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穆青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96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莱蒙湖:满街尽是莫扎特

已有 308 次阅读9-28-2017 03:15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文/穆青
   维也纳有些诡异,尤其是夜幕降临时。那些穿梭在城里,穿着奥地利宫廷华服兜售音乐会门票的年轻人,揪着蝴蝶结的假发辫儿,刚从巷尾闪过不见,一转眼巷头又出来一个。
  这让我想起美国电影《阿马迪斯》(又名《莫扎特传》)里那个天才年轻人放荡天真的傻笑。好像他的鬼魂和着那些傻笑声,在这些发辫票贩子身上附体,还在维也纳的小巷、酒馆和音乐厅里游荡。
  拜这部电影所赐,荣耀一时的奥地利皇帝御用乐师加宠儿,意大利音乐家萨里奥利,一直被视作因嫉妒而疯魔的变态可怜虫,背上了谋杀天才的黑锅。
  维也纳人一直在竭力为他洗清罪名。走进任何一家博物馆,都能看到相似的辩解:萨里奥利没有毒害莫扎特,天才死于庸医。郊外的美泉宫橘园,是他俩论剑的华山,萨里奥利在此惨败。橘园里石子铺路,为失意英雄扼腕叹息。萨里奥利贵为贝多芬、舒伯特、李斯特等大师之师,还是难敌天赋的才华,生前郁郁,身后却因嫉妒疯魔而闻名。
  我们去的时候正是盛夏,爱乐的演出几乎碰不上。音乐厅在整个漫长的夏季完全让位给莫扎特乐团,那些翘着小辫儿的“莫扎特们”兜售的就是这些音乐会的门票。看节目单,多是些经典而脍炙人口的曲目大杂烩,类似于北京专门演给外国友人看的京剧专场。
  那也是要看的。过过逛戏院的瘾也好啊,戏院门口检票时的嘈杂、期盼,黝黯的灯光、女人的脂粉香水、检票员事不关己的木讷表情,这些前戏才好看。
  除了音乐会,只能去听科普专场,夏天去维也纳,马术表演是玩具版。高大纯白的利比扎马(Lipizzana) 7月份都放回山林撒野渡假了,只有留守后宫的妇孺充数。奥地利皇家马术学校有400多年历史,由玛利亚·特蕾莎的父亲创立,是目前唯一还在演练古典马术的骑校,就座落于霍夫堡宫内。
  表演中,有一出展示皇上出行的仪仗:两名骑手护航加一辆双驾马车,比起玉、金、象、革、木五辂外加玉辇、礼辇、步辇来,简陋得令人不忍直视。转念一想,幸好奥地利皇帝没那么讲究,不然茜茜公主钓鱼怕也就真的只能钓鱼,万不能一不小心钓了个皇上,千古佳话都没了。
  维也纳歌剧院边上的过街地道有个厕所,名曰“歌剧厕所”,整日高声播放斯特劳斯,每每经过那里,我都想,不知道出恭时的音效会不会也被处理成鸟鸣、流泉、风吟的维也纳森林景象?终于没去试试。
  倒是森林我想去看,记得中学时读过一本佛洛伊德传记《心灵的激情》,上有描述,大意是说,那个森林是维也纳人心理疗伤之处,不得意时就得去逛逛,连佛洛伊德自己也不例外,求研究助理一职不得,绝望愤怒交织,信步走去的地方就是维也纳森林。(可现实是,那么远,是怎么“信步”走到的?)
     后来我们去了维也纳森林的一个小旅馆住了一夜。那晚我要了本地的白啤酒兑柠檬汁,此后过阿尔卑斯山,到布拉格,再不得这样好喝的啤酒。
  次日从森林里出来,近午在多瑙河岸边看见一个烧烤摊,就一种货色,百十来只一样的鱼,插在一根棍上,周身撒满橙色的“辣椒粉”,炭火烤着,斜风细雨中很诱人。
  摊主一男一女,都不说话。旁边一辆面包车,烤摊旁有个桌案,大块的黑麦面包放在烧烤棚的铁皮顶上熏着。一人一条鱼,两片面包,几块腌黄瓜,两片柠檬,用一张纸盛着,沿河放了几张桌子和条凳,遮阳伞被河风刮得哗哗响。这鱼烤得酥脆入味,吃到最后,才觉得有腥气窜上来。
  吃饱之后,鱼腥气愈发向上涌,空口嚼了两片柠檬也没用。多瑙河岸边清静无人,偶有一两个,不是在跑步就是在骑车。可以望见河对岸的Melk修道院。
(2017年9月10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7 ny.usqiaobao.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