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穆青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96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莱蒙湖:大脑对决AI

已有 68 次阅读7-27-2017 02:05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文/穆青
    上世纪90年代,穿着浅蓝色衬衫,拎着拉链头上带个红点的笔记本电脑包,张嘴一口洋泾浜,是IBM人的标帜;他们与今天穿着皱巴巴的格子衬衫,一个月不换牛仔裤的码农不一样。那是深蓝战胜卡斯帕罗夫的年代(1997年IBM深蓝战胜国际象棋大师卡斯帕罗夫)。
  将时间快进整整20年,一个名叫利布拉特斯(Libratus,拉丁语平衡的意思)的人工智能系统在匹茨堡的大河赌场,在一场持续20天的一对一无限注德州扑克赛(no-limit Texas hold’em)中战胜了4名人类顶尖高手。这个结果,不夸张地说,是历史性的一刻,这是人工智能首次在扑克游戏中击败人类。之前,扑克是人类最后一个占了机器上风的游戏。
    “大脑对决AI”(Brains vs.AI)是2017年1月这场扑克比赛的名字。 4名人类牌手中的金东(Dong Kim)开始感慨,“一直到今天,我才意识到它有多强。我觉得自己好像正面对一个善于舞弊的对手,似乎他能看见我的牌。”
  金东的同伴,两年前的2015年与利布拉特斯的前身——克劳迪克——交战过的杰森·勒(Jason Les)说,“利布拉特斯比我们想像的强太多。每天输,第二天再回来战11个小时,这确实有点令人泄气,从没习惯这么频繁地输过。真是完全不一样的情感体验。”
  从深蓝到利布拉特斯的这20年里,人工智能又攻下了双陆跳棋,沃森(IBM智能系统Watson)在智力游戏Jeopardy!中取胜,阿尔法狗在围棋游戏上战胜人类。而扑克凭借推理和智能程度,一直被认为它对人工智能免疫。无论象棋、跳棋还是围棋,对手的牌面局势全都相互可见,而扑克对家手里的牌却是隐藏的。要在这种被称为“不完全信息博弈”(imperfect information)的游戏中,计算出对手可能的对策,并给出相应的最优化策略,极其复杂不易。用当时的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教授的话来说,“扑克对于AI来说,是最难攻破的一个游戏。没有优化的招数,相反,需要AI牌手将其每一步随机化,在使虚招时令对手难以琢磨”。
  利布拉特斯的制造者是卡耐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系教授,托马斯·桑德霍姆(Tuomas Sandholm)以及他的一个博士生诺姆·布朗(Noam Brown)。桑德霍姆是博弈论和人工智能专家,当世人惊讶于人工智能的成就时,他恰恰相反,在惊叹人类居然能够压倒计算机这么长时间,“这些顶尖人类高手水平这么高,实在太让人惊讶了。”如今,“在运用不完全信息进行策略性推理能力方面,最好的AI已经超过了最优秀的人类。”
  紧随利布拉特斯胜利而来的,是关于人工智能的潜能——还有潜在威胁——的讨论。如果机器足够聪明,能够在一个同时需要直觉、虚张声势、探测对手情报、以及数据记忆能力的游戏中击败人类,那么接下来是什么?
  所有人都在赌AI,在它身上下注。正如一篇2016年的《福布斯》文章所预测的:“那些利用AI、大数据以及互联网来获取商业洞察力的企业,到2020年时,每年将要那些信息更少的同行那里盗走1.2万亿美元……仅2017年,AI领域的投资将是2016年的300倍。”
      那么,AI究竟了不起在哪里?计算机拥有速度、耐力及随时访问调用巨量数据集的能力,众所周知这些都是人类所不及的。利布拉特斯展现了尤为重要的能力,那就是没有利用神经网络,而是依赖强化学习(reinforcement learning)这种试错(trial and error)的深度学习机制,千百次地与自己交战。这一点,人类除了发明左右互搏的周伯通之外,只怕再无他人能及。
(2017年7月16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7 ny.usqiaobao.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