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范雯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6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儿子忘了父亲的交代 父亲被骂了几百年

已有 421 次阅读3-23-2018 08:31 A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气节是评价古代文人的指标之一,不论其文笔如何,倘若气节有失,那么,其终究逃不过万夫所指的下场。今天要讲的明末文豪钱谦益,就是站在道德舆论的风口浪尖上,那么,我们该如何评价这位变节文人呢?


  这里,黄宗羲给了我们一个模糊的答案。


  钱谦益的笔杆子十分硬,明朝末期这位文人的文采足以傲视文坛。钱谦益跟东林党人士和后来的复社人士关西不错,在崇祯皇帝继位那年,因为徇私舞弊被同朝大臣参了一本,被皇帝罢免撵回老家了。后来,李自成兵锋直指京城,福王在南京为帝,钱谦益敏锐的察觉到自己翻身的机会来了,于是,联络了当时被东林党和复社人士都瞧不起的马士英等人,依附他们妄图搞出一些风波,这一行为让他半生名节扫地。

  

后来,满人入关,建立大清,钱谦益投降异族,腆着脸做上了“二臣”。  

  

钱谦益的作为,为曾经东林党老朋友不齿,他自己也清楚这一点,但是,朝代更迭,倘若想让自己身家性命周全,必须得做出屈辱的抉择。其实,我们很难用单纯的“忠奸”二字来评价此人,在那个朝代更迭天地变色的年代,使人变节的因素实在太多了。

  
黄宗羲的父亲正是东林党人士,这位御史死于朝中阉党之手。黄宗羲本人也曾以复明为己任,还参与过抵抗满清的战争,在起兵失败后隐居,专心写书再不出仕。虽说,黄宗羲不忘国仇家恨,但是,黄宗羲对钱谦益这位文豪始终抱着理解的态度。




黄宗羲的运气不太好,崇祯继位的时候他的父亲得以平反,自己终于可以前往考场参加科举,可是,却因为种种原因屡战屡败。虽说,科举不中,可是,他的才华却被流传开来,钱谦益大为赏识此人,两个人的关系始终很密切。

  
钱谦益被撵回老家种田后,靠着卖文章糊口,由于他的文笔绝佳,所以,找他写文章的人很多,赚了不菲的润笔费。但文人总有文思枯竭的时候,钱谦益岁数大了,思路不如年轻时那般清晰,所以,只能找些“枪手”来替自己写作。

  

黄宗羲就是在这个时间被钱谦益“请”来当枪手的。钱家虽然衰落,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钱谦益居住的半野堂藏书极多,黄宗羲经常来他家看书,钱谦益对这个落魄文人也很不错,经常与之结伴读书。某次,黄宗羲住在钱家,入夜的时候钱谦益拎着灯笼前来探访,以夫人的名义送给黄宗羲一笔银两。


  
陈寅恪先生从钱谦益夫人柳如是的别传中考证,钱谦益在投降后有过反清复明的打算,还在暗地里参与谋划过黄毓祺的起兵。但是,在黄毓祺败亡后钱谦益受到牵连,幸亏,夫人柳如是四处打点,为丈夫找了个靠山,这才让钱谦益得以幸免。甚至,郑成功的战舰攻打南京的时候,陈寅恪先生觉得钱谦益夫妇也曾在暗中相助。

  

这些说法的真实性我们抛开不提,但是,像钱谦益这种文豪,绝对会在乎名节二字,所以,他想参与到反清复明的事业中为自己正名,这是合情合理的。陈寅恪先生还认为,钱谦益一辈子最大的污点就是投降异族,但是,这是他软弱的性格所造成的,他对清朝也不会心服。


钱谦益年迈的时候身染恶疾,黄宗羲前往探病,钱谦益以自己身染重病为由,求黄宗羲替自己写三篇文章。黄宗羲权衡利弊,想了许久,并未答应钱谦益。之后,钱谦益将黄宗羲领进书房,把门反锁,这下黄宗羲慌了,不得已之下只能答应代笔。

  

黄宗羲不亏为文笔卓绝之人,几个时辰就写完了三篇文章,钱谦益查验过后大加赞赏,还把自己的儿子叫来床前,说道:“只有黄宗羲先生是知我之人,我死后的盖棺定论一定不要找其他人书写,必须让黄宗羲先生亲自执笔。”

  

清康熙三年五月二十四日,钱谦益八十三岁高龄去世,葬于虞山南麓。钱谦益病故后,他儿子把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请其他人给父亲写了篇文章。黄宗羲听闻后长舒一口气,说道:“免于是非,真是太幸运了。”



从这些事里我们能看出,黄宗羲这个人见识极广,远超那些酸腐书生,他能理解在变乱中一个苟活的文人,也没有端着道德的架子谴责钱谦益,对钱谦益始终以礼相待。可黄宗羲毕竟是个有风骨的书生,他嘴上不说,心里也不会赞同钱谦益的所作所为。

这样一个有气节的文人,当然不想违心夸赞一个失去气节的文人,让他来书写钱谦益的盖棺定论实在太为难了。黄宗羲是个聪明人,他可不想褒扬钱谦益,那样的话,其实就是在抹黑自己。

  
乾隆四十一年十二月,乾隆帝亲诏钱谦益列传《贰臣传》乙编,以示与洪承畴之别。钱基博在《明代文学》中评价:“钱氏以明代文章钜公,而冠逊清贰臣传之首,人品自是可议!”
  
参考资料:

  『钱海岳:《南明史·钱谦益传》、《钱谦益,文人从政的悲剧》』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8 ny.uschinapress.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