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刘荒田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92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落日楼头:逢迎术

已有 41 次阅读7-27-2017 02:09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文/刘荒田
    某日,和一朋友谈论“特权”,他举了一个例子:上世纪50年代,一高官临时入住最高级宾馆,那时没有冷气,温度难以调控,而高官既怕冷又怕热,极难侍候。高官的随侍人员和宾馆总经理想出一个办法:派人在排气窗旁昼夜值班,手拿温度计,每隔20分钟,将温度计伸入窗内,看室内温度多少,再决定窗户开多大,随时调节。这活计看似轻松,但当值的服务员,哪怕是最勤快最负责的,也叫苦不迭,一是责任太大,如果高官说一句“怎么搞的,这么冷”或者“出汗了”,那就是宾馆的头等大事,总经理以下层层被问责;二是位置在墙壁中间,没地方可坐,只能弯腰站立,一站就是8个小时,厕所不能去;三曰自然界不听使唤,风向风速多变,拿温度计的只有急死的份。朋友说罢,将这一轶闻归咎于高官,说他“作威作福”。
  我未予完全首肯。首先,我们不能排除,身处高位者,基于安全等理由,不能不享有许多特权。克林顿当美国总统时,来一趟旧金山,哪怕只待一个晚上,旧金山警察局就得额外支出100万美元以上,用于沿途警卫,安检,为示威抗议活动而设置的警戒线,集合待命的普通警察和防暴警,这笔开销是纳税人付的。
  我提醒这位朋友说,即使是“作威作福”类,即不属必要,纯为显示尊荣、娇贵的特权,也不宜马上和高官本身挂钩。许多事情,他未必知道,更不必发布命令了。随手举一小之又小的例子:一高官患严重的失眠症,每天辗转到早晨才入睡。为了他“睡得好一些”这一头号政治任务,办公厅开了几次会,和多少有关部门协调,动员了多少人力,发了什么级别的文件,制订了多少措施?单是驱赶麻雀就要一个班的士兵,别说方圆数里的噪音管制。但是,高官本人为此伤过脑筋吗?他一直认为,早晨一片静悄悄,是下层老百姓都能拥有的“理所当然”。
  稍作深究,就触及这时代最普遍、最深奥、最浩瀚也最实用的学问:逢迎。我们不是口口声声地抱怨各行各业的“潜规则”吗?其实从来少有人提及的逢迎术才是重中之重,然而,谁都熟视无睹,视之为天经地义。
  所以我对朋友说,如果硬要说指派服务员手拿温度计,弯腰站在窗口管温度,是高官自己的主意,那就太小看主事者的悟性了。逢迎的高段数,是不必上司开口,单从极细微的表情、动作,就能揣摩到他想什么,要什么,在他说出来之前,便已办好;上司不喜欢的,力求预先杜绝。其要诀,一是料事如神,二是周到妥贴,三是不动声色。某办公室主任陪上头来的首长夫人逛珠宝展览会,夫人一路言笑晏晏,并没暗示喜欢哪一件,更没开口要。但主任变成她肚子里的蛔虫,把她最渴望的东西送到她的梳妆台,凭的就是炉火纯青的察言观色功力。
  逢迎之学无疑是最热门的显学之显学,它的畸形发育,已到了匪夷所思的极致。行贿,层出不穷的花样;引诱,到了绝难抵御的境界。繁复,诡异之最,是官场文化。
  最新厚黑学的精华之篇,是逢迎术。要问,为什么它如此热门?道理显浅之至:权力只向它的提供者负责。既然“上面”决定你的一切,那么,你绞尽脑汁搞定之,一代代下来,纵向的发扬蹈厉,横向的攀比竞争,累积到今天,成就此大观。(2017年7月9日《侨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Copyright ©2017 ny.usqiaobao.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