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顾月华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95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说东道西:与陈丹青清谈的日子

已有 76 次阅读9-28-2017 03:09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文/顾月华
   不知是哪一年,去曼哈顿陈丹青的画室清谈。那时他的西藏旋风己扫荡而过,没有惊世骇俗之新作问世。他己沉潜了多年,如许多大画家一样,秦岱华支撑袁运生,张芝支撑陈逸飞,他有贤妻支撑着,活得好好的。不过想必心中挺窝囊,人心一杆秤,这小子出言不逊,一副草根流寇模样,但画得出西藏组画,决非池中物。天才神童称号不是浪得虚名,一颗新星忽明忽暗。陈逸飞是三个人中最幸运的,石油大王汉默想同中国做生意,用自已画廊中陈逸飞的画送给邓小平,造成了陈逸飞可遇不可求的鸿运当头,袁运生采菊“西”篱,大隐于市。
  陈丹青那天剃了光头,穿了中装,画室里排列著许多大画,我浏览了四周,看了他那块巨大的调色板,便知他的勤奋。那块调色板的积垢使它自成独立的雕塑,带着画家多少年来的执着与热情。
  聊了一会儿知他画了一批画。这是大新闻,我便要看画,他起劲地把一批极大的画从架子里抽出来。是他几乎从不示人的一批新作,不一会便里三层外三层把整个画室排满了。
  我在历史人物包围中被感动了,那是一批很奇特的组画,一张临摹古典油画,一张是现代题材摄影作品放大的黑白油画,两张画出奇地相似,时代分古今截然不同,地点也有东西界域之异,但历史往往惊人相似地重复,人类追求的东西如出一辙。在这些重重疊疊一张又一张,一对又一对的油画里,铿锵跌宕地抒发出的讯息,把我震慑了。我喜欢,我说好,陈丹青知道我不恭维人,他躲起来忙了好几年,现在轮到他喘一口气让人替他擦把汗了。他经不住夸,开心羞涩得像拿了红包的孩子。
  陈丹青的这些画决非市场宠儿,它庞大得透支了丹青的精力,这些画在他年轻的脸上开始写上中年沧桑。
     不久他回国当了教授,在别人眼中狂狷不羁的陈丹青,常常回纽约探母。在老友赖利痒特制的二十人大圆桌上,便不时与丹青重逢,还有更加沉默的魏景山等,仍是洋插队哥们的手足之情。话题却纵深千年横跨万里,艺术往往与政治狭路相逢,席上诸多利嘴妙语生花,丹青依然不时口吐“莲花”,让人迅雷不及掩耳。手机里录了不少民间谚语,他逗得众人乐不可支,尤其我们几个女的更是以溺爱的眼光看这淘气的弟弟,笑这人穿了龙袍也不扮太子。
      陈丹青实际上是误落平阳之虎,内心一直在咆哮中,他对我说:“你看林肯中心那些美国人怎么回事?一个个那么神气活现?我真想站在喷水池上撒泡尿,倒要看看把他们吓成什么样?”
  这就是陈丹青,他的咀里吐不出象牙,他的牙齿用来咬人和啃骨头,无论他出什么怪腔都是正常的、不变的、不装腔作势的陈丹青。(2017年9月10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7 ny.usqiaobao.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