这两个人分别是:熊俊和谭小军。经查找发现,熊俊是现任江西省肢残人协会副主席、谭小军是中国肢残人协会青年工作委员会主任兼江西省肢残人协会特约通讯员。看到此处,大家应该心知肚明了:中国肢残人协会青年工作委员会竟然搞官场腐败的那一套:从领导中推选,而非本单位的领导一律靠边站,其目的无外乎迎合本单位的领导的欢心,将本来就不多的名额全给举办单位的领导和推荐单位的领导。那么,“为人民服务”去哪里了?如此行为,究竟是“为人民服务”?还是“为领导服务”?究竟是“清廉”?还是“腐败”?岐山同志曾说过,正人先正己,己不正,焉能正人?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残疾人联合会所属的社团之中国肢残人协会、江西省残疾人联合会、江西省肢残人协会和上饶市残疾人协会如此对待人民群众,如此不把党的话牢记于心、付诸行动,究竟是“正己”?还是在反党?如此目无党国,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残疾人联合会所属的社团之中国肢残人协会、江西省残疾人联合会、江西省肢残人协会和上饶市残疾人协会就是赤裸裸的“反习反党反社会主义”,就是典型的“三反分子”!公然反习反党反社会主义,简直是在自掘坟墓!
      俗话说,见微知著。从细小之处,找寻大问题。中国残疾人联合会所属的社团之中国肢残人协会、江西省残疾人联合会、江西省肢残人协会和上饶市残疾人协会有如此“雄心”,在于其业务主管单位管理不力,管党治党不严,甚至以“只是业务主管”之由推卸管治之责!作为业务主管单位的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如此放纵其系统腐败,究竟是“为人民服务”?还是“为人民币服务”?究竟是“为共产党服务”?还是“为升官发财服务”?究竟是“为社会主义服务”?还是“为资本主义服务”?作为中国共产党的下属机构,中国残疾人联合会不以身作则,不正人先正己,不为人民服务,甚至连对首长的“干孙子”都百般刁难,简直是赤裸裸地公然脱离党的领导,简直是公然败坏党的威信,简直是公然对抗党中央,简直没有把党中央放在眼里、目中无党,公然“反习反党反社会主义”,甚至出现数不胜数的“文革余孽”,实为中国共产党的祸害!而作为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的创始人邓朴方竟然连中国残疾人联合会都管理不力、管党治党不严,还会做什么事情呢?与“寅吃卯粮”之人何异?王岐山同志曾强调,子不教,父之过,干部犯错误、组织有责任。作为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的主席张海迪和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党组书记鲁勇,当然难辞其咎,也难逃“管理不力、管党治党不严”之责!
      从中纪委于近日查处的腐败案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民政部部长李立国先被组织降级,再在中纪委的干预下被组织“引咎辞职”,而理由是:履行管党治党政治责任不力。这件事的背后,有罗文辉同志的极力举报,甚至直接寄给王岐山同志(由中纪委书记办公室签收),可谓举报力度不是不强,而是十分给力!
      近平同志曾在《在第十八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等数次讲话中多次强调:【对那些领导不力、不抓不管而导致不正之风长期滋长蔓延,或者屡屡出现重大腐败问题而不制止、不查处、不报告的,无论是党委还是纪委,不管是谁,只要有责任,都要追究责任】。请注意:是【不管是谁,都要追究责任】!因此,邓朴方即使是小平同志的儿子,也不能沦为制度的“漏网之鱼”;张海迪即使是小平同志亲自推荐的主席,也不能沦为制度的“漏网之鱼”;鲁勇即使有邓朴方这个靠山,也不能沦为制度的“漏网之鱼”!这里的“制度”,指的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制度】,指的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权威】,指的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威信】,指的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政治高度】!如果为某些特殊人物开了口子,什么【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开头的“制度”就是一句空话,就是一个口号。说空话、假话、大话、套话,有谁不会?人人都是“聪明人”,都是揣着“小聪明”而“自以为是之人”,又有谁真正“为国家着想”?又有谁真正“为人民着想”?又有谁真正“为自己的长远利益着想”?
      既然要有威信,就不能为某些特殊人物开后门,否则难以服众,难以给天下人一个交代!
      伟大的思想改革开放的“人民设计师”耀邦同志曾说过:【共产党人,襟怀坦白,光明磊落。什么道理正确,我们就说什么话;什么事情应该干,我们就干什么事情。心底无私,我们何怕之有?】如今,党内腐败丛生,上至国家级干部,下至村官,无一例外。作为红军后代的邓朴方等人,也是如此。面对如此艰难时刻,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更应该率先垂范,披荆斩棘,切不可徇私情、枉法度,否则【天下人将如何看待中国共产党?天下人将如何看待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天下人将如何看待中华人民共和国?】
      小平同志曾说过:【中国共产党人是实事求是的,是敢于面对现实讲真话的嘛。】如今和“文革时期”,依然没有改变的是党内的“浮夸风”、“报喜不报忧”、“谎言连篇”,上至国家级干部,下至村官,无一例外。作为红军后代的邓朴方等人,也是如此。面对如此艰难时刻,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更应该率先垂范,披荆斩棘,切不可徇私情、枉法度,否则【天下人将如何看待中国共产党?天下人将如何看待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天下人将如何看待中华人民共和国?】
      老组织部长陈云同志曾说过:【我们是共产党人,要讲真理,不讲面子!】因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更应该讲真理而不讲面子!抛开中纪委内鬼们所谓的“不能真空论”(即:为了处好人际关系,不得不干一些损害人民群众利益、败坏共产党形象的腐败之事,不得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践行庄子的“慎独”,独善其身,做到符合“举世皆浊我独清”和“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屈原式”爱国标准的工作行为,是“讲真理而不讲面子”的具体行动。
      谁不会说大道理?关键在于【现在的党中央是不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关键在于【党中央有没有践行大道理的勇气和决心】!
      甚至于:2017年7月28日上午,中国行政管理学会副秘书长、《中国行政管理》杂志社副社长、全国政府绩效管理研究会秘书长张定安都对罗文辉同志说“我是混日子的”,还说“在大V(指:罗文辉)面前,我们中南海的人都是混日子的”。同时,前两日,中央首长原保镖兼文秘马云涛在电话中对罗文辉同志说:“我在之前在中南海是跟着首长混的”。
      非但如此,胡锦涛主席的秘书(非大秘)、胡启立办公室主任、正部级中管干部袁守启同志在2017年7月28日上午还在电话说夸赞罗文辉同志所写的《时间的眼泪》一书“很不错”!
      那么,江西省肢残人协会副主席王乐秋算哪根葱?连中南海的同志在罗文辉同志面前都说“只是混日子的”,王乐秋、傅国栋、谭小军、熊俊、张海迪、鲁勇、邓朴方还敢说“自己是一根葱”吗?
 (佚名)



附:
1、习近平就强化问责强调:有权必有责、有责要担当、失责必追究_山东频道_凤凰网:http://sd.ifeng.com/a/20160726/4797986_0.shtml
2、关于举办中国肢协青工委第六期委员培训班的通知-公告通知-中国肢残人协会:http://www.cappd.org/news/show-4347.aspx
4、江西省肢残人协会在南昌召开主席办公会(来源:中国肢残人协会特约通讯员 谭小军)-地方协会-中国肢残人协会:http://www.cappd.org/news/show-2276.aspx
5、[中途之家] : 驭天下、胜在心,南昌“中途之家”参赛首届南昌国际马拉松。(中国肢残人协会青工委主任谭小军 活跃在首届南昌国际马拉松参赛跑友之中。)-生命之歌:http://www.51smzg.com/thread-179151-1-1.html
6、罗文辉:江西省肢残人协会副主席王乐秋算哪根葱?_小鲁迅001_新浪博客-新浪网:http://blog.sina.com.cn/s/blog_6d84a4180102xia1.html 。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Copyright ©2017 ny.usqiaobao.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