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范雯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6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军阀混战:直奉战争与国奉战争

已有 232 次阅读9-10-2017 09:08 A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1922年直皖战争后,控制北京政府大权的直、奉两个军阀集团,在处置皖系残余势力、划分地盘等问题上产生严重矛盾。1921年12月受奉系支持的梁土诒出任国务总理并组织内阁。




  民国初年,复辟的和立宪的两班人马就像开玩笑一样三天两头换,对于百姓而言,除了大战以外,更像是在看闹剧,而军阀混战直奉战争就是其中一出好戏。


  第一次直奉战争


  马厂,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因而成为的主要战场。


  1922年直皖战争后,控制北京政府大权的直、奉两个军阀集团,在处置皖系残余势力、划分地盘等问题上产生严重矛盾。1921年12月受奉系支持的梁土诒出任国务总理并组织内阁,极大地刺激了直系。1922年初,吴佩孚借全国人民举国反对“山东问题”之机,攻击梁士诒内阁任用卖国贼曹汝霖等,使梁内阁处于人人喊打的境地。直系此举,使张作霖非常恼怒,决心以武力相对抗。


  4月10日,奉军开始入关。入关奉军以张作霖为总指挥兵分两路,一路由热河进入北京,一路由山海关到达天津。到15日,奉军入关改称“镇威军”,在天津军粮城设司令部,从军粮城、静海,一直开到马厂,驻守马厂的直军陆军第二十六师师长、曹锟之弟曹瑛面对奉军的入关,吓得弃职逃走。吴佩孚急令张国熔前往代理。


  至4月21日,直奉双方军队布置基本就绪。直系设总司令部于保定,总指挥为吴佩孚。直军兵力分东、西、陇海三路。与此相对应,奉军亦兵分3路。


  直奉两军相比较,军队人数奉军约12万,而直军不满10万;武器装备奉军亦占优势,有大炮150尊,机关枪200余挺,而直军只有大炮100余尊,机关枪百挺。此时,奉军还有大批剽悍的马队。直军虽有飞机助战,但并未发挥作用,其优势主要是军队训练有素。


  东路战场在津浦线,以马厂为中心。奉军有张作相任师长的二十七师、许兰州的骑兵旅和张学良的卫队旅等部。直军作战部队是张国熔的二十六师,后来加入张福来的第二十四师。


  4月29日,张作霖和吴佩孚分别下达攻击令。战争在马厂、固安、长辛店同时开火。在东线直奉两军战线相连。奉军第三、第四两队由马厂沿津浦路南下,直军第二十六师阻击,枪声大作,双方交战多时,互有伤亡。后面奉军援军至,直军不支,折回沧州、马厂、唐官屯之间。次日,奉军再度进攻,占领马厂后营,遂据青县。直军退守大城,张作相率军助攻大城,直军第二十六师伤亡400余人,被迫向河间、任丘退却,奉军占领大城。下午6时,驻守静海的李景林部发现青县、静海交接处有直军在挖地,急调军进击。直军急退。奉军骑兵一营赶到,触发直军所布地雷,伤亡几尽。张作霖闻之,令奉军与直军作战时,须半追半守,以避地雷。5月3日,张学良负伤。东路直军在中路胜利消息传来后,群情振奋,一举攻占马厂、青县,奉军向唐官屯、静海退却。


  5月4日,西线奉军第十六师师长王廷祯倒戈,此为直奉战争决定胜败的主要因素。5月5日,直军乘胜追击,三线先后占领静海、廊坊、丰台等地,奉军残部逃退,张作霖只得率残部三四万逃回东北。


  这次直奉战争,打了6昼夜就告结束。最后奉军败北,直系二十六师仍占马厂。1924年秋,第二次直奉战争又起,直军战败南逃,奉军郭松龄部混成旅占马厂。


  

国奉战争及直奉战争

鲁联军进攻国民军


  第二次直奉战争后,冯玉祥所部改称“中华民国国民军”,自任总司令。1925年11月,冯玉祥与奉系郭松龄达成了反奉协定,又与奉系张作霖部下、时任直隶督军的李景林秘密合作,建立了冯、郭、李反奉三角同盟。随后郭松龄号称东北国民军,通电宣布班师回奉。冯玉祥派兵进入热河,援助郭部。李景林看到热河已被国民军占领,十分不满,撕毁盟约,于12月4日,宣布通电讨冯,国奉战争爆发。


  国民军分南北两路向李景林进军。北路第一军张之江部由落垡攻占杨村。南部第二军邓宝珊攻取保定之后,因国民一军攻天津不下,国民军总部遂决定令邓军进攻马厂奉军,以威胁天津左翼。


  邓宝珊率3个师5个旅两个骑兵团,从大城县进入青县,直逼马厂。双方在马厂交战,互为攻守,各有胜负。其时,战争甚为激列,枪弹如雨、炮火震天,血肉横飞,尸骸枕藉,惨不忍睹。据《青县志》记载,国奉两军在马厂接触,“攻守两月一捷一挫,忽进忽退,地方靡乱,胜负不分。时当冲锋激战,炮震肉飞,血暴土碧,须臾之间伏尸盈野,境内之棺木征求既罄,船运车载遍及邻邦,战后所不胜收之,残骸遗骨犹枕藉相望,可谓极人世之至惨也。”


  到12月24日,奉军败至天津,天津被克,国民军进入。


  李景林从天津被国民军赶走后,率其残部去济南投靠了张宗昌,于1926年初与张宗昌的鲁军组成了直鲁联军。国民军占领京、津、直隶、热河等地后,由于冯玉祥同情孙中山的主张,并不断与苏联取得联系,被称为“赤化将军”,引起了帝国主义和直、奉军阀的恐慌。他们在北方的攻击目标便是倾向革命的国民军。在帝国主义策划下,通过张宗昌与李景林的穿针引线,直、奉军阀开始对话,进而在“反赤”的目标下联合起来,商议联合进攻国民军的计划。


  1926年1月20日,奉系的张作霖会同张宗昌、李景林的直鲁联军以及直系的吴佩孚,分别从东北、山东、河南、直隶等地,向国民军发动进攻。


  直隶方面:直鲁联军全部占领山东后,即把重兵压向直隶战场。在吴佩孚发动对河南的进攻后,直鲁联军发动了对直隶的进攻。国民军在马厂兵营左右设防,战线长达六七十里。从2月19日至23日,李景林部与国民军在沧州、马厂之间展开了拉据战。3月1日,张宗昌增兵发动进攻,一度占领马厂、静海、独流,使天津震动。冯玉祥派鹿仲麟、孙岳到前线督战,经过猛烈战斗,8日才夺回马厂、青县。


  据当时报载,直奉军阀混战劫掠之后,“万家无雉堞之遗,四处尽焦伤之骨”。据《青县志》载,民国“十五年春二月直鲁联军北进,二十一日陷沧州,国民二十三军败北。二十三日联军分三路入青,西至大城东至沧静之交。城乡民舍十无一空,丈夫供输送,妇女任爨炊,老弱奔走不暇,山崩地陷,境内沸然。当是时国民军设防于马厂左右,鏖战二十余日,溃捷时忽进退无常,凡火线履广可六七十里,袤可三四十里,纵横蹂躏,居民之家私荡然无存。自有战事以来,罹害之剧,莫为此为甚。国民一军忽由津至,联军不支节节退却,一军进逼所在,激战至兴济、辛集以南,相持十数日,战祸至为惨酷,嗣国民一军之退,联军大至络绎于途,及至事定。两方供给费以亿计,而无形之损失当倍蓰之,人民被枪炮伤亡者一百余名,烧毁庐舍千有余间,尤为可惨”。


  在日本等帝国主义的极力庇护下,直鲁联军继续北进,先后攻下青县、马厂、唐官屯,于3月23日占领天津,孙岳被赶走。直隶等地区成了奉系军阀的势力范围,达两年之久。直系联军孙殿英之三十五师驻马厂,并建兵工厂制造步枪。


  t927年至1937年,马厂一带兵来将往,“城头变幻大王旗”,正如民间常言:铁打的军营,流水的兵。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7 ny.usqiaobao.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