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陈安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92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闲话之艺苑草:孙女背唐诗

已有 1260 次阅读2-5-2016 05:52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唐诗

孙女背唐诗
    我的孪生孙女今年7岁了。她们出生后,我写过一篇短文,说她们是“不相似的双胞胎”,现在我仍要说,她们很不相像,从外貌到性格都不一样。一个长得像母亲,罗马尼亚人的后代;一个长得像父亲,中国人的后代。一个斯文雅静,爱画画写字;一个热情活泼,爱唱歌跳舞。可有一点却很相似,那就是都爱背唐诗。
  去年她们上小学了,自然是学英语,在家里听父母忽而说英文,忽而说罗马尼亚话、中国话,见外公外婆时耳闻罗马尼亚话,我和她们的奶奶则坚持跟她们只讲中文,并在她们刚4岁时就要她们背唐诗。起初我担心她们能否接受,一试,竟使我喜出望外,觉得她们毕竟有中国血统,有接受华夏文化的智能。
  也许是唐诗的节奏感和韵律使孙女们感到新鲜,诗句短也容易记住,她们竟兴致勃勃地听我朗读,看我的口型,一遍遍跟我念,最后就能自己背诵了。后来每次我一说“现在我们念诗”,她们就马上跑进她们的卧房,从小书架上拿来图文并茂的《唐诗》,笑著递给我。从五言绝句、律诗到七言绝句、律诗,从骆宾王的《咏鹅》到李白的《静夜思》,从王之涣的《登鹳雀楼》到白居易的《赋得古草原送别》,现在她们已能背诵十多首了,尽管还不完全懂或根本不懂诗的意思。我朗读时比较注意诗的意境、感情和抑扬顿挫,孙女们似乎有所感染,我因此可以发现她们脸部表情的变化,忽而睁大眼睛,忽而张嘴而笑,有惊讶,也有“笑纳”。
  为教她们读王翰的《凉州词》,我先把我自己谱的曲子弹唱给她们听,又使我这个爷爷惊喜的是,她们居然很爱听,要我反覆唱。她们先是静静地听,注意我的口型,然后跟著我打拍子,过一会儿,她们自己唱了起来,整首诗就很快记住了。
  杜甫诗云:“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对年幼的孩子们来说,唐诗就是春天的细雨、好雨。我的孙女们读的唐诗还不多,可我已经觉察到这种春雨在不知不觉间滋润著她们的心灵,丰富著她们的生活。
  有一天,我在家陪她们,一个感人情景忽然出现在我眼前:小孙女索非亚-艾忻正站在地毯上,一边舞蹈,一边唱著:“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大孙女克拉拉-艾悦伏在小书桌上,照书一笔笔慢慢地抄写著:“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有一次,我让她们学形容词,如用“蓝蓝的”形容天空,用“黑黑的”形容眼睛。第二天复习,她们已会说“蓝蓝的天”、“黑黑的眼睛”。接著我要她们自己形容“草”,我想,她们肯定会说“青青的草”或“绿绿的草”。可出乎我意外,艾忻回答的是:“离离原上草”。艾悦接著念“一岁一枯荣”,然后两人一起念:“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有一次,奶奶给她们洗澡,在给她们的头发浇水时连说了几声“低头”、“低头”,奶奶想不到的是,姐妹俩居然异口同声回答说:“低头思故乡。”
  我知道,孙女们现在还不明白什么是“故乡”,但当她们长大了,学了中文,有机会去中国旅行、探亲或留学时,一定会记起她们幼时背诵的唐诗,知道中国就是她们的故乡,知道中国是一个历史悠久、文化发达的国家,是一个美好的诗的国度,她们自己是值得骄傲的中华儿女的后代。
  ──201627发表于《侨报周末》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7 ny.usqiaobao.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