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顾月华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95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说东道西:丢失的灵魂

已有 63 次阅读4-13-2018 02:00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文/顾月华
  房中没有开灯,电话铃响,窗外仍淅淅沥沥,我一面听电话,一面望着窗外,好寂寞的黄昏,这年头还有人不用微信语音通话,谁还来电话呢?原来是刘玉,美国回来的。她曾是上海青年话剧团的当家花旦,说起话来娓娓动听。
  她看我的书非常仔细,她说她先看到我出国时把灵魂留在国内了,然后,忽然有一天,我在纽约大都会三楼的中国庭院中,撞见了我留在故国的灵魂。因为那院里有扇圆月形拱门,穿过回廊漏窗,踽躅芭蕉太湖石前,迈进明轩的门槛,宫灯挑了四方纯白的、包银角的大柜,似曾相识,仿佛藏过我儿时的宝物。那一副腊焊,也填一叶红纸,托住滴下的烛泪,我像见到家中年节时的供桌,感动得几乎落泪。
  我为何会如此动情?我曾经厌烦那庭园建筑的矫揉做作,方寸弹丸之地,也有曲径,也有稀竹,响着滴瓦,飞着翘角。以前很腻烦这扭扭捏捏,现在却十分钟情,这是中国人的性格,敦厚、含蓄、庄正、朴实。
  我们又侃侃地说起我的几个梦,梦中我常见到亲人。望着窗外一排冬青树的围篱,今年回来,它像人一样,长高了一头。忽然悲伤起来,现在我回到故土故国,不知为何,发觉自己又丢失了灵魂。在这自大浮夸的世风之下,我依然盼望与敦厚、含蓄、庄正、朴实的中国灵魂不期而遇。我思念第五大道博物馆里的中国庭院,到哪儿才能再撞见我的灵魂?我甚至不知它丢在哪里了。
  上海的生活已经与太空接轨。我习惯了在网上交际打点一切,随手一点,芝麻门开,快递从各个角落应声落在门外。
  晚上躺在床上买第二天的菜。首先点开“我厨”网,时令美食扑面而来。是定五芳斋蛋黄肉粽,还是冷鲜饲料西冷牛排呢?再买尝鲜的妃子笑荔枝呢,还是新西兰的弥猴桃呢?我现在懒到只想依赖餐馆名菜那一栏,比如酸辣蕨根粉,连蒜末葱末辣椒丁都小包密封送来;鸡汁百叶包都不让人操半点心,包得整整齐齐。至于鸡鸭鱼肉所有名菜都附作料还有烹饪步骤,手都不会弄脏。酸菜青椒水煮鱼,外婆红烧肉,蟹粉煮干丝都有了。抑或是用刚从草丛中逮到的直接快递到我家里来的海南文昌鸡。
  如果请客,依然可以维持仪式感。日前从名店苏浙汇买来一席十人份家宴,菜式有六冷碟六热菜加两道点心和一道竹荪鸡汤。最令我惊喜的是清蒸鲥鱼和清炒白果虾仁,完全是餐馆水准,美味异常,轻轻松松在家里弄出一桌酒席。那天有一道银耳红枣羹,滋味硬是比我做的强,正好一个小朋友吃后被其母逼问,是她自家的银耳羹好吃还是我做的好吃,结果我赢了。
  付完款便可安心睡去,明晨上门送货的铃声就是你的闹钟。
  想出门之前当然也是上网叫车,对着手机萤幕,定个位,便看那小黄出租车,像小爬虫一样,在屏幕上慢慢向自己住处爬过来,快到家门口的时候便拎包出门,上车也不必掏皮夹子,由网上转帐支付。
  中国现在八个字以蔽之:成也微信,败也微信。
  市场风光依然,商场建筑前仆后继地造起来,开起来,过一阵撑不下去又一家接一家关起来……恍然若失中我又在找寻灵魂。(2018年3月11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8 ny.uschinapress.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