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范雯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6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731部队杀人科学家的战后高尚生活

已有 129 次阅读8-17-2017 10:32 A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战后,他们回归日本的庸常生活,换上了一副温和有礼的面孔,对过去只字不提,他们成了好丈夫和好父亲,渐渐老去而佝偻的身躯让人们认为他们是那种即使是交通事故伤害他人都会感到极度痛苦的人,更不要说杀人。

战后细菌战的科学家们几乎毫无例外,都过上了上等的、受人尊重的生活,他们不是在政府重要部门任职,如文部省,就是在军事部门,如自卫队、防卫大学任职,或在日本的大学、学界成为大学者,还有在大的医药企业如武田药品任要职,最差的也是自由行医,衣食无忧。甚至整个日本的战后生物医药化学科学的起飞都缘于这些应该站到战犯审判法庭上的人们。日本国立预防卫生研究所战后八任所长,七任中有前日本细菌战部队和机构成员的背景,其中一位副所长曾经在南京的1644细菌部队负责秘密鼠疫实验。

…………………………

最近NHK播放关于731部队进行活人实验的纪录片,出现了一大批日本科学家名字,他们大多出于日本帝国的最高学府——京都帝国大学和东京帝国大学,虽然有人也曾出现过内心的挣扎,但他们最后都积极参与了那场“科学的狂欢”,当战争结束,美国和日本完成了那桩丑陋的交易之后,他们大都没有受到审判和惩罚,安然开始了他们的战后生活……

一、

1994年开始进行细菌战受害者对日诉讼后,作为原告团团长的王选,开始关心一个问题:战后,那些曾经在731工厂进行人体实验,生产细菌的科学家都干什么去了?

王选开始一点点搜寻战后未受任何惩处的日本细菌战研究、开发和使用者的踪迹,发现得越多,王选越感到震惊:“这些应受严厉惩处的战犯在战后日本事业上的风调雨顺,担任了日本政府机构、研究机构、大学学府的要职,成为日本新一代的精英分子!”

“这从一个侧面,揭示了战后日本的社会构成,也说明日本的‘历史问题’源远流长和根深蒂固。实际上,未受到追究的医学犯罪,在战后日本社会中继续产生影响,造成现实危害。”

这种历史问题造成社会危害的典型例子,是王选在日本遇到的众议员川田悦子,她的儿子川田龙平就是受害者之一。731部队细菌战骨干,石井四郞的左右手内藤良一战后成立的绿十字公司,为牟取暴利出售带有艾滋病毒的血液制品,致使日本国内至少有2000人以上的血友病人感染上艾滋病毒。上世纪90年代以来,绿十字公司药物致害丑闻不断。根据最近发现,绿十字公司所售药物还使成千上万日本人感染C型肝炎,可能感染者人数据说达200万。2000年2月,几位绿十字公司负责人被判刑,绿十字公司被另一家公司收买,成百上千控告前绿十字和它的继承公司的诉讼在日本法庭悬而未决。

绿十字丑闻事件下的抗议活动绿十字丑闻事件下的抗议活动

1989年东京出版的杂志《Days Japan》第六期上发表过一篇文章,这是一篇表扬战后创造日本经济奇迹的精英的长达15页的文章,题目是《黑色血液和白色基因》,数十名科技人员的照片登载在上面,此外还有日本著名的防疫药品研究所的9位前任所长的照片,这些人大都出身“高贵”,不是东京帝国大学,就是京都帝国大学,但细细考察,他们与731部队的关系就暴露无余。内藤良一创立了绿十字公司,731部队第二任部队长北野政次为绿十字公司最高顾问、东京分社社长,731部队结核课课长二木秀雄为绿十字公司创立者之一、股东,9420部队的大田黑猪一郎是绿十字公司京都分社社长。

还不只一家绿十字公司,战后很多日本大型正规制药公司都雇佣了前731部队成员,并将他们放在关键性的岗位上,它们包括武田制药公司、早川医药公司和S.J有限公司等。日本的东京大学、京都大学、大阪大学、金泽大学、昭和药科大学、名古屋市立大学等都有731部队的成员,或当校领导或是学科带头人。731部队的成员在战后大都混得不错。

731部队病理课课长冈本耕造战后是京都大学医学部部长、京都大学名誉教授 ,后来爬上了第59届日本病理学会总会会长的位置;731部队的田宫猛雄为东京大学医学部部长、国立癌中心总长、日本医学会会长;731部队霍乱课课长凑正男、伤寒课课长田部井战后是京都大学医学部教授;那个以解剖活人著称的石川太刀雄丸,号称731部队“快刀手”的病理班班长 ,成了金泽大学的校长。

而731部队研究骨干金子顺一等一干人马,则进了日本防卫厅、防卫大学和自卫队,成了军方人士,其中731部队大连支部中黑秀外之是自卫队卫生学校校长;园口忠雄,731部队宁波细菌作战运输指挥官,成了陆上自卫队卫生学校副校长;731部队航空班班长,驾驶飞机向中国常德、宁波等地撒细菌的增田美保,成了防卫大学陆上防卫学教授。

在政界,731部队气性坏疽、炭疽班班长植村肇是文部省教科书主任调查官,这种背景可以想见他对731部队和细菌战写入教科书会是什么样的态度。

吉村寿人,731部队冻伤课课长,战后成了日本京都府立医科大学校长,出自他手下的学生成千上万,不知道他会如何教给学生医学伦理和对生命的尊重。

当年日本为了实现征服西伯利亚的野心,冻疮研究便成为当务之急。吉村寿人被从日本调往东北。在NHK的纪录片里引用了他日记里的记述,讲到自己被从火热的研究里调入731部队,感到“身体被撕裂般的痛苦”,并受到导师不接受调遣就会被逐出师门的威胁,但片子里没说的是,他到了平房731部队,就得到一大笔基金,在平房给自己搭建一栋两层建筑,其中包括一个室内的人类冰冻实验室,这样他就可以在一年四季里随时进行冰冻实验。在实验室里,医生们可以随意控制实验对象暴露的环境温度,甚至可以让他们遭遇零下70摄氏度的极冷环境。

实验都是在活人身上进行的,一层层的水浇在他们的胳膊和手上,等皮肤表面结了冰,技术人员会有刨削工具凿掉,然后再浇上冰水,反复多次后,拿一根棍子敲打他们的手臂,当发出敲击木板才会有的响声时,表明人体组织已经冻结实了。

经过反复的冰冻与结冻实验,他们最终确定让冰冻的组织重回健康状态的最佳方法是在流动的热水里解冻,而且水温精确到37.7摄氏度。而如果水温达到50度,就会适得其反。

这个科学数据背后,是大量的活人饱受冷冻与解冻的折磨,他们的四肢或者因为冻疮而产生坏疽,或者被截去四肢,或者因为坏疽而死去。

战后的吉村一直隐瞒着自己的过往,当日本记者近藤昭二90年代找到吉村寿人,问他是不是731部队冻伤课课长时,这个大学校长夺路而逃。

“你是不是731部队冻伤实验班班长?”近藤问。

“有这样的事吗?虽然同名同姓,但我不是。”

这是近藤对吉村寿人的第一次采访。

10多年后,近藤用证据证实了这个人就是731部队冻伤实验班的班长,他们将人脱光鞋子露出手,绑在零下三四十摄氏度的户外,直到手和脚敲击时发出“梆、梆”的响声为止,然后再将人拉到热屋子里进行解冻,解冻之后,再到室外进行冷冻,以此找到人体冷冻之后最佳的解冻温度和方式,目的是为日本的攻占西伯利亚计划找到应对寒冷天气的方法。

王选根据对70年代末以来在日本、英国、美国、加拿大发表的有关研究和专著检索发现,在战后,当年拿人体所做的实验,竟然成为细菌战科学家们占领政府、医学、教育、科学领域要职的敲门砖,一个规律显示出来,当年越是研究深入、杀人多的科学家,战后占据的地位就越高。而这样做的时候,没有人表现应该有的反省和心理矛盾。

金子顺一在东京审判一结束就把他在中国所做的研究论文,提交到东京大学申请博士学位。金子顺一在战后接受美军调查时,曾经对于731部队的人体实验及细菌战攻击极力隐瞒,后来在免于起诉的许诺下才讲出真情。他是日本细菌战研究和实战中关于鼠疫细菌武器的核心研究专家,为取得医学博士学位,他将自己战时在陆军军医学校防疫研究室工作期间,从1940年6月至1944年7月所撰写的8篇细菌战研究论文收集整理成《金子顺一论文集》,这份论文在1949年获得了东京大学的审查,金子顺一顺利得到了医学博士学位,这8篇论文一看就是细菌武器鼠疫杀人的详细研究,就算这样的内容,东京大学校长也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如此行事的还有笠原四郎,731部队病毒、力克次体课课长。在平房进行秘密研究的同时,他就担任北里大学的教职,是日本社会顶级生物学家之一。

1941年他成功分离出了出血热的致病病毒,1943年4月2日,作为日本主流报纸的《朝日新闻》刊登题目为《军医的又一声呐喊:可怕的出血热病原体今已查出》的文章。出血热是一种东北的地方性流行疾病,病毒是由老鼠身上的扁虱所携带和传播的,当时,731部队的673分队驻扎在东北小镇孙吴,在那里治疗苏联边境上得病的铁道工兵,笠原发现了出血热的致病源——一种寄生在扁虱体内的细菌,当时科学界曾普遍怀疑,出血热致病的微生物是力克次体,这次发现无疑是一项巨大的成就,这种死亡率10%的疾病被命名为孙吴热,其后,笠原发表于《日本生理学刊》(日本顶级医学期刊)上的论文,都是以虚假的数据形式来发表,因为需要掩盖背后用活人做实验的事实,其中描述了一只实验室的猴子发烧时的体温达到了40.2摄氏度,破绽就出在这里:任何各类的猴子都不可能有如此高的体温,只有人类可以。

直到1985年,笠原在接受英国研究人员的采访时才承认,论文中的种种病变,并不发生在猴子身上,而是发生在人身上。战后回到日本,他继续在北里研究所做研究,并出任副所长。

二、

1931年9月18日,沈阳奉天郊外发生了柳条湖事件,日本关东军自己爆破了南满洲铁路,制造了并挑起了战争,这就是“9.18事变”。

而在日本本土,日本军医学校紧急完成了战时体制,军医学校防疫部动员大批临时雇员,生产伤寒、鼠疫、霍乱等各种疫苗,应对日本军队在战场上的防疫问题。当时对霍乱既不能预防也无法治疗,还有伤寒等,成为日本军队减员的一个重要因为,日俄战争中,有报告说日军死于战场死亡的只占死亡总数的22.8%,多数死亡是因为军中疫病的流行。

一个人冒了出来,发明并生产了个人专利产品,一种能大量培养细菌的培养罐:“石井式培养罐“,可以大量生产预防痢疾的药片。

就在这一年,这个叫石井四郞的人,给日军高层指挥官写了一封信,信中说:“现在是时候开始我们的实验了。我们请求前往满洲开发新武器”。

日本的细菌战理论,早已在1940年之前成熟,除了石井四郞是这方面的“大专家”外,还有一位就是增田知贞。他是日本京都帝国大学医学部细菌学博士,石井四郞的校友,《陆军学校五十年史》是昭和十一年(1936年)所出的一部校庆书籍,其中记载,增田知贞发表论文18篇,比他的学长石井四郞的理论文章要多得多,石井也不过有有5篇而已,因此增田知贞是公认的日本著名的细菌战理论家。

1947年11月,增田将他完成于1942年的《细菌战》一文交给了美国底特里克基地的调查官爱德华.希尔博士。希尔将之译成18页的英文,附在《希尔报告》之后,并在《细菌战》的末页亲手手书“Incredible”(难以置信),以表达了他的对于增田的细菌战理论的惊讶。

美国档案解密后,近藤昭二找到了该文,并把它编入《731.细菌战资料集成》CD-ROM版出版,至此,中外学者才了解到日本当年细菌战理论的成熟、慎密与残酷。美国档案解密后,近藤昭二找到了该文,并把它编入《731.细菌战资料集成》CD-ROM版出版,至此,中外学者才了解到日本当年细菌战理论的成熟、慎密与残酷。

…………………………

【什么叫“细菌战】

“我方为了获取更有利的(战略)位置而对敌方使用致病性细菌以破坏敌方有生目标的行为称作细菌战。”

【细菌战的特点】

“由于疫病的自然流行和人为爆发是很难区别的,因此细菌战具有隐蔽性,我们要以利用细菌战去隐蔽地达到战争目的。”

【细菌战的功效】

“细菌战不仅能用来杀死敌方军人,而且能用来破坏敌方领土内的人口、牲畜、家禽、谷物和蔬菜,还能用来针对敌方的同盟国家。”

【细菌武器的种类】

“可以用于细菌战的致病微生物有如下种类:鼠疫、霍乱、伤寒、痢疾、肺结核、马鼻疽、炭疽、地中海热、兔子热、破伤风、气坏疽、肉毒杆菌毒素、白喉、葡萄球菌、链球菌;螺旋体和病原虫:急性传染性黄疸、回归热、性病、疟疾、黑热病;立克次氏体:斑疹伤寒、爆发性斑疹伤寒、恙虫病、洛矶山斑疹热;病毒:登革热、黄热、天花、口蹄疫、狂犬病、流行性脑炎、流行性贫血”。

【细菌战的攻击目标】

“细菌战的攻击目标通常可有如下选择:(1)人口集中的战区);(2)重要的军政人物(3)军队集中的城市;(4)位于交通沿线的城镇、乡村;(5)首都和重要城市;(6)军工厂;(7)航运和交通系统;(8)学校、剧院和人群集中地;(9)水源地;(10)内河与沿海的重要目标;(11)军马等军用动物;(12)大范围供应的粮食等食品。”

………………

如此完美清晰的细菌战理念出现于1940年代的日本,使日本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以科学手段来管理细菌战争的现代国家。

在这之前,用微生物来充当战争武器从来没有被人们认真地考虑过。当年的人们可没现在的医生那样掌握着种类繁多的抗生素。在日本细菌战研究的科学不断找到更强大的鼠疫、炭疽、霍乱伤寒等细菌武器的时候,当时就算是最先进的国家,人们用来抵抗细菌感染的药物也只是磺酰胺化合物。直到1940年,美国才找到了大规模生产青霉素的方法。也就是说,在当时如果被生物武器攻击,基本上等于没有有效的药物来救治。

1940年天皇下达密令,增加秘密部队的研究人员、实验室和武装人员的配备,731部队增加到3000人。近藤找到的1941年的《满洲驻屯陆军部队的编制及编制改正完成之件》等文件显示,正是基于天皇编制权的军令,确定了这支部队的编制和扩编。

东军给水部”处于关东军司令官统辖之下,分别隶属于关东军司令部第一(作战)部和该司令部军医部,实际上石井四郎可以越过关东军,直接与东京的参谋本部联络,寻求指示,而且他也常常这样做。外表上这只部队是为军队提供“防疫”、“供水”,实际上是开发细菌武器并将其实推向战争运用。在极秘密的情况下这只部队每年会得到1000万日元的经费(1940年数额),经费是在对国会议员也保密的情况下支出的。

实施细菌战的四个条件,一是需要大量经过专业培养的科学人员,基础科学研究要达到一定的水准,并形成一定的研究高度;二,科学研究和生产能够支撑其进行细菌战的细菌武器,并能找到具体的施放方式,而这种施放方式能够保障细菌和微生物能够始终处于活跃状态,并能感染到人,而且更重要的一条是,感染到人后,还能形成更大范围的流行;三是攻击方能够找到避免自己同样受到感染的的方法;四是政治方面国家的领导人和细菌战的执行者丧失人类伦理的底线。

而快速取得数据的最好办法就是直接在人体上进行实验

石井四郞把平房打造成了这样一个地方:在这里不用区分对与错,这里是研究尖端科学的地方,不应受伦理制约。1938年,石井四郞从日本京都帝国大学带来7名教员来担任平房主要项目的主任,就算是到了平房不愿意参加残酷的实验的人,也会被德高望重的前辈老师们以“你不按我的去做,就把你逐出师门”相威胁。

狂热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更浸透了对科学成就的追求,使这些研究者认为用人体做实验与植物或动物做实验毫无二致,而日本人又是人类中的“神选民族”,是“天照大御神的子孙”,天皇就是活着的神,用劣等的中国人进行实验,是让这些人没有价值的人为一个更高的事业而牺牲,反而成全了他们。

三、

1936年秋,“关东军防疫部”围起哈尔滨郊外平房六平方公里,开始建造设施。

为了保守“国内不能做的事情”的秘密,平房设施内被隔离的特设牢房7号、8号楼,石井四郎不放心交给别人来管理,只有自己的二哥石井刚男。刚男在平房不使用石井这个姓氏,而是使用了假名,叫“细谷刚男”,他担任班长进行现场指挥。而他的三哥,石井三男,则在731部队担任动物班的班长。每天出入7、8栋的人员要向保密班作业人数,作业人身份证明及接受身体检查等。

7号、8号楼是一个特设的监狱,它被围在3、4、5、6号楼中间,从外面完全看不到。而且,入口处还有一扇沉重的铁门。这个特设的监狱有20多个房间,最多可收容400名犯人,里面关押着中国人、苏联人、朝鲜人、蒙古人。这些人被取消了姓名,全部以圆木代称,以一根、两根来计算。围着7号、8号楼的3、4、5、6号楼形成一个巨大的口号型,因此被称作“口号楼”或“四方楼”,它们是三层的巨大坚固建筑,大小约100米×100米见方,1940年建成时,这里冷暖气设备完备,它是731部队的第一部细菌研究部与第四部细菌制造部所在地,这里可以直接从被围困在中间的7、8号监狱楼里提取活人进行鼠疫、霍乱、伤寒、炭疽菌等细菌武器的研究和制造。

1938年6月根据“关东军参谋部命令第1539号设定了“特别军事区”。到1939平房的设施完成时它的规模令人惊异。从平的蓝图上看,营内至少建有76栋建筑,包括巨大的本部楼房,研究室,文职人员宿舍,兵营,弹药库,实验动物用的小屋,马厩,还有解剖房,可全年使用的冻伤实验室,监狱、专用飞机场,发电站,处理人体和动物死骸的3个焚尸炉等。除些之外,平房还有日本上流社会所具的从精神到物质的所有东西 :一座神道教庙宇,几间饭店,一所酒吧,一间为731队员子弟提供小学和初中教育的学校,一座可以放电影的大礼堂,一个游泳池,几座花园,一座图书馆,以及为部队栽培果树和蔬菜用的大农场,农场里还配备了几个植物细菌武器实验用的温室。还有一些小型娱乐场所。

日本的科学家白天杀人做实验,晚上则享受着有声有色的生活。

基地的覆盖面积达6平方公里,规模可与奥斯威辛集中营匹敌。

1952年1月的《每日新闻》发表了一个饱受良心谴责的当事人(真实身份至今不明)以“前日军上校板木千叶”为笔名的文章,披露了平房建成时石井四郞发表讲话的情景:

1936年秋,在平房的新建的大型行政办公楼的会议室,石井向60多从日本汇集而来的科学家发表演说,这间会议室有着日式的空旷和简洁。会议室中间一块正方形的地毯上,摆放着一盆怒放的菊花,它是这间房子里的唯一装饰物。石井面对这些日本一流的生物、医学家说:“作为医生,我们的天职就是去挑战由微生物所造成的各种疾病,去阻断所有入侵人类身体的道路,去战胜我们身体内的所有不速之客。去创造一套最有效的治疗方案。尽管,我们现在所从事的研究工作与这些原则相背,并可能使作为医生的我们感到有些许的痛苦,但是,我恳求你们进行这项研究,因为,它将给你们带来双重的激动。一是作为科学家,可以尽你所能地去探寻自然科学的真理,研究与发现那个未知的世界;二是作为军人,可以成功地研制出一种制敌的有力武器。

“而平房预备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丰富资源和自由处置权,除了在座的各位,其他任何人,就算在他最疯狂的梦境里,他能想到在这样的旷野中,竟有一间如此先进、杰出且有文化的实验室吗?”

柄泽十三夫就是用这样的理论来说服自己的,这个原本立志要做一名仁医的清贫农家子弟,在“勉勉强强地参加到细菌战的准备工作后”改变了想法,而改为笃信、崇敬和为做大的事业而献身的高亢情绪,“我清楚地确信石井在那里打开了一项伟大的科学实验”。在短暂的心理不安之后他很快就说服了自己,毫无负担地投入到细菌制造中。

“人体实验明明白白是件坏事。但是在“731”等地正是那些有思想、有辨别能力的医生们在干。在通常的社会中,这些人决不会去杀人。他们是那种即使是因交通事:故伤害他人都会感到痛苦的人。”日本细菌战研究者常石敬一在他的细菌战部队和两名自杀的医学一书中写道。

他们或者是儿子,或者是父亲,平常都是善良的人,但进入平房的体系里,便毫无良心不安地杀人。

没有忏悔,更不要说公开承认自己所做的恶行,或许在他们看来那只是再正常不过的“科学研究”,或者可以把责任推到“战争状态”上去,正如石井的女儿评价父亲:“如果没有战争,没有选择医学这一条路,以父亲的天分也会在医学以外的领域,或许就是在政治方面有所成就,会成为一个独特的政治家。父亲作为帝国陆军的军医和军人,在职期间做的事情或是被迫的一切事情,以任何道德标准来衡量,都是应该受到谴责的。但即使这样,不能忘了这都是在极其异常的状况下发生的。当时是战争中”。

这种说法不无其合理之处,这些日本的精英科学家们,如果在和平状态,很可能都是对人类健康事业卓有贡献的人物,但他们如何从日常的自我,安然转向了杀人的他者?在731部队,所有关于人性的认知都不见了,置换成可以若无其事的作恶的“731部队模式”。因为是在特殊状态下,那个原本的自我,如何应该为他者的那个我承担罪责?

 在被告席中认罪的柄泽十三夫。柄泽后来在刑满释放后自杀在被告席中认罪的柄泽十三夫。柄泽后来在刑满释放后自杀

战争状态,我能怎样?在强大的国家、民族、正义事业的说辞下,个人处于被裹胁状态,但作为一个个体的人,又是如何跨过那道人性的门槛的呢?

石井四郞在伯力审判开审时“失踪”了一段时间,据说是为了应对审判而采取的特殊策略,其妻子说从那以后,他便痴迷于禅宗,每天到自家附近的月桂寺里听禅,此时的石井四郞已是白发苍苍,脸上的表情温良和善。

东京审判的法庭离月桂寺近在咫尺,但审判的大幕早已落下,东京审判法庭里的法槌的敲击声再也惊不到他了。石井的女儿说石井临死前恳请时任上智大学校长的赫尔曼.霍伊费尔斯神父为他洗礼,忽而之间,他又成了一名基督徒。

1959年10月9日,石井四郞因患喉头癌去世,时年69岁。731部队第二任部队长北野政次担任丧葬委员会委员长,在东京举办过仪式后,又在家乡千叶县加茂村石井家的宅院里举行了仪式。

“仪式非常盛大隆重,是这一带很少见到的。”近藤采访到的一位石井的邻居说。

罪恶不被清算和审判,结果会怎样?20多年来,王选一直在发出这样的诘问。

以下名单是王选找到的细菌战有关部队及机构的部分人员在战后任职情况,其中个别为非医学者: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7 ny.usqiaobao.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