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范雯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6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长白山萨满文化解读《盗墓笔记》结局

已有 132 次阅读3-3-2018 05:34 A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对于《盗墓笔记》的结局,很多“稻米”(《盗墓笔记》的书迷)真的相信长白山上有青铜门,青铜门里有个人叫张起灵。2015年8月17日,数万“稻米”汇聚在长白山上,共赴“十年之约”。


“十年之约”是“稻米”的一个情结。按照书中所述,“十年之约”是小说中主角吴邪和张起灵的约定。书中提到,“老九门”约定“老九门”的人必须轮流守护青铜门后的秘密,以十年为期更换一次,但是除了张起灵所在的张家,“老九门”的其他人没有一个遵守约定。于是,张家一直独自承担守护青铜门后秘密的责任。如果在“老九门”按照承诺来守护秘密的情况下,在2005年应该轮到吴邪进到青铜门后面去待上十年。但是和吴邪有深厚感情的张起灵,决定代替吴邪守护这轮到吴家的十年,并且约定十年之后,吴邪来长白山青铜门接替张起灵的守门任务。今年8月17日,就是十年约满、张起灵回归日。


《盗墓笔记》书中描写:只见闷油瓶(张起灵的外号)竟然也穿着同样的盔甲,走在了队伍中间,他正常的人脸和四周妖怪一样的脸实在差别太大,我们一眼就认了出来。


我几乎要叫出来,难道闷油瓶死了,魂魄给这群阴兵勾去了?


再一看却看到闷油瓶子的身后还架着他那把黑金古刀,走路的动作和边上的阴兵完全不同。我马上就知道他还是活的。

那他想干什么?难道……我突然冒起十分大胆的念头——难道他想混进去?


这小子疯了!我一下子心跳就开始加速,一种久违的恐惧涌上了心头,呼吸开始急促起来,想上去阻止他,但是胖子死死地抓住我,不让我动弹。


我看到闷油瓶注意到了我们这边,把头转了一转,正看到我和胖子的脸,他突然竟味深长地笑了笑,动了动嘴巴,说的是:“再见。”


接着他就走入了青铜巨门之中,瞬间消失在了黑暗中。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脑袋几乎要炸裂了一样。


这是《盗墓笔记》中读者看到“小哥”张起灵的最后一幕,“十年之约”由此而来。


根据满学专家介绍,满族历史上,其先人的原始思想意识中曾存在过“生命魂”、“游离魂”、“转生魂”的概念。而满族传说《尼山萨满》中只在员外之子的灵魂情节中用了满文名称“法扬阿”(fayangga),它是满族的“生命魂”,其它“游离魂”和“转生魂”,这三者之间的关系如何?能否互相转化?但从《尼山萨满》所反映的灵魂在人的生命中的作用来看,这三种类型的灵魂在满族原始思想意识中是存在的。那么张起灵的“游离魂”是不是被阴兵抓走了?还是他的“生命魂”被萨满召唤去,承担某种神圣的使命?


其他民族的民间故事中也有许多例证。达斡尔族的传说《德莫日根》中,有两个年轻的女萨满都把真身留在阳间,让灵魂在虚无飘渺的世界里挥剑交锋。


在原始人的灵魂观念中,人死后灵魂离身去阴间世界了;但有的是变为飞禽飞走了。这种变化一般都是萨满或妇女,如满族《白鹰的故事》中,萨满死后变作白鹰飞走了。达斡尔族的《威兰德都和威尔迪莫日根》中,有一妇女死后变作小鸟在林中飞翔。鄂温克族小孩的灵魂都是变作小鸟。更应提到的是,赫哲族的莫日根故事中写道:在氏族和部落战争中,妇女和男人都变作“阔里”(游离魂),尤其妇女,她们忽而飞东忽而飞西,忽而从空中猛击对方,忽而从地下钻出来,帮助丈夫战斗。这种变成“阔里”的现象,我们从《一新萨满》中主人公的灵魂在阴间变作“阔里”的情节中得到启示,在赫哲族的思想观念中,妇女变作“阔里”,很可能也是由灵魂所变,至少与灵魂有直接关系。


总之,从原始人的灵魂观念来看,灵魂不仅有与活人面貌、形态、能力相同的特点,而且也有与活人形体大小、重量和速度等方面不同的特点。


原始人认为,灵魂既然能离开躯体,也能回到躯体内,人即可复活了。所以在原始人看来,只要有灵魂,人死了也可以复活。各民族的民间文学中,有许多反映人死而复生的故事。


达斡尔族《威兰德都和威尔迪莫日根》中威尔德都的灵魂变作小鸟,在弟弟哭泣的感动下,小鸟变作姐姐,复活了。这两个故事中的复活方式的共同特点是灵魂先变作一种物体或飞禽,在亲人的哭泣中,经过灵魂的变化而复生,其思维简单、离奇,幻化性很强。这时的灵魂无一定的去处,是飘向大自然中去。这是一种很原始的灵魂变化的复活方式。


随着人类社会的进一步发展,人们灵魂的归宿处——“阴间”观念产生了,这时便采用阴间取魂而使人死而复生的方式。满族传说《尼山萨满》是较为典型的例证。尼山萨满赴阴间找回员外之子“色尔古代•费扬古”的灵魂后,“把他的灵魂往体内一推”,这时助手唱催醒神歌,一会儿员外之子便复活了。这种死而复生的方式,需要有神通广大的萨满神术,从阴间取魂放入体内,萨满再跳神,人便可以复活。较之前一种方式,复活条件要困难得多,要复杂多了。


那么,“小哥”张起灵能否回来?一定邀请神通广大的大萨满施以“招魂术”,才能让他回归人间。


在《盗墓笔记》的“云顶天宫”章节中,提到了长白山中的一座雪山“三圣山”。


原文是这样写的:顺子(向导)解释道:“那座山叫三圣雪山(化名),这山只有非常小的一部分在我们这一边,雪线以上到那一边,都在朝鲜的边境里,我们过不去。”


胖子愣了一下,问道:“三圣雪山?是不是当年彭总司令抗美援朝的时候,志愿军后勤部队建设战后生命线时候翻的第一座雪山?”


很多“稻米”认为,青铜门就在这座山里。其实青铜门只是一种影像,是阴兵进入的地下大门。它在某种意义上是作者的隐喻。而青铜门是一种文明象征,代表中华上古文明之源,或者是青铜时代的寓意。长白山文化博大精深,是中华文明主要发祥地之一,更是东北亚的最高峰,远观恰如振翅飞翔的神鹰——海东青,它是满族世代崇拜的图腾。从古代先民到如今各民族崇拜山岳的遗风,可以看出原始萨满教的自然崇拜延续至今,蒙古族的敖包祭、西藏的玛尼石堆、哈萨克的鹰崇拜、满族的索罗杆子等等,都不同的折射出天穹崇拜观念。长白山上的“天宫”这是满族史诗和世代传说的圣地;“云顶天宫”的命题恰恰印证和勾画出“长白山天宫”的神圣殿堂;满族创世史诗《天宫大战》,演绎了天神“阿布卡赫赫”与恶魔“耶鲁里”的惊天动地的战争;最终天神战神恶魔,保佑宇宙万物的形象深深刻在满族人民的心中;天神至高无尚的神威,让人们顶礼膜拜有加。如同汉族的“夸父逐日”,满族等民族对天神的祭拜,可谓登峰造极。金字塔、通天塔、宇宙树、灵魂树、生命树、登天梯、神鹰飞天、萨满祈天等等,历代帝王登山封禅,归结都是为了祈求苍天保佑,天下太平;于是追日、祭天的壮举在上古演绎得波澜壮阔、轰轰烈烈。那么最能接近天神制高点,与天神沟通的萨满,是人类共同追求的终极,山岳文明由此产生,生活在长白山下的满族把高大雄伟的长白山当做通天塔、攀天梯就是理所当然的了。而在没有山岳的平原地带,如三星堆,人们只能修造人为的祭坛,借助最高的大树(宇宙树)来与天神对话,在三星堆祭祀坑中出土的大量青铜树(宇宙树)就是这个时期的代表。同样在祭山中产生的祭祀文明(如神庙、大型青铜器、礼器、牺牲等)在长白山和其他山岳中陆续出土发现。如果说青铜门后面的秘密我们可以大胆断言:一定是祭天神器和神灵偶像;或者说类似三星堆中的宇宙青铜树、萨满大铜人。总之,能与天神对话的萨满将会告诉你一切的,张起灵经过10年游魂,一定会得到萨满真传,回归长白山,成为萨满传人。


根据书中描述,有“稻米”推测雪山的位置:二道白河是真实地名,横山林区和营山村应该是长白山北坡最近的林场——黄松蒲林场。所谓雪山,因该是长白山雪线山峰,距离长白山最近的山峰是神坛山,其峰海拔1200米,坐落在长白山北坡国家森林公园内。


青铜门是阴兵出入的大门,那么阴兵出入之地不可能在山顶,一定在潮湿的地下河谷里,而除了松花江之源的长白瀑布,就只有“神坛山”下的“神水河”了(当地人也称“大戏台河”),长白瀑布如雷,鬼魅深惧之。更不可能成为阴兵的栖息之地,那么只有“神水河”才是作者描写的灵魂游离之地。这里也曾是满族先世肃慎人生活的原始部落。


史书记载:“陇西,过焉支山千余里,击匈奴,得胡首虏(骑)万八千余级,破得休屠王祭天金人。”金人祭天是古代匈奴最高礼节,其风影响北方各族,金人铸造当选大萨满作“献牲”施金铸造真身金人也。


“小哥”在哪儿?是被萨满招魂而去,其身已镀金化成金萨满祭天去了吗?“神坛山”下“女神庙”里的巨石椅上可留有“小哥”的踪影?明年8月17日,长白山千米雪线上的神坛山的女神庙里,小哥定会在那里等你!


(作者:北派山主)

新华网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8 ny.uschinapress.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