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谢凌岚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95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金色笔记:夏天园子的地三仙

已有 721 次阅读8-17-2017 01:40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文/凌岚
     话说茄子土豆青椒拦住了唐僧师徒四人的去路,孙悟空问:“你们是什么妖怪?”
  土豆说:“呸!”茄子说:“大胆!”青椒说:“我们是地三仙”。
  夏天的花园里评地三仙,美国东北岸这一带的绣球、玉簪、百合当之无愧。
  玉簪(Hosta),最常见的耐荫植物,春发秋谢,多年多长,一蓬蓬在树底下墙角边开着紫色或者白色的花。
  百合是个大家庭,世界各地都有自己的百合仙,比如萱草百合(Day lily),花开盛夏,黄色,橘色,白色,花蕾采了晒干就是黄花菜,萱草耐寒,过了冬天按时抽芽开花,准时得跟闹钟一样。我见过热带的尼罗河百合,在南非多得满坑满谷,一年到头开花蓝萦萦一片。在美东据说不能过冬。
  香水百合怒放的时候,盛夏到了。这种东方百合科的品种上世纪70年代培植出来,进入美国普通人家的园子,像她所有的百合姐妹一样,好长易活,只要有阳光就怒放。好玩的是,此百合有个跟前温总理一样的爱好,“仰望星空”(Stargaze lily),“仰望天空”是她的正式名称。
  地三仙里花头最多最文艺的是绣球(Hydrangea),好多品种,粉白粉红粉蓝秋香色,前几年还有一个新品种“无尽的夏天”(Endless Summer),(话说地三仙里哪一个不是无尽的夏天?)绣球里有个树状品种,顶峰(Pinnacle hydrangea),在国内不常见。我看上一种叫“流星”(Shooting star)的绣球,卖花人死活不赞成我种户外,说东北地区太冷,结果还是种了(不种户外我种哪儿啊?),结果不仅活了还开花了。
  绣球在日本叫紫阳花,(民主派不要激动跟前总书记没有任何瓜葛);镰仓专门有紫阳花节,满坑满谷的绣球花,绣球花在宫崎骏的动画片里代表日本乡村,《千与千寻》、《萤火虫之墓》、《女巫宅急便》,数不胜数的背景里无数的绣球花,好多重要桥段都是在绣球花前发生。
  东北岸乡下的绣球花没有那么文艺也没有东洋风,茁壮盛开,多到你视而不见,没完没了地开着,和着萱草,玉簪,还有春天的芍药,草本的黑眼苏珊,玉米花(Corn flower),组成夏天的风景,其间杂着乱蓬蓬的蝴蝶树(Butterfly bush),蝴蝶树是君王蝶燕尾蝶的最爱,她的穗状紫花散发令人头疼的浓香,招蜂引蝶,在这夏天的群芳中,花王不是玫瑰,不是芍药,是绣球。
  绣球品种不断出新,最受欢迎的依旧是原先那个流行了半个多世纪的Mophead,完美球状,个头巨大,名叫“拖把头”,哈哈。绣球众多的粉丝之一是家政女王玛萨·斯图瓦特(Martha Start),她的杂志1994夏天那期的封面用的就是“拖把头”绣球。
  美国人对绣球花的偏爱远远超过三仙里的其他二花,这种偏爱,我觉得是出于怀旧,出于固执的记忆,比如栀子花、茉莉和腊梅之于中国人。我们对于某种食物和花的固执,永远指向那一去不复返的过去,心里那一点挥之不去的依恋,歉疚和伤感,比如我偶尔在《纽约时报》园艺版读到的赞美绣球花的文章,足以概括美国人的绣球情结:
  “绣球花特别皮实,在一堆沙土里繁荣开花,被棒球和篮球砸一个夏天也似乎没事,我可以证明这些花不需要特别照顾,我妈妈有9个孩子,我姨有10个孩子,没时间打理绣球花。就像肖·西尔佛斯汀的《给予的树》里没心没肺的熊孩子一样,我们随时随地地摘下那些柔软巨大雪球一样的白色绣球花,从来没有想到回报。”(2017年7月30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8 ny.uschinapress.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