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谢凌岚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95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金色笔记:8月 那些被人遗忘的节日

已有 379 次阅读9-7-2017 02:32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文/凌岚
    上世纪70年代,少儿时代的我在上海住,有些日子去闸北区少年宫下属的一个街道舞蹈班学跳舞,从虹口坐公交车到芷江西路下,对公共汽车售票员沪语报站名“紫缸西路”觉得特别奇怪,由此对那个路名印象深刻,要知道上海乃至苏南地区并没有一条河叫“芷江”。当时闸北区是上海著名的“下只角”,街上好多人不说沪语而是硬呛呛的、跟南京话同音的苏北话,让我觉得好亲切,冰棍上海话叫棒冰,南京和苏北话是入声的“冰棒”,“芷江西路”随着化在口里清凉甜甜的“冰棒”让我记忆犹新。从来没有人点拨过我这个路名的渊源和含义,芷江这个中国默默无名的地名代表了抗战史上中华民族抛洒热血,风华绝代的无畏牺牲。
  直到近三十年以后在海外偶尔看到一个二战纪念的小展览,展览上中国抗战胜利部分,有一段纪录片《芷江受降》,同行的一位国内来的老人激动得热泪盈眶,他不停地指着银幕:“这是我们的,我们的胜利!”
  8月15日是中国抗日战争胜利日,8月21日芷江受降的72周年纪念日在即,请允许我完整摘录维基百科上关于芷江的词条,复习铭记:
  “芷江受降是指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标帜日本侵华战争结束的仪式。1945年8月21日下午4时,日本第一份投降书正是在湖南芷江(城东七里桥村磨溪口)机场洽降和草签,史称“芷江受降”。
  “湖南芷江县是一个不出名小地方,但是在抗战史上却有重要地位;当时选在芷江受降,主要原因是芷江建有当时远东第二大军用机场——芷江机场,是保卫重庆之军事重镇,同时也是湘西会战之战略总部。
  “抗战相持阶段,湖南是战斗最多、最惨烈之主战场之一;侵华日军总兵力35%夹击湖南,国军正面战场总兵力四分之一集中在湖南抵抗,中日双方在长沙、常德、衡阳、湘西4次大会战等大规模绞杀战。
  “1945年8月21日当日一架日军零式运输机在一队中国空军的P-51战斗机“押送”下,载着日军代表到芷江。日军总参谋副长今井武夫、参谋桥岛芳雄和前川国雄(翻译木村辰男),在芷江向国军参谋总长萧毅肃、副总长冷欣以及中国战区美军作战司令部参谋长柏德诺递交投降书。
  “芷江受降纪念坊在芷江七里桥村,初建于1946年2月,1947年8月建成,1966年10月被毁,1985年按原貌修复。由于修复原貌失真,在2010年按老照片原貌重建修复。”
  2003年小布什总统在纪念飞机发明百年纪念会(1903-2003年)上说:“飞机是属于全人类的,但莱特兄弟属于美国。”这句话在当时广为美国媒体点赞,是这个在国家决策上极不受美国大众待见的总统少有的、可以名垂青史的话,也让我特别感动。哪一个民族没有一点可资骄傲的典故,值得在外人面前一提的对人类文明进步的贡献呢?我们作为中国人的共同记忆到底是什么?
      说到一国之民的共同记忆,我有一个嫁美国人的女友,后来离婚,离婚的理由非常奇特,原因是她的美国丈夫认为她“不够中国”。这个美国人是斯坦福大学东亚系毕业的博士,现在已经是老庄研究这一行最权威的学者,他在北京学汉语时遇到她,满心欢喜,以为请到家里一个中国通,结果结婚三年下来,发现她的基本国学知识远不如这个美国丈夫,“就知道一套许国璋英文课本。”是他的原话。我这朋友非常委屈,吐槽说他总是问什么盂兰盆会,问《五灯会元》 (禅宗典籍)这种我从来没有听过的东西。
  我们一方面标榜自己有五千年文明传统,可具体说到历史细节却是一问三不知,禁区多,基础人文教育上太多空白。当今国强比盛唐,却没有一朝虚无如当下,我们的文化之根在哪里?
  最后,再提一遍8月几个重要的历史时刻:1945年8月15日,日本电台以“玉音放送”的形式播出了裕仁天皇亲自宣读的《终战诏书》,宣布无条件投降;作为第一个接受日本投降代表递交降表的城市,芷江被称为“受降城”。1945年8月21日至23日,侵华日军投降代表抵达湖南省芷江县向中方投降,并在受降典礼上签署了投降备忘录;日本正式对盟军签字投降,是1945年9月2日在进驻东京湾的美军战列舰“密苏里”号上,密苏里号签字代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中国战区投降正式签字是9月9日在南京陆军总部。“芷江受降”的历史资料片在国内和国外的视频网站上都可以看到,在8月的一天花时间重温,是我们不再遗忘历史、不愧对英烈的必须仪式。(2017年8月20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7 ny.usqiaobao.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