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陈安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92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闲话之艺苑草:酒食场与烟霞语

已有 922 次阅读4-18-2016 02:20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中国历代诗豪文杰之中,最为多才多艺者当属苏轼。他涉猎文艺各个领域,且均臻最高境界,散文可与欧阳修媲美,诗可与黄庭坚媲美,词可与辛弃疾媲美,书法可与米芾媲美,绘画可与文同媲美。
  然而,苏轼的政治生活很不顺遂,一生中有数十年遭贬逐,常有潦倒之时,未免情绪消沉,沮丧郁闷,便想多交游,与友人吃吃喝喝,说说笑笑,以此来排遣胸中块垒。这种时候,他写的东西往往多应酬之作,多冗杂潦倒之作,清人纪昀因此评述道:“虽以东坡之才,亦不能于酒食场中吐烟霞语也。”
  “不能于酒食场中吐烟霞语”,此话说得精辟。所谓“酒食场”,就是那些吃吃喝喝的场所,“烟霞”是指山水胜景,“烟霞语”就应是清词丽句、佳作美文。是啊,一个文人即使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如果尽忙于社交应酬,流连酒食场,其笔底下又怎能生花结果?
  “酒食场”用今人的话来说,也就是“饭局”、“酒局”、“宴会”、“派对”。其实,苏轼那时候,也即距今900多年的时候,所谓的“酒食场”哪有今天的饭局和宴会豪华阔气,哪有什么成千上万元的满汉全席,哪有什么人头马洋酒、香格里拉红酒?尤其在东坡的贬谪流放之地,所谓“酒食”,充其量也不过是些粗茶、淡饭、薄酒而已,古已有之的山珍海味绝对到不了他及其友邻的餐桌上,他们是绝不会吃得脑满肠肥而需减肥瘦身的。
  连苏轼这样的硕学鸿儒,在多进酒食场后也写不出烟霞语,那么那些才能平庸的文人呢?当他们迷恋酒局饭局,爱当宴席座上客,成为美国人所说的“派对动物”时,就更吐不出什么清词丽句,或许连冗杂潦倒之作也写不出来。
  《论语》说:“饱食终日,无所用心,难矣哉。”所谓“难矣哉”,就是“不好啊”,每天吃饱喝足,什么事也不放在心上,不好啊!
  执笔至此,尚须补充一句:苏东坡因进酒食场而不能吐烟霞语的情况毕竟是罕有而短暂的。从他留下的两千多首诗、三百多首词和卷帙浩繁的散文作品来看,他一生中更多的时间不是在酒食场,而是在青灯之下,在孤寂清苦的生活中写下了无数烟霞之语。他过了许多“置身落蛮荒”、“箪食瓢饮”的苦日子,但他总是处穷益励,放旷坚忍,志节高尚,笔底生花,终于“成一代之文章”、“立天下之大节”,况能雄视百代,流芳千古。
  ──2016417发表于《侨报周末》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Copyright ©2017 ny.usqiaobao.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