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齐凤池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98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舌尖上面有诗歌(组诗)  

已有 540 次阅读9-13-2016 05:30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诗歌

 舌尖上面有诗歌(组诗)
  齐凤池


  一、脆皮黄瓜

 

  黄瓜在餐桌上总是配角
  成为主角
  是被抠去了籽挖去了瓤
  黄瓜皮卷起来
  切成段码成形
  跑龙套的黄瓜
  摇身一变成了诸葛亮
  它的艺名叫脆皮黄瓜
  一个出色的厨师
  有一天爱上了黄瓜
  经过梳理打扮
  给黄瓜安排中餐戏中
  观众不看厨师做什么菜
  就看厨师怎么做
  看你呈现什么
  你呈现的不仅是菜品
  也是人品

 

  二、拌菠菜

 

  开春菠菜
  是去年秋后撒的菜籽
  几天后一层毛茸茸绿油油
  齐刷刷长满了畦
  菠菜苗长到一寸高
  赶上一场雪
  来年开春
  肯定一茬碧绿
  春节后
  雪融化
  土绿的菠菜
  没睡醒
  一场小雨后
  菠菜精神了
  黑绿黑绿的叶子
  挂着水珠
  灌上一畦水
  兑点发酵的粪
  菠菜噌噌地往上窜
  这个季节菠菜是主角
  要吃菠菜赶紧吃
  因为菠菜季节短
  到了菠菜一尺高
  打了籽就老了
  用花椒油拌菠菜
  开水烫一下
  泡在凉水里
  切寸段
  放盐味精蒜末
  将炸好的花椒油倒入菠菜里
  其实,菠菜吃法很多
  我始终探索实践
  人们的饮食
  翻新人们陈旧的舌头

 

  三、拌韭菜

 

  母亲一生平平淡淡
  她把我们养大就是功臣
  母亲活着时
  坐在床上等我做饭
  做饭时
  她的目光跟着我
  从她浑浊的目光中
  流露出血液深处的幸福
  母亲喜欢吃花椒油拌韭菜
  把韭菜洗净
  水开后
  攥着韭菜尖
  把韭菜根放进水里
  随后把韭菜全部浸入水里
  马上捞出
  放入凉水里浸泡
  控出水分
  切寸段
  放在盆里
  用盐味精搅拌均匀
  在油里放一把花椒
  让油和花椒同时加热
  花椒炸胡
  花椒籽炸开
  噼啪山响时
  把油倒入韭菜里
  这样拌出来的韭菜
  不仅碧绿脆甜
  而且还有花椒的清香
  母亲爱吃
  可惜吃不到了

 

  四、六香豆片

 

  中国厨师很聪明
  他们用勺炒菜
  还用大脑炒菜
  他们创新中国菜
  创新饮食观念
  翻新人们舌苔
  一道普通家常小菜
  经过精心搭配
  取上一个好听菜名
  就是一道新
  把豆片切细丝
  香菜去根去叶
  切成寸段
  油凉时把蒜末放进炒勺
  等炸出蒜香
  把豆丝放入勺翻炒
  加清水
  放盐
  豆丝入味后
  香菜茎入勺翻炒
  勾芡点香油出勺
  这道菜
  豆丝嫩软香菜碧绿清脆
  用它下酒
  是一道实惠中国菜

 

  五、蒜黄熘羊血

 

  大蒜钻进地窖嬗变
  娇黄细嫩身子
  叫贵族小姐蒜黄
  蒜黄熘羊血
  是黄金搭档
  一块羊血
  一把蒜黄
  在炒勺里放上油
  蒜末炝锅
  先放蒜黄根部
  翻炒几下羊血
  之后放蒜黄叶
  出勺
  深紫色的羊血
  配娇黄细嫩蒜黄
  不仅好看
  羊血细嫩蒜黄清香
  中医先生说
  羊血有清肠清肺作用
  过去理发师
  经常吃猪血
  为了清理肺里头发
  至于蒜黄熘羊血是否管用
  我只是听说

 

  六、虎皮山药

 

  中医说“山药山药,山中之药”
  《神农本草经》说
  “山药可以补脾健胃
  降低血压和血糖抵抗肿瘤
  常食有益身体健康
  对于山药的理解
  人们停留在餐桌上
  清蒸虎皮山药
  吃起来口感绵软
  有股淡淡的甜味
  还有带点油香
  安平山药很有名
  安平清蒸虎皮山药
  好吃我品尝过
  安平山药
  再过几百年
  几千年
  也离不开土地和餐桌
  因为安平人品格
  藏在山药中

 

  七、韭菜花

 

  雪花飘洒夜晚
  胡同传来
  韭菜花的行走
  声嘶力竭的吆喝
  比郭达换大米揪心
  通俗唱法诞生了
  李铁梅小常宝阿庆嫂
  成了岁月心中的喜欢
  傍晚听到韭菜花叫卖
  等于提前欣赏了通俗歌曲
  韭菜花二分一勺
  却少有人问津
  二分钱捆绑
  一盘花生米
  父亲喝得很香
  父亲咂嘴
  多好的韭菜花
  为啥登不了大席面
  小菜被冷落了
  筷子酒杯没忘
  它的味道

 

  八、卤虾熬白菜

 

  锅碗瓢盆
  干净的日子
  我把吃的
  都塞进了嘴里
  而排泄的还是饥饿
  那年,月亮离我太远
  要再近点
  我真把它当饼吃了
  日子再乏味也得调计
  二分钱卤虾
  调动了岁月的胃口
  母亲熬一锅卤虾白菜
  家家都沾上了幸福
  那年月偷不了馋
  空气特别敏感
  东家呛锅
  西家抢走了菜香
  纯洁的空气
  沾一点香味就晕
  日子真像进入了天堂
  干净的空气
  单调的胃口
  卤虾熬白菜
  成了岁月美味

 

  九、腌肉炖干菜

 

  在姥家躲藏饭香
  从早到晚
  看不到一片菜叶登场
  我盼家里来客人
  缸里睡觉的醃肉
  房梁倒挂的菜篮
  就会出来
  锅里咕嘟干菜炖肉
  锅边趴着饼子小手
  姥姥端来一碗
  干豆角特别像手指
  有一节好像
  卡在了咽喉
  咽不下
  姥姥炖干菜的香味
  一直在弥漫
  姥姥好像
  在香味里徘徊
  2016—9--13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8 ny.uschinapress.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