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范雯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6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胡蝶揭露张学良九一八之夜真相

已有 187 次阅读1-10-2018 07:02 A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九·一八”事变后,天津《庸报》上出现了《张学良的“九·一八”之夜》:“民国二十年九月十八日夜,日本关东军发动大规模进攻,一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东北三省之同胞陷入水深火热之中,而东北军之最高统帅张学良将军彼时正与红粉佳人胡蝶共舞于北平六国饭店……”

  (一)

  张学良与影星胡蝶


  还有报纸披露得越来越具体,说胡蝶与张学良如何由跳舞而相识,进而“过从甚密”,“张学良赠胡蝶十万巨款”云云。有的报纸刊登了系列文章,《红颜祸国》《不爱江山爱美人》《东三省就是这样丢掉的》。这些报道多见于小报,都是描写东北军主帅张学良面对日军炮轰和烧杀不但不抵抗,反而还在舞厅跳舞。报道的作者大多无名。

  时任广西大学校长的马君武,在上海《时事新报》发表《哀沈阳》一诗:“赵四风流朱五狂,翩翩胡蝶正当行。温柔乡是英雄冢,哪管东师入沈阳……”诗一见报,流传甚广,引舆论哗然,似乎坐实了张学良与影星胡蝶共舞的传闻。

  如此形势下,张学良就算有委屈也百口难辨,只得辞官去了巴黎。为此,林语堂还幽了他一把默:赞助革命丢爸爸,拥护统一失老家。巴黎风光多和丽,将军走马看茶花。

  那么,关于张学良与胡蝶的传闻是真的吗?

  (二)

  1931年9月6日,张学良致荣臻的不抵抗密电


  “九·一八”事变当时,张学良身患伤寒未愈,在北京协和医院疗养。就在那一夜,张学良因招待宋哲元等将领,携夫人于凤至及赵四小姐在前门外中和戏院观看梅兰芳的演出。

  观剧途中,张学良侍卫副官谭海速来报告“沈阳发生事变”。

  张学良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随即起身前往装有电话的协和医院。接通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公署参谋长荣臻电话了解详情后,立即电话报告南京当局,请示如何应变。张学良还召来顾问特纳,让他通知欧洲各国驻北平新闻记者,即时通报日寇进攻沈阳的消息。

  稍后,南京回电称:“日军此举,不过是寻常挑衅性质,为免除事件扩大,绝不允许抵抗。”随后,《北平特讯》载,事变第二天,《大公报》记者胡政之赶到协和医院病房采访了张学良,张学良对记者说:“吾已令我部士兵,对日挑衅,不得抵抗,故北大营我军,早令收缴军械,存于库房,此事自应由政府负责交涉……仍望国民冷静隐忍。”


  (三)

  马君武与他写的《哀沈阳》


  日本深知张学良的立场和秉性,对他的存在还是很有顾忌的。他们先是对张学良展开了拉拢,孰知遭到了拒绝,日本人很生气,就想办法要搞臭他。

  要使一个名人名誉扫地,最方便最快捷的便是从他的私生活入手,制造绯闻。

  说来也巧,当时正赶上了胡蝶去北平拍摄电影《自由之花》的外景,而这部片子讲述的是小凤仙和蔡锷将军的故事,其中涉及到了袁世凯与日本人的无耻勾结。这又引起了日本人的嫉恨,于是日本人便把胡蝶当做了向张学良抹黑的武器。

  经过精心策划,由日本通讯社煽风点火,散布谣言,而南京政府的亲日派也借题发挥,为蒋介石和日本开脱罪责。于是,张学良的这些花边新闻便流传而出。

  至于马君武实名发表的《哀沈阳》一诗,后人评价是出于对张学良的怨恨。

  因为张学良当初给天津张伯苓办的南开大学,捐助了不少资金。马君武得知后,求见张学良,也希望能得到一笔捐款助学,那时他正在北平创建私立民国大学,或许是因为东北情况紧张,加上张学良自己身体也不好,便没有接见他。于此,马君武便很不满意,个人怨恨情绪浓厚。


  (四)

  老年张学良与赵四小姐


  30多年后,胡蝶在台湾发表声明:“我已蒙了30多年的冤屈,因为我从来就没有见过张学良,张学良也从未见过我。”她还说:“马君武的诗对我的事业有所帮助,因为此诗让我一时红了起来。但我现在老了,我要澄清事实,不能让这段历史永远错误下去。”

  而当初的“不抵抗命令”究竟是谁下的?历史众说纷纭,有人说并非是蒋介石下的,因为没有确切的史料可以查询蒋介石授意张学良消极抵抗或不抵抗,并且那天晚上,蒋介石还在开往江西的永绥号军舰上,19日早上抵达南昌后才知道“九·一八”事变爆发。

  张学良与蒋介石


 那么之后,蒋介石是否发过这样的电文呢?

  1990年,蒋氏父子已去世,张学良获得自由,可以出来说话了。有媒体采访他,问到了当年的“九一八事变”,张学良说:“关于不抵抗的事与蒋介石无关。”

张学良这句话到底是为亡者讳,还是大实话?如今,这些历史当事人都已作古,历史疑团至今没有完全解开,但史界普遍认为,这是一句真话。


作者:山野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8 ny.uschinapress.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