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范雯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6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红楼梦贾府衰落背后藏三大中产危机

已有 292 次阅读7-25-2018 09:05 A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小时候看《红楼梦》,总把它当成是一部爱情片,一边看宝玉黛玉谈恋爱,一边着急,这俩人怎么还不在一起啊。

现在再看《红楼梦》,剧情还是那个剧情,但总觉得一切都变了:

- 宝黛虽然情投意合,但薛宝钗好像确实是豪门儿媳的合适人选

- 凤姐色厉内荏,再精明强干仍然拗不过被休惨死的命运

- 刘姥姥看似粗鄙,实际精通人情世故而又心怀良善

其中最大的感悟,是从同情贾府衰落后的穷途末路,变成看明白这大家族衰落背后,经济、阶层变化的一些不容忽视的真想和思考:

曹先生一本《红楼梦》,看似十二钗莺莺燕燕,实则是一部大家族阶层滑落、人间百态毕露的写实史。

阶层的滑落:从开国创一代到“中等之家”

《红楼梦》的主角,是贾、王、薛、史四大家族中的贾家。

贾家先祖出身草莽,因为加入了一个牛逼的创业团队打江山,立下赫赫战功,被封为公爵,拿下了稳固的第一桶金,称得上是创一代。

先祖的子女,就是我们熟悉的宁荣二公,而老太君贾母,是荣国公的儿媳妇。算下来,贾宝玉这一代,已经是宁荣二府的第四代。

清代的爵位是世袭制,虽然每过一代,会降一级,但贾家也可以说是历经几代富贵,按我们现在的说法,可以算得上是old money了。

从贾家吃穿用度的排场和讲究来看,也能看得出几代富贵的积淀:

刘姥姥进大观园的一回里,贾母让王熙凤给刘姥姥尝了道菜,叫做茄鲞。刘姥姥惊呼,“别哄我了,茄子跑出这个味儿来了, 我们也不用种粮食,只种茄子了。”

细问之下,才知道,这一道茄鲞,要拿十几只鸡来配菜,才做得出来。

《红楼梦》第五十四回,元宵节荣国府开宴席,席间贾母点戏,一出《寻梦》、一出《下书》,特别吩咐只用箫和笙笛演奏。

这个做派,也让席间很多听惯了各种戏班子的太太小姐们很是惊奇。

贾母一脸淡定:这也在人讲究罢了,这算什么出奇。

一般土豪喝酒只知道开拉菲,而老钱们则更讲究酒庄和年份。

一出戏,尽显贾母的素养和见识。

但这样一个富过三代的大家族,衰败的征兆早已显露端倪。

首先,贾家的社会地位已经大不如前。

清代的世袭爵位,每向后一辈,袭爵的等级就减一级,贾宝玉的父辈,已经从曾经的公侯降到了一等将军的职位。

贾家的子孙后代,在官场上也籍籍无名。只有荣国府宝玉的父亲贾政,勉强算得上最有功名,但也不过是一个五品员外郎,有名无实。

从财务上看,贾家更是入不敷出。

如果把贾家看做一个员工上千人的企业,那么这个企业的经营已经开始陷入困境。

贾政的薪水相对于大家庭的开支可以说是杯水车薪,而贵妃皇帝的赏赐,也是形式大于内容。

贾家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地租:

宁国府在黑山村有八、九个庄子,荣国府有八处庄地,而田地比宁国府“多着几倍”。荣、宁两府都把土地租外,还有大量农产品、牲畜、山野特产等物。

每个庄子正常每年能贡献大约价值5000两银子的地租和土特产,但五十三回里,黑山村庄头乌进孝来进献年节单子,因为天灾只上缴了2000多两,一下子损折一半:

收入逐年减少,贾家的开支却没有随之缩减。

府里上至夫人太太,下到丫鬟老妈子,上千人每月的月钱不能少。

每逢年节,还要大肆办酒席请戏班子做庆祝。

再加上贾元春回家省亲,荣国府修建大观园更是掏空了家底。只去姑苏采买女孩子和乐器一项,就支出了3万两白银!

随着日常开支逐渐吃紧,暗地里变卖家产的事情也时有发生:


面对阶层滑落的风险,贾家也不是毫无察觉。

早在秦可卿离世时,就托梦给凤姐敲响了警钟:不思后日,终非长策。还是要固本培元,免得家道中落,子孙连个去处都没有。

对于家族的衰落,贾母更是心知肚明,五十四回借着《掰谎记》,老太君发了通感慨,“别说那书上那些大家子,如今眼下拿着咱们这中等人家说起,也没那样的事...”

作为家族的首席执行官CEO,王熙凤苦心维持着一大家子的开销,甚至将府里待发的月钱拿去放高利贷贴补家用。

王熙凤病倒后,探春协理荣国府,想要在府里实行改革,开源节流;但仅凭她的热情和才干,根本无法改变多年的积弊,整治改革最终也以失败而告终。

从曾经的开国国公府,到现如今不过“中等之家”、而且难挽衰颓之势,贾家在几代人之间到底经历了什么?

无法避免的中产焦虑

其实贾家衰落的根本原因,在《红楼梦》开篇,就借冷子兴之口说了出来:

古人有言:‘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如今虽说不似先年那样兴盛,较之平常仕宦人家,到底气象不同。如今人口日多,事务日盛,主仆上下都是安富尊荣,运筹谋画的竟无一个,那日用排场,又不能将就省俭...这也是小事。更有一件大事:谁知这样钟鸣鼎食的人家儿,如今养的儿孙,竟一代不如一代了!”

子女的教育和传承,是贾家最大的硬伤。

从宁荣两位国公往下,贾家的子女的确可以说是一代不如一代。

宁荣国公往下的第二代,是代字辈,这一代乏善可陈,笔墨不多。

从代字辈往下,第三代,是文字辈,宁国府和荣国府各有两个儿子。

宁国府的贾敷早逝,次子贾敬,早年中了乙卯科进士,还算有出息。但是后来却沉迷丹药,每天都在外烧丹炼汞,最后因为服用丹砂致死。

贾敬的儿子贾珍,袭了三品爵位,但生活奢靡,作风混乱,被焦大醉骂和儿媳秦可卿有“扒灰”私通的嫌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至于贾珍的儿子贾蓉,就更没什么存在感了。

比起靠不住的宁国府一脉,荣国府稍好一些,人丁更兴旺,但竟然也找不到个能正经传接家业的。

荣国府第三代贾赦,也就是王熙凤的公公,袭了一等将军,但并不好好做官,反而依官作势胡作非为。

贾赦又生性好色,一把年纪还要威逼利诱讨贾母的贴身丫鬟鸳鸯做妾,惹得贾母大发雷霆,最后花800两银子买了个17岁的女孩子才作罢。

贾赦的兄弟,贾政,也就是贾宝玉的爹,算得上宁荣两府第三代里比较有出息的人物了,但也不过做个工部员外郎(从五品,不上不下的官职)。

贾政可以说是除贾母以外,荣国府的最高掌权者,虽然为人正派好读书,但对治家管钱一窍不通,是个甩手掌柜。

贾政的儿子,就是我们的主角贾宝玉,更是让人无奈。

宝玉并非不学无术,在警幻仙姑的眼中,他是个“天分高明,性情颖慧”的人。

大观园刚建成的时候,宝玉跟着老爸贾政赏园子,贾政有意考一考宝玉,让他给各处景观取名字。宝玉取的名字各有典故出处,频频得到贾政的赞许。

丫鬟晴雯含冤而死,他写了一篇洋洋洒洒的祭奠文《芙蓉女儿诔》,感情真挚,才气纵横。

但宝玉对考取功名,入仕做官一点兴趣也没有。他怕读《四书》之类的“圣贤书”,认为那些热衷功名的人是沽名钓誉,国贼禄鬼。

哪怕被他看重的同龄好友秦钟,在临终前劝他早日考取功名,千万不能像自己一样年少轻狂、错过时机,宝玉也没有任何想要投身仕途的想法。

对他来说,读书学习,不过是用来吟诗作对,和姐姐妹妹们一起消遣解闷,增加生活风雅乐趣的法子。

这样一个人,放在现代社会,也许会成为小有名气的才子;但在当时长辈和世人眼中,只能算是个从小被祖母溺爱过度、不折不扣的败家子,对家族的兴衰没有半分责任和担当。

等到最后整个家族败落,他珍视的姐妹们各奔东西,下场凄凉,他却只能做一个无能为力的旁观者。

除了子女教育,中产阶级的普遍焦虑,贾家也都没落下:

资产积累不足

祖辈传下的田产,在几代传承中,没有任何的增长。而佃租收入,却可能随着天灾人祸,随时减少折半。

秦可卿死时,给王熙凤托梦,劝她趁着今日富贵,在祖茔附近多购置田庄、房舍、田地等,也把家塾设在附近,即便是以后犯了什么事,和祖宗祭祀相关的产业也不会被罚没,子孙后代读书务农也有个退路。

秦可卿的建议,其实是想通过购置资产,给家族子孙安置好未来生活的底线,最差,仍然可以有部分祖产度日,不至于流落在外,无枝可依。

可惜的是,凤姐虽然精明强干,却没有这等心胸魄力,最多也只是尽力整饬内务,在贾家即将败落之际,想办法想着多赚钱存钱,最终自己也没能逃过这一劫。

缺乏风险抵御能力

虽然贾家位列公卿,但子孙后代在朝堂上的影响日渐式微,到了宝玉这一代,就只能靠着入宫为妃的贾元春帮衬门楣,还有贾母曾有的一些老人脉关系维持着。

无论对于更上层的政治风险,还是现实迫近的财务风险,贾家既没有更强有力的上层支持,也缺乏能力挽狂澜的人物。

元春、贾母相继过世,贾家就像是一艘在海上漂浮的巨舰,虽然仍然体型巨大,但已无法抵御风雨飘摇。

等到忠顺亲王发难,贾雨村落井下石,贾家落了个被抄家的下场,树倒猢狲散。

 

《红楼梦》是一部公认的人情小说巨著,它搭建了一个巨大的时代舞台,其间社会变迁,阶层更迭,人际关系,职场理论,命运起伏,在贾府这个大家族的背景下,交叉上演。

贾家从位列权贵,一步步滑落到中等之家,再堕入社会底层,其实也给我们敲响了警钟。

要有获取增值资产的意识

积累资产,不断增加被动收入,是古往今来不破的“保富”方法。

及早建立积累资产的意识,而不是把钱花在消耗性的支出上,能帮我们夯实财富的基础。

曾经田庄、房舍等是投资的首选,现在我们则有了更多金融投资资产的选择。

会赚钱比有钱更重要

哪怕是巨富之家,也经不起财富的不断消耗。

我们存钱,并不在于要追求一个高额的数字,而是要让财富进入正向循环,不断增值。

曾经有朋友有过这样一个评论:真正的财富自由,并不是手上握着房子,而是知道自己具备赚钱的能力,哪怕有一天要推倒重来,也能够从零开始,重新积累财富。

除了靠工作能力积累第一桶金,学会用钱赚钱的理财投资能力,也同样重要。

最好的传承不是财富,而是教育

贾家几代以来的发展就是最好的例子。

财务上的安排,也许可以防范后代滑落的底线,但并不能确保他们的生活能够纳入正轨,获得幸福。

但良好的教育,能帮助他们树立积极的生活目标,有责任和担当,创造自己理想的生活。

反观我们自己,也同样如此。

追求财富固然重要,但以数字为目标的生活,无异于本末倒置。

我一直很相信,理财更简单,人生更自由。

而想要获得真正的自由,首先要摆脱以阶层或者世俗意义上成功标准的束缚。

金钱和财富是我们实现自己所追求生活的一大助力,但它更像是进度条,而不是终点线。

更重要的,还是我们每个人都能不断接近更真实的自己,找到属于自己的安身立命之本。


文章来源:简七读财;作者:简七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8 ny.uschinapress.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