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陈安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92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闲话之艺苑草:笑谈诸国人

已有 1030 次阅读8-10-2015 02:18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美国杂文家乔·奎恩南(Joe Queenan) 给多家报刊撰写反讽幽默文章,自嘲为新闻界“丑角”。《华尔街日报》有其专栏,不久前有一篇文章笑谈各国人,主要矛头指向俄罗斯人,似乎其他国家的人尚好理解,可俄罗斯人简直不可理喻。
  奎恩南先谈自己的同胞:“美国人喜爱开高速车、住大房子、去海滩。我们怀疑权威,爱干我们自己的事儿,下班要早点,可以每天去看电影。我们是派对动物,也人人都想发财致富。”当然,他说,欧洲人不懂美国人为何如此喜爱枪支和淡啤酒。
  然后谈法国人:“让法国人动心的是:食物、葡萄酒、文化、法兰西。法国人对世界其他地区的态度是:我们有巴黎,你们没有。我们明白这一点,知道法国人源自巴黎。”不过,他说,美国人不明白法国人为何如此宠爱美国喜剧演员杰里·刘易斯。
  再谈英国人:“他们喜爱皇家剧院提供的没完没了的滑稽肥皂剧,对足球、板球和温布尔登网球赛认真得要命。他们有从琐闻逸事中觅得乐趣的非凡才能。他们因感到大不列颠不可毁灭而极为骄傲。他们不认为英国是欧洲的一部分。”可是,他说,没有人理解英国人为什么把褐色、而不是绿色看作春天的颜色。
  至于其他大多数国家,奎恩南觉得都比较容易理解:“意大利人热情奔放,中国人足智多谋,日本人自说自话,瑞士人谦恭低调,北朝鲜人精神失常。”还有巴西人、澳大利亚人、德国人,等等,都不难了解,连加拿大人也并不神秘,他们爱说:“我们不在乎其他人怎么想,我们就爱生活在北国寒带。”
  对俄罗斯人就不一样了,奎恩南一口气说了一连串不理解:“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喜欢伊凡雷帝、历届沙皇、约瑟夫·斯大林和弗拉基米尔·普京这些人。我不爱他们的饮食。我不知他们为什么有自杀性的酗酒习惯,也不知为什么俄罗斯男子平均寿命只有64岁却没引起惊扰。我不理解他们对共产主义的怀恋。我不懂为什么列宁仍然躺在那个陵墓里。”
  奎恩南说,大多数国家都希望被人爱,俄罗斯人却不在乎。古巴、委内瑞拉等国恨美国,巴基斯坦恨印度,恨俄罗斯的国家可多多了,爱沙尼亚,乌克兰,格鲁吉亚,波兰,所有前苏联加盟共和国,都恨俄罗斯。
  尽管长期的冷战早已结束,但许多美国人至今不喜欢俄罗斯。不过,笔者觉得奎恩南应该提到许多美国人至今喜爱俄罗斯文学。纽约眺望出版社于2013年开始推出俄罗斯经典文学作品英译本,计划在10年内出版125种,形成一个“俄罗斯文库”。出版人彼得·梅耶说:“俄罗斯文库将通过文学把人们聚集在一起。”
  ──201588发表于《侨报周末》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7 ny.usqiaobao.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