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范雯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6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南明永历帝的缅甸流亡

已有 146 次阅读9-29-2017 08:04 A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南明永历帝的缅甸流亡:从官兵解械、皇室受戮到亲受监禁


李定国抗击清军


与清军磨盘山一战之后,南明武将李定国率残部向萨尔温江上游南逃时,永历帝一行崎岖跋涉,于1659年3月的第三周通过铜壁关入缅甸境,一路上不愿再南奔的士兵时有哗变,部伍大乱。同时,清军亦因磨盘山之战而受到削弱,士气不振,而且粮饷也不足,因此只能在距腾越不远处略作搜索,不久便返师东归,未能继续追逐永历帝和李定国。


在边界的缅甸一方,永历帝一行还剩一千五百人,物资极度匮乏,护驾兵士大半已逃亡。前来迎接的当地缅官说,当地的纯朴百姓感到害怕,只有一切外来的人完全解除武装之后,他们才能前来供应衣食所需。在此关头,永历朝司空见惯的痛史又重演了。这就是朝廷文臣对马吉翔的指责。同类指责以前一再提出,这次又重提,即马吉翔(他在云南府时曾任首辅)控制了朝政。


更有甚者,他们还指出,今日皇帝的处境甚至比以前更为不利,究其原因,是定策只知求稳,处事但求妥协,而对这一切实际应负责任的,正是马吉翔。以前他们指控马吉翔迁就孙可望,甚至鼓励孙可望擅作帝王威福,并与其合谋杀害“安龙十八先生”;然后又在事后责备他出了这个逃到缅甸的坏主意;现在则诋毁他自作主张,屈从缅方官员的要求,使永历帝一行不但武装解除,甚至“不带寸铁在身上”。


于是这个在缅甸的小朝廷又经历了一场磨难,在此期间,“外朝”官员自命有理由指责马吉翔篡夺皇帝权力,使永历帝陷于大劫。令人起疑的是,这一说法与皇帝身旁一位小内监的回忆恰好相反。这位小内监并不提及马吉翔,大体上把皇帝说成是自作决定的。


孙可望


3 月的最后一周,在缅甸的八莫城,永历帝及六百四十六名随行人员,在伊洛瓦底江上船,其余的九百左右,则自陆路南行,双方打算在缅甸首都阿瓦会合。但是,当皇帝的船队抵达井梗时,缅甸人就开始威逼和破坏了。他们声称,需要核实皇帝一行的身份,于是问及明朝后期缅中间礼仪之事。


马吉翔自认不解明朝制度,因而对这类问题无法作答。缅人当然不会满足,直到黔国公沐天波出示印信,与缅人所保存万历年间敕书上所钤之印相对,才袪除了疑团。


有几位朝臣,担心日后处境更为不妙,于是想让皇帝东行,到伊洛瓦底江上游地区与李定国联络,但为马吉翔所阻止。据说马吉翔还应缅人之请,致书八莫地区的一位明将,说永历帝已由海路前往福建,因此该将领及其他明朝武臣应停止前进,否则其部下及其他在缅甸的明朝子民都将被杀。


与此同时,走陆路的一批人抵达了阿瓦,殊不知前来寻找永历帝的白文选,已与缅人恶战了一场。缅人可能把这一批人也看成了一支脱逃的中国军队,可能只是为了报复;总之,他们向这批人发起了攻击,杀死了八百余人,剩下的九十人左右逃入荒野,据说有数人最后抵达暹罗。



东东和曦曦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7 ny.usqiaobao.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