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张宗子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28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兴之所至:压桥魂

已有 95 次阅读9-28-2017 03:01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文/张宗子
  “永远”是个令人惊心动魄的词。寻常小事加上“永远”二字,就不是人能轻易承受的了。“永远”把生活中一切暂时的悲欢离合,变成了如蛆附骨的噩梦。我们该庆幸世上一切都是在变化中,而且是瞬间即逝的。
  叔本华说人生最根本的悲剧在于个体不可避免的死亡,可是他没有读到乔纳森·斯威夫特、博尔赫斯和一位名叫乌苏拉·勒奎恩的当代美国女作家对永生毫不留情的嘲讽。灵魂转世大概也可以算作一种永生,但命运的骰子未必总会掷到明亮的一面。
  在我老家光山,出县城往南走几里路,就到了南大河,淮河的一道小小的支流。小时候,那是最好的游乐之地。河水清澈,沙底柔软,可以游水嬉戏。水中常见一种叫沙狗子的细鱼,三五成群,婉约而来,见人则倏然而逝,快如闪电。岸边芦苇成林,草窠里可以拣到鸟蛋。河上有桥,可以畅望风景。从桥下走,看见头上巨大的桥墩,即使在盛夏,阴影里也透著凉意。旁顾无人,觉得阴森森的,不由得心里发毛。
  阴森,是因为桥魂的传说。
  建桥是大事,一座桥,必须压一个人的魂在里头,这桥才结实,不出邪事。至于怎么压,压在哪儿,我不清楚。有人说是压在桥墩下面,把生人的魂喊进去,就压住了。我上小学的时候,河上建新桥,就听到警告,少到那儿去。如果去了,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千万不能答应。
  新桥很快建成,桥墩下有没有压魂呢?似乎没人说起。后来读到有人记录的民间说法,那桥当时没有压桥魂,因此,几乎每年都发生车祸,一出车祸就死人。
  某年一个深夜,一个醉汉回家时,在桥头被车撞死。街坊邻居们说,他死后,托梦给正在家里睡觉的七十多岁的母亲,说他成了桥魂。桥魂是永远不得投胎转世的。这个四十多岁的汉子因为家穷,娶不到媳妇,一直打单身,母子二人相依为命。
    得到托梦,他母亲就去了桥下——据说她能看到儿子的鬼魂——以后每天提个篮子,装了供品送去给儿子吃,还说要天天陪著儿子。几年后,老太太死了,死前央求邻居把她埋在桥墩下,说她要用自己的魂把儿子的魂替换出来。母亲成了桥魂,儿子可以投胎了。
  这对贫穷母子的故事,读后令人唏嘘。
  压桥魂的传说应该是由来很久的。不仅桥,建造高楼大厦以及其他工程,都有类似的迷信。如今只说被压,自然想起李复言《续玄怪录》中王湟的故事。故事说王湟傍晚赶路,在郊外新坟旁看到一个漂亮的白衣少妇,带着侍女,哀哭不已。王湟殷勤相问,得知她新近丧偶,无家可归。王湟就把她带回家,一起过日子。几个月后,王湟有事去洛阳,在街上遇到认识的道人,道人说他面色很不好,问明情况,告诉他,那漂亮女人是鬼,跟她混下去会没命的。王湟不听劝告。再过十几天,又见到道人,道人说他死定了。不信,可以拿道符回家试试看。又嘱咐王湟的仆人,让他注意王湟死时的情景。
  王湟回到家,把符拿出来,妇人立即变成了庙里神像脚下踏着的小鬼,恶狠狠地说:“为什么听妖道的话让我现形?”当即把王湟推倒,一脚踩死。
  道士赶到,王湟早已断气。仆人告诉他事情的经过,道士连连叹息,说,这是北天王脚下的耐重鬼,三千年可以找个替身,他年数已满,化为美女,用你家主人替换了他。王煌如果坐着死,三千年后也能找替身,如今躺着死,脊骨被踩断,就永远不得翻身了。
  精怪变美女害人的故事很多,死亡结局也是常事,但《王湟》有一种宿命的悲哀。和被压在桥下做桥魂的人一样,耐重鬼也是永远不得脱身。这是多么残酷的永远。
  中国有很多说法,自古流传下来,民间信之不疑,实际上太残忍,是早该唾弃的。比如铸剑,屡铸不成,铸师割头发,剪指甲,甚至刺血投入炉中,都不起作用,最后舍身以殉,才铸出举世无双的利器。烧制瓷器,为了烧出某种稀奇的釉彩,千试万试,不能成功,瓷匠年轻的女儿只好跳进炉子里,以血肉调和,创造出绝世之美。有人说是为了追求艺术而不惜生命,我觉得无论什么艺术,什么伟大工程,都不比生命更贵重。有人愿意改一改孟姜女的传说,为了长城永固,让她压在烽火台下做墙魂吗?(2017年9月10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7 ny.usqiaobao.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