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张宗子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28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兴之所至:磨镜少年

已有 632 次阅读7-6-2017 02:09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文/张宗子
  侯孝贤拍了电影《刺客聂隐娘》,唐人小说中的旷世名篇遂为大众所熟知,然而因此去读原文,甚至进一步去读裴铏和袁郊的短篇小说集《传奇》或《甘泽谣》的人,恐怕并不多见。《刺客聂隐娘》上市,我在街头买了盗版碟,看了半个小时,眼前影影绰绰,只见各种颜色晃来晃去,可见盗版的质量终究不过关。
  电影没看完,把小说原著又细细读了一遍。
  《聂隐娘》故事虽短,却有很多值得回味的地方,比如精精儿和妙手空空儿是什么来历?妙手空空儿那么了不起,他师父是什么人?这都令人神往。尼姑劫走隐娘,文中只说一见就喜欢她。喜欢她什么?联想到金庸小说中常有的情节,我们可以猜想,是喜欢她的资质。练武的好苗子毕竟难得。尼姑把她训练成一流的刺客,大约是为了行侠仗义,尽管说得并不详细。因此读者又很好奇:这尼姑是什么来历?为什么要派弟子去杀那些“有罪”的大官僚?
  聂隐娘青春女子,跟了尼姑师父,似乎被斩断了七情六欲,至少是表现得非常淡漠。对自己的婚事,完全漫不经心。某一天,有磨镜少年及门,她一看,说“这个人可以做我丈夫。”告诉父亲,“父不敢不从,遂嫁之。”这个磨镜少年有何特异之处?作者说,除了会磨镜子,没有别的能耐。好在隐娘的父亲身为大将,有钱,小两口另房而居,日子过得还不错。
  此后对隐娘丈夫的描写,只有一处。几年后,隐娘父亲过世,魏帅知道隐娘不寻常,聘留他们在自己身边。又过了几年,魏帅与陈许节度使刘昌裔不和,派隐娘刺杀刘氏。刘昌裔会神算,算出隐娘来,令手下衙将半途迎候,争取她为己所用。昌裔告诉衙将:早晨到城北,见到一对夫妻,骑着一黑一白两头毛驴,到城门前,看到鹊叫,男的拿出弹弓射,没有射中,女的接过弹弓,一发射死喜鹊——这就是你要等的人。
  由此来看,磨镜少年大概会一些武艺,不过很一般。唐人武侠故事中,剑之外,很看重弹弓,著名的《僧侠》篇里,韦生大战少年飞飞,兵器就是弹弓。
  研究唐人小说的学者,不少人都注意到了聂隐娘嫁给磨镜少年这一情节,觉得其中或许有含意。唐代文学与道教关系密切,《聂隐娘》的作者裴铏,就是精通道经的人。在道士的修炼过程中,镜子是重要的器具。这方面的传说和论述极多,比如隋末唐初王度的《古镜记》,就是镜子辟邪故事的集大成。旧题葛洪著的《西京杂记》里有一条:咸阳宫“有方镜广四尺,高五尺九寸,表里洞明。人直来照之,影则倒见;以手扪心而来,则见肠胃五脏。历然无碍。人有疾病在内,则掩心而照之,则知病之所在。又女子有邪心,则胆张心动。秦始皇常以照宫人,胆张心动者则杀之。”
  这是说镜子有透视功能。更重要的是,镜子能使妖魔鬼怪现原形。《抱朴子·登涉》篇论登山之道时说:“万物之老者,其精悉能假托人形,以眩惑人目而常试人,唯不能于镜中易其真形耳。是以古之入山道士,皆以明镜径九寸已上,悬于背后,则老魅不敢近人。或有来试人者,则当顾视镜中,其是仙人及山中好神者,顾镜中故如人形。若是鸟兽邪魅,则其形貌皆见镜中矣。”后面还讲了一些识别精怪的具体方法,如有一种老魅,离开时退着走,掉转镜子对着照,如果是老魅,没有脚后跟,如果有脚后跟,则是山神。
  古镜是铜铸的,容易氧化生锈,经常磨才能保持光亮。镜的功能不凡,则磨镜人也非同小可,不能以普通手艺人看待(巧得很,哲学家斯宾诺莎也以磨镜为业)。刘向的《列仙传》记载了几十位古代仙人,其中一个叫“负局先生”的,就是一个磨镜人(负局的意思是背着磨镜箱子)。他在磨镜时,顺便问顾客是否有病,如果有,拿出紫色药丸让他们吃,吃过病就好了。这个故事很有名,负局的典故,诗文里常见。
  聂隐娘名义上师从尼姑,修炼的更像是道术。剪纸为驴,不用时折好收入囊中,和后来泛滥成灾的撒豆成兵之类,如出一辙。《水浒》中的公孙胜和高廉,田虎手下的乔道清,都精于此道。磨镜少年沾了职业的光,仿佛也是深藏不露。裴铏写他,闲闲一笔,连姓名都懒得提,态度在有意无意之间。有学者认为这个人物无特点,不出色,是个败笔。于小说一道,未免隔膜。还有人认为磨镜少年和隐娘是志同道合的修道伴侣,这却又说高了。隐娘离开刘昌裔时,曾拜托昌裔,给他丈夫一个闲差过日子,可见这人确实没什么本事。
  小说结尾,又是多少年过去,刘昌裔已死,昌裔的儿子刘纵在蜀中的栈道上遇见隐娘,隐娘容貌不改,独自骑著白驴。骑黑驴的磨镜先生,已经不在身边,毕竟是凡夫俗子,大概也早早故去了。(2017年6月25日《侨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7 ny.usqiaobao.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