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侨报纽约博客 返回首页

朱小棣的个人空间 http://blog.ny.uschinapress.com/?2928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纽约客闲话之闲读拾偶:沙菲丁玲都是她

已有 381 次阅读11-23-2017 12:54 PM |系统分类:博文杂谈

  
  文/朱小棣
  丁玲生于1904年,比我父亲还大10岁。我从小时候起,就听说过这位著名的女作家。“文革”初年,由于红卫兵革命造反行动,使得许多私人以及公共图书馆里的书籍大量散落民间,成为青少年们私相授受的“毒草”,私下里热衷地传阅。不满10岁的我,曾经辗转从别人手中得到过一本繁体字好像还是竖排本的《太阳照在桑干河上》,厚厚的拿在手里,翻来翻去也找不到我想要读的内容。那是我初次触碰丁玲的文字。
  “文革”结束后,丁玲重返文坛,以正统左派人物的面目出现,与当时全国上下呼吁心灵解放、人性回归的老中青三代作家们言辞不合,顽固僵化,又臭又硬。例如她破口叫骂《班主任》是小学级的反共;《人到中年》是中学级;《干校六记》是大学级。以老年“革命愤青”面目出现,令人十分反感厌恶。
  当年略微补读了一点历史的我,当然也风闻了她的传奇一生,从《沙菲女士的日记》,到《“三八节”有感》,都曾听说过。从她与胡也频、沈从文的八卦,到与冯达同蹲国民党的监牢,再到奔赴延安与毛泽东在窑洞里坐论江山美人,直到又被打成丁玲、陈企霞反党小集团而劳改下放,其一生的跌宕起伏,足以构成一部精彩小说中的故事人物。但慵懒学浅的我,竟从未认真去读一下当年让她崛起文坛的成名作:《沙菲女士的日记》。今日拿来摊开一看,令我大跌眼镜。
  天哪,这是本什么书啊!说它是当今身体写作的“美女作家”们的文学祖母,不仅当之无愧,且让孙女们汗颜。虽然出于时代限制,书中没有任何露骨的裸体描述,但情色勾引之强烈,诲淫诲盗之手段,岂止让孙女辈们的写手望尘莫及,就连对青春少男的腐蚀毒害,怕也是为祸不浅。我这里绝不是危言耸听,以下有充分论据呈奉,且待我慢慢道来。
  我自1987年来到美国以后,逐步开始深入了解西方文化的历史沿革。身临其境后,所感受到的变化之一,就是女权主义的社会思潮,开始攻击现存的道德法律,大肆强调女人意愿的直观表达。在男女约会交往中,如果女人说不要,男人就必须停止一切性的企图和行为,否则将以强奸论罪。我当时就在寻思,那么当年又是谁说女人说不要其实是想要的呢?回首过往西方典籍,弗洛伊德学说,从心理学角度揭示了女性生理心理上的性压抑和性需求,可能会开启社会风气:有时女人说不要,其实并不是真的不要,而是希望男性有更进一步的性行为。但是我想来想去,还真找不出任何一位西方女作家,曾经以一部脍炙人口的小说,将此性行为概念,广泛根植于大众文化。而在中国,正是一部丁玲的《沙菲女士的日记》,至少将大半个中国,凡是会读书认字的男性,全都启蒙教化了一遍。但凡发育正常的男性,读了此书,都会忽然明白,并且深信不疑,女人的拒绝或半推半就、装聋作哑,心里很可能其实是很愿意的,因为沙菲女士明确告诉你,她内心此时正在等待着你做出性的行动。当然,她也会瞬息改变主意,不再接纳你,分秒之后就逐客,或是让你静静地呆在一边去。这样一部《沙菲女士的日记》,哪里是我们多年来宣传的所谓反映了当时知识少女的苦闷与追求的小说,分明是一部振聋发聩的作品,肯定令当年无数男人都想要跨过大半个中国去睡沙菲啊。
  正是这位写出了《沙菲女士的日记》的丁玲女士,曾几何时,风尘仆仆地投入革命的洪流,从思想到行动,从文字到为人,练就一副铁骨丹心,成为后来写出荣获斯大林文学奖的长篇小说《太阳照在桑干河上》这样“革命”作品的丁玲“同志”,而且至死不渝地坚持其人生信仰与文学理念,这是一副多么令人唏嘘惊讶的画面。而西方学者们往往把从沙菲女士到丁玲同志的一生,当作中国妇女革命的个体象征来研究,也就是说,沙菲和丁玲,同时都是代表女性革命的,是统一而非对立的。于是她们二人之间文字与思想的差异鸿沟,就这样被轻松地忽略和跨越了。
  抑或历史只是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它先是让女人告诉男人,我说不要其实是很想要,我能这样公开我的内心秘密,正是我的解放。大半个多世纪以后,又让女人对男人说,我说不要就是不要,你若胆敢不听,就让你去蹲班房,这才是我真正的解放。而男人么,好像总归是要输的,沙菲他们斗不过,丁玲也未必。(2017年11月12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8 ny.uschinapress.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侨报纽约网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返回顶部