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范雯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6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巫术:古代皇权争夺战另类武器

已有 225 次阅读1-4-2018 08:09 A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在11月15日连续发生的爆炸声让这个国家一度成为全世界关注的热点。老总统穆加贝与副总统姆南加古瓦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是构成这个国家局势现状的关键性因素之一。此前,穆加贝在解除姆南加古瓦副总统职务时,曾指控这位副总统阴谋夺权,并借助巫术。总统对副总统的这一指控,是否真实,作为局外人,我们并不知晓。但在中国古代,借助巫术来争夺皇位的例子,却真不少。


在理性昌明的今天,我们不相信巫术,也就理所当然地认为巫术在古代皇权争夺中起不了多大作用。其实不然,巫术在皇位争夺战中作用极大,大到能使流血漂橹、江山易主。这倒不是因为巫术本身有什么效用,而是巫术能够引发一系列意想不到的政治效应;巫术不是真的,可古人面对巫术时的极端化的情绪表露却是真的。


行巫蛊、祝诅之事的,在古代往往会被重罚,这类人士动辄身获极刑。“造畜蛊毒、厌魅”更被视为“不道”,列“十恶”之一。古代统治者之所以会严惩巫术犯罪,原因之一在于他们对此怀有极度的恐惧。在传统社会,皇帝的权力几乎可以左右世俗世界的一切,但面对超验世界,却无能无力。对此,皇帝极端忌惮可能利用超验世界元素危害自身统治的行为,宁可错杀、也不放过,甚至反复确认是否有漏网之鱼。


尽管如此,在古代皇权争夺战中,巫术仍然没有被禁绝,而是作为一项秘密武器,时不时地登场。在残酷的权力游戏中,巫术的使用方法有两种。一种是直接施害于政敌,诅咒对方死亡。从科学的角度看,这种方法并不灵验,施害者往往弄巧成拙,使事情失控。另一种则是将“使用巫术”作为罪名,反诬政敌。统治者往往宁信其有不信其无,政敌一般会无辜“躺枪”。


“巫术”:古代皇权争夺战中的另类武器


为上位无所不用其极:画个圈圈诅咒你


将巫术直接施害于人并引发巨大政治风暴的,当属南朝刘宋时期宋文帝的太子刘劭。宋文帝刘义隆算得上南北朝少有的励精图治的好皇帝,一手开创出“元嘉之治”的盛世局面,可他对儿子的教育却是失败的,其太子刘劭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熊孩子,以致后世史家写到这位太子爷,常称之为“元凶劭”。事情在《资治通鉴》中有详细记载。刘劭的姐妹东阳公主有一个婢女叫王鹦鹉,这个王鹦鹉结交了一位号称有特异功能的巫女严道育,“自言能辟谷服食,役使鬼物”。严道育经常出入公主家,不仅迷惑住了公主,还把经常来此的太子刘劭以及太子的异母弟弟始兴王刘濬一同迷惑住了。开始,刘劭兄弟仅仅是希望借助神秘力量使自己平时犯下的错不要被皇帝知道,“欲令过不上闻”。可事情发展到后来,就对皇帝本人行祝诅之事了。在巫女严道育的指挥下,太子、王爷、公主三个当儿女的,竟然“琢玉为上形像,埋于含章殿前”,对亲爹行巫蛊。这个过程,公主的婢女王鹦鹉和奴仆陈天与、黄门陈庆国都参与其中。


其实巫蛊并没有什么作用。真正引发政治风暴的,是有人告发了这次巫蛊之事。告发者是黄门陈庆国。他之所以告发,纯粹是怕被太子杀人灭口。原来,王鹦鹉和另一个知情者奴仆陈天与有私情,后来公主病死,作为婢女的王鹦鹉便嫁给他人为妾。王鹦鹉怕陈天与将私情暴露,便以担心巫蛊之事外泄为名,唆使太子杀人灭口。这一下子惊到了黄门陈庆国,为了自保,便向皇帝告发了此事。


然而宋文帝的做法却非常隐忍,仅仅将王鹦鹉收捕、命有关部门审查此案而已。巫女严道育跑了。对于自己的两个儿子,仅仅是派使者“切责”,两个当儿子的“惶惧无辞,惟陈谢而已”。皇帝的隐忍,埋下了更大的政治祸患。


其实这时候,宋文帝的想法是,巫蛊之事的主因在巫女严道育,自己的儿女只不过被其所惑,只要断绝与巫女来往,事情大可挽回。但到了第二年,宋文帝在不断搜捕严道育的过程中得到消息:太子和刘濬竟然一直与严道育来往,严道育时常躲藏在这两个人的处所!皇帝“惆怅惋骇”,既为儿子感到难过惋惜,又震惊恐惧!宋文帝此刻决定废太子刘劭、赐死刘濬。但宋文帝仍然不能当机立断,因为他正陷入太子被废之后当另立何人的纠结与犹豫之中。于是,他和几位大臣反反复复商量,始终拿不定主意。商量时,皇帝担心事情外泄,怀疑有人窃听,必须要绕墙壁检查。宋文帝疑神疑鬼,唯独没有怀疑自己的枕边人潘淑妃,事情都一五一十告诉了潘淑妃。可潘淑妃恰恰是刘濬的母亲(《资治通鉴》中为其亲母,《南史》中为其养母)。你要杀人家儿子,人家怎能不通风报信?!潘淑妃马上通知了儿子刘濬,刘濬又迅速通知了太子刘劭。刘劭召集东宫亲信武装,杀入宫中,将父亲宋文帝杀死。宋文帝面对来犯的东宫武装,曾举几抵抗,结果五指皆被斩断,随后被杀,极其惨烈。宋文帝死后,潘淑妃及皇帝亲信左右以及近臣皆被杀死,随后,举国大乱。


这个过程中,双方都是惧怕的,宋文帝对于巫术的惧怕导致他迟早要制裁太子;太子则惧怕行巫术的高风险,惧怕一旦行巫蛊之罪名坐实后所遭受的惩罚,所以,只怕他一开始就在寻求最坏情形下的反制手段。而这种惧怕本身,又击毁了父子间的基本信任,导致宋文帝与大臣商量事要“绕壁检行,虑有窃听者”。


在皇权争夺的过程中,巫蛊之术不仅仅用来害人,有时还会用来自保。当然同样没什么用。隋文帝的第一个太子杨勇,不得父母宠爱。他骄奢淫逸,宠爱侍妾,甚至还身负毒害元配夫人的嫌疑,大为父母厌憎。再加上弟弟杨广和重臣杨素从中煽风点火、挑拨离间,使杨勇这太子之位,摇摇欲坠。杨勇自己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开始惶恐不安,并寻求巫术,以求保住皇位继承人的身份。于是他“使新丰人王辅贤造诸厌胜”,类似于用各种巫术器具避邪祈吉,也算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但这终究不是一个办法,最终杨勇被废,弟弟杨广成功上位。


在某些历史叙述当中,巫术也充当了成吉思汗的两个儿子窝阔台、拖雷兄弟之间斗争的利器。窝阔台继承汗位之后,身患重病,弟弟拖雷向天祷告,愿以身代兄,并喝了“巫觋祓除衅涤之水”,结果这次“巫术”神奇地奏效了,哥哥疾病痊愈,弟弟不久后病死。《元史》中的这段记载,后世解读不一,不少人怀疑哥哥以“巫术”之名暗中下毒,但毕竟没有证据。


巫蛊之祸中的“躺枪者”


巫蛊之祸中最著名的“躺枪者”当是西汉“戾太子”刘据。他的父亲汉武帝刘彻一直热衷于求访术士、追求长生不死之道。与此对应,刘彻对他人的神秘追求又极为忌惮,尤其对巫蛊之事毫不容忍。早年失宠的皇后陈氏被废去后位,即与行巫蛊事发有关。到晚年,他对 巫蛊事件的处理更是毫不手软,连他的亲生女儿阳石公主、诸邑公主都因牵连公孙敬声巫蛊祝诅一案而被处死。


“巫术”:古代皇权争夺战中的另类武器


讲述“戾太子”刘据故事的连环画《巫蛊之祸》


人年纪一大,身体便容易不好,但根据《资治通鉴》的记载,年事已高的汉武帝身体一不好,就会怀疑有人用巫蛊害自己。而更加恐怖的是,在武帝的积威之下,被诬指施行巫蛊的人,没有办法申辩,即“有与无,莫敢讼其冤者”。武帝身边的宠臣江充一直与太子刘据不睦,他担心武帝百年之后,刘据会对自己不利,所以决定利用武帝惧怕巫蛊的心态,消灭刘据。所以当武帝身体不适,江充进言“上疾祟在巫蛊”。这可能也恰恰是皇帝自己想听的,于是命江充“治巫蛊狱”。在“京师、三辅连及郡、国,坐而死者前后数万人”之后,江充指示手下的胡巫得出蛊气在宫中的结论。武帝准许江充进宫办案,江充便把皇后、太子等人的宫殿挖得像装修现场一样,得出“于太子宫得木人尤多”的结论。太子恐惧异常,与老师都担心“无以自明”,再加上“江充持太子甚急”,于是起兵杀死江充。最后,武帝派兵镇压,双方大战,长安城血流成河,最终刘据兵败自杀。从科学上没有任何效力的巫术,却足够导致双方的疑惧。内心的疑惧导致了一场父子间的大战,最终伏尸数万、流血漂橹。


但对于巫蛊之祸的记载,《汉书》与《资治通鉴》的记载有所不同,《汉书》中直接说:“充遂至太子宫掘蛊,得桐木人。”学者辛德勇据此以及其他一些史料线索,认为刘据确有行巫蛊之实,未必是江充栽赃。


戾太子是否无辜姑且不论,历史上其他因巫蛊之事躺枪者也不少有。隋文帝杨坚的第四子蜀王杨秀也是类似情况。隋文帝的另外两个儿子太子杨勇和次子杨广曾展开过激烈的夺嫡之战,最后战斗以杨勇太子之位被废,杨广上位而结束。作为吃瓜群众的杨秀却对此很不满。杨广本对这个弟弟颇为忌惮,这下更要下手对付了。于是,“阴令杨素求其罪而谮之”。后来,杨秀被治罪,杨广和杨素进一步落井下石,使出了巫蛊的狠招:“太子阴作偶人,书上及汉王姓字,缚手钉心,令人埋之华山下,令杨素发之。”太子杨广悄悄制作了写着皇帝和他们幼弟杨谅名字的偶人,缚手钉心,埋在华山下,而让杨素发掘,诬陷此为杨秀所为,以达到构陷的目的。最终的结果是,皇帝并没有处死杨秀,而是一直将其软禁。他死于江都兵变之后,比政敌哥哥杨广还多活了些时日。


(文/蔡栋)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8 ny.usqiaobao.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