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顾月华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95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说东道西:月之故乡

已有 278 次阅读1-25-2018 06:00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文/顾月华
   整理资料,最容易被老照片触动,手中一张照片坐着四个人,彭邦桢,姚庆章,秦松和我。是在秦松的家里,大概是1983到84的年代。
  我与姚庆章、秦松都熟,与彭邦桢却是初见。姚庆章是当时这批台湾艺术家的核心人物,对我们大陆开放后第一批出来的艺术家,非常关心和热情。
  这一次又认识了彭邦桢。10年以后,他以一首《月之故乡》的诗,名满天下。在我印象中,他是台湾艺术家,可是这首《月之故乡》却是全球华人都愿意高唱的一首歌。再听彭邦桢说话,哪有半点台湾腔,他说话带一口浓重的湖北口音,蓄着很男性的唇须,总是穿着体面言谈举止得体。
  彭邦桢1919年生于年湖北。1931年汉口遭受特大水灾,返回黄陂老家避难入学启蒙,有神童诗人之称。曾以台湾诗人入选《台湾新文学辞典》,有台湾诗坛“四老”之称,其代表作有《花叫》和《月之故乡》等。
  中国诗歌中,咏月诗自古以来不断。人人都能背诵李白的《静夜思》。身处异乡我喜欢宋代吕本子的《采桑子》:“恨君不似江楼月,南北东西,南北东西,只有相随无别离。恨君却似江楼月,暂满还亏,暂满还亏,待得团圆是几时?”
  又如:“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还有:“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看来人们一旦离乡背井,都会在月夜抒发思念之情。要在诵月之诗中脱颖而出应非易事,可彭邦桢的《月之故乡》被大陆谱成曲子,广泛流唱。
     “水里一个月亮,天上一个月亮,天上的月亮在水里,水里的月亮在天上,低头看水里,抬头看天上,看月亮,思故乡,一个在水里,一个在天上。”
  天上的月亮在天边,那是彭邦桢的故乡。水里的月亮在眼前,就在心里,可是故乡在天边,天边的故乡在心里。
  其实彭邦桢这首诗作于1977年的平安夜,当时诗人经过纽约长岛的一个湖边,看到明月高悬,湖面波光荡漾,而他已经在外漂泊近三十年了,从台湾到美国成家立业却家国难回,他思念故土,心中悲苦满腹委曲不禁脱口而呼。
  当大陆唱红这曲歌后,我们后来每次聚会,彭老大都会站起来为我们背诵这首诗,我便会想他这几十年间的心里是多么地痛楚,那种郁结凝聚在他的脸上,那使他想笑都要半天才舒展出一个笑容。
  更加可悲的是当他终于想回故乡探亲时,由于年迈体衰,被航空公司拒绝载运而作罢。
  2003年他去世后,遵其遗嘱将他骨灰送回中国,安葬在黄陂毗邻木兰山的陵园中,海外华文诗坛巨匠彭邦桢在阔别故乡五十九年后,终于实现了他毕生最大的夙愿——魂归故里。
  而我也终于搞明白,彭邦桢不是台湾诗人,他是中国诗人,早年移民来美,见不到爹娘回不了家乡的第一批龙的子孙。
  我庆幸现在每个人都能自由来去,多少炎黄子孙都团聚了,回家了,想到诗人最终未能回去看故乡,非常心痛。但是他为每个离乡背井的人送去了家乡的月亮,月亮中的故乡。
  我永远忘不了当他朗诵到最后一句时,他把右手举起来,用一根食指坚定地指向天上。(2018年1月21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8 ny.uschinapress.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